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2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絲路:終】拜拜新疆,拜拜絲路(增訂版)

我又去買了雜糧煎餅當告別早餐,當老闆將熱騰騰的煎餅遞給我時朝我微微笑了笑,那個瞬間我心裡的愧疚更甚,想跟他說我不是江蘇人,是台灣人,抱歉說了謊;可是又害怕,他一定會問我為何要撒謊,我不就得老實告訴他因為我怕這裡不安全?想想就覺得很可笑也很無地自容。
 
於是我藉口說服自己:人家每天客人來來去去,說不定根本不記得兩天前跟自己聊了什麼,甚至可能也不記得自己了,幹嘛庸人自擾?
 
結果那個當下,我也只是回以一笑離開,爾後才不斷後悔,當時管他記不記得,自己招認了再說,現在再多糾結也沒有用了。這時候,就真真正正打從心裡希望老闆忘了那個自稱是江蘇來的女客人了。
 

 
「台灣回歸也會是一國兩制,這不好嗎?」
 

 
在青旅享用完早餐,泡了杯熱呼呼的奶茶啜著,大白天的旅客大多出門探險去了,我就和林小君坐在明亮的客廳裡懶呼呼地寫著要寄給眾位友人的明信片,十分享受這種不急不迫的慵懶時光。
 
(青旅的交誼客廳)
 
青旅負責人的母親大概六十來歲,跟我們搭起話,忘了談到什麼了,她說她非常討厭自己同胞吐痰、亂丟垃圾的惡習,一看就討厭。她去了不少國家,也去過香港澳門,說這兩個地方人口密度那麼高,但市容比大陸整潔多了。她又問我們家鄉在哪,就說台灣她還沒來過,找個機會來看看,跟著話鋒一轉,談起了政治,問說台灣現在對於「回歸祖國」抱持著什麼樣的態度呢?我委婉地說大多數還是希望維持現狀的,她便開始「曉以大義」,說台灣政治那麼亂,回歸祖國不是很好,台灣回歸後也是跟香港澳門一樣實施一國兩制,會比現在好多了的。
 
我很客氣地敷衍她,對她的話著實見怪不怪,也不會想跟她溝通理念什麼的,上了年紀的人基本上是很固執己見而且不聽人言的,呵呵呵過去也就行了。
 
這一路上,遇見中年以上的人都來跟我們倡導回歸祖國的好處(金師傅沒有,所以我對他的印象特別特別好哈哈);遇到的年輕人則極少和我們談起政治,就算談到也理性得多,唯二的共同點就是都對台灣很感興趣,都很想來台灣玩,然後全都問起了台灣的教育問題。我本來覺得台灣近來教改亂七八糟,沒什麼值得誇耀的地方,想不到他們在意的不是制度,而是台灣是怎麼教出在他們眼中特別好的人文水準的
 
神祕笑。
 

 
有警察,快蹲下!
 
 

我去郵局寄了明信片,逛了下唱片行,隨興走了兩條街,中午便回青旅和小君會合整理行李,check out之後在青旅客廳又賴了一個小時,便出發搭乘前往機場的巴士。
 
我們是下午六點飛往福州的班機,四點要抵達機場,巴士一個小時一班,約三十分鐘車程,坐滿就開車,所以我們兩點初頭就慢慢晃去搭乘點,準備搭三點的車子。結果才走到定點,兩點半都不到,機場巴士就來了,不知是不是二點遲來的車。司機說今天人多,車子怕不好等,現在這班人已經滿了,下一班可能也沒位子,站位看要不要。
 
早到總比遲到好,我和林小君就上了車,就是國光那種大巴士,兩邊四列位置全是滿的,我和林小君還有另一個大叔就站在車道上,司機對我們說站位是違法的,等一會兒有警察的話,我們配合蹲一下。
 
我忍不住想站票違法那你還賣啊,不愧是中華民族,不過心裡也不是很介意啦,反而有點樂。車子出發沒兩分鐘,經過車流量大的交叉路口,聽見司機喊:「有警察,快蹲下!」
 
我和林小君反應很快地蹲了下來,等司機的起身明示。才站起來沒兩秒鐘,司機又喊:「欸又有警察,快蹲快蹲!」
 
這時候其他乘客也開始幫著把風了,沒想到又沒兩分鐘,司機又喊起來,我已經覺得很像在玩了,那個大叔受不了大呼:「哎唷我這大男人哪藏得住啊,不躲了不躲了!」就直起了身子。
 
我還蹲得好好的,一面往後扯著被背包壓住的連衣帽,想戴起帽子,但老是扯不出來,突然一隻手幫我將帽子拉出來,回頭看見一個年輕阿姨對我點頭微笑,我開心地笑:「謝謝!」她愣一下,連忙笑回:「不謝!」
 

 
各種中亞面孔的土窩堡機場
 
 

新疆是中國鄰接最多國家的一省,烏魯木齊因此成了中亞的交通集貨中心,在土窩堡機場可以看見許多中亞風情的面孔。在青旅認識的一個導遊小哥說,由於土窩堡機場任何人都可以進來的緣故,安全方面檢查得特別嚴格,在此我也第二次在過安檢時脫下鞋子接受檢查,第一次是在西藏。
 
但奇妙的是,我在新疆的機場正常通過了安檢,卻在隔日飛回台灣時在長樂機場的安檢處被叫到旁邊脫鞋子,鞋子被拎去又過了一次X光,因為鞋底太厚了O_O
 

航班有些誤點,起飛不久坐在窗邊的我馬上就看見在夕陽和雲海之間聳立的山尖,這個高度推測應該是天山的主峰博格達峰了,很美很美。這就是為什麼我不顧紫外線的問題也鍾情於窗邊位置的緣故,永遠有意想不到的美景。


在河南鄭州轉了機,抵達福州長樂機場已經快凌晨一點,我們的轉機票銜接的是隔天早上九點的班機回台,將在長樂機場過境一晚。
 
從靜電啪啪啪的2度乾冷大西北幾個起降回到26度、氣候與台灣相近的福州,掌心馬上微起黏膩,突然有點不太習慣。溼暖的夜風一吹,我連打了四、五個噴嚏,猛然醒起我這一路在絲路上幾乎沒有因為凍冷而打過噴嚏呢。
 
南方啊,我是真的回來了。
 
 

後記
 

 
相隔六年的大陸自助旅行,很多細節都忘記了,比如台胞證的申請和期效。但記憶最最最深的,是六年前第一次自助,不知道行李應該怎麼準備,也不知道自己在行李上要如何取捨,結果差點被十多公斤的背包給壓死。這次痛定思痛,出門5公斤,回程8公斤,頗算得上輕鬆來回了。
 

↑↓多出來那3公斤
 

這次12天的旅行超出預算甚多,雖然我在交通、住宿和門票上都多留了一些空間,但完完全全忽略自己其實還蠻會亂買東西的,忘了設個購物的費用,超出的幾乎全在買買提上頭(望天)
 
費用上,含機票總共花了42千元台幣左右,其中交通佔51%是最大宗,因為含機票,而且移動的點多,其次是購物15%(艸)、門票13%、住宿10%、其他6%,最便宜的是吃的部分,只佔了5%而已。
 
這趟絲路的遊記到此篇為止了,寫下這些遊記不僅是跟大家分享我的所見所聞所感,最重要的是我想要記錄下我人生中某些重要的片段。《鹿男》小說裡有一句話我印象很深:「很多東西,不用文字記錄下來就會被遺忘」,人生經歷得愈多,記得的不一定會多於遺忘的,除了一些永遠不會忘記的深刻回憶,很多時候還是要靠這些記錄來喚醒記憶,人的大腦有時並不是那麼可靠啊~
 
最後我會整理出幾篇這趟絲路之行的各方面實際旅遊資訊,供有興趣的人參考。寫了整個月,總算來到尾聲,我也要趕緊投入下一個待辦事項了,我的日子真的很忙碌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