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2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絲路:吐魯番】故城佇靜覆黃沙


當在吐魯番過夜的計劃變更之後,礙於旅費吃緊的關係,我本來不打算去吐魯番,但林小君執意要去,而我不放心她一個人,行程又多出一天,烏魯木齊這個現代化城市要我漫遊一天打發時間好像也有點困難,最後還是咬牙去了。
 七點半我們輕聲地關門,穿過烏漆抹黑的客廳,閃過鬼魅般來去的貓咪(還是不小心踢到,因為牠一直故意竄到我腳前),離開青旅去旅行社門口赴八點的集合。
 
淡季之故遊客不多,恰恰好擠滿一輛小麵包車,除了我和林小君,其他都是情侶夫妻檔。導遊簡略自我介紹了一下,並說明這趟一日遊該注意的事項後,大概其他人尚是一臉睏意,便住口讓我們繼續睡。
 
 

最乾燥之地的一抹鮮豔
 

 
中國地勢最低、年均溫最高、降雨量最少、瓜果最甜,集「四最」於一身的吐魯番周邊景點不少,但公共交通似乎不太發達,串連也很零散,所以遊客大多以包車或是一日遊的方式來遊玩。也因如此,門票就發展出了聯票,一次包含了某幾個景點,限定時間內要看完,否則作廢,所以我們這趟一日遊有點像趕羊,時間被緊緊地限制住。又因現在已是淡季的緣故,走的景點比較少,如果是旺季來,估計整趟行程加上來回要花上十二個小時吧。
 
西北風大,荒漠之中少屏障,最適合發展風力發電。我望著窗外一支支佇立在荒漠中灰白的巨型風車,突然有一小段鮮豔色彩躍入眼中──是彩虹耶!彩虹不是需要水氣才能折射出現的嗎?這麼乾燥的地方能看到彩虹應該很不簡單吧。
 
(看得到彩虹在哪裡嗎?)
 
 

不需芭蕉扇的火焰山
 

 

因為火焰山是《西遊記》裡的著名場景,為了觀光所以這裡設有園區,有唐三藏師徒、牛魔王等雕塑,還有個地下展館,有西遊記故事浮雕,和高昌名人館什麼的介紹。不知道是不是人類總有那種好奇心/色心/劣根性,全世界的女性雕像好像沒幾個胸部逃得過被吃豆腐的命運,總是那麼「光滑閃亮」。
 

不過牛魔王的坐騎大概是一個例外,可能遊客對牠的鼻孔也很有興趣。
 

火焰山在夏天時地表溫度可達全中國之最,巨大溫度計可以讓遊客確認時下溫度,但這時節來已全無暑意,充滿皺褶的山表在陽光折射下會呈現紅色,像一匹被抓皺的紅緞,愈熱就愈紅,所以又叫紅山,我們來時一點也不熱,因此也不紅。
 
 

 

(一輛往山腳去的驢車。不知怎地非常喜歡這張拉近鏡頭拍的照片,或許是因為模糊得有點不直實,像舊影片裡的畫面吧。)
 

 
沒有葡萄藤的葡萄溝
 
 

如果七到九月來,葡萄溝滿園子的褐藤綠葉和寶石般的飽滿葡萄一定很受遊客青睞,吃也吃不盡,買也買不完,但十月底來,葡萄藤早就下架,只剩一株百年老藤孤伶伶地充當模特兒的任務,我很認真地覺得既然季節過了,葡萄溝就直接從景點裡畫掉比較好,沒必要來此一趟面對滿園的空虛。
 
(空無一人的葡萄園)
 
(因為年紀夠大夠抗寒所以不用埋入土裡假眠的百年老藤)
 
(不知名小花)
 

↑↓認真覺得這兩張插圖好可愛
 

阿凡提是中西亞世界裡智者、老師的意思,這邊的阿凡提指的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人們以智者來稱呼它,但其實另有本名,故事也有不少版本,有興趣的可以自己上網搜尋一下。這裡我所聯想到的,是那個在《書劍恩仇錄》裡倒騎毛驢、教李沅止追男仔的大鬍子(笑)
 
導遊在車上教我們幾句簡單的維吾爾語:問安、謝謝、再見,我們要去葡萄溝的維族人家裡去作客。這個跟去藏族人家裡做客的意思差不多,都是為了幫助當地收入微薄的村民,共通點是該戶人家必須是軟硬體皆達到可以招待外人的水準(比如會說漢語、家裡裝潢比較好一點之類),他們會準備民族特色的飲食招待客人,在藏族人家裡,離開前給個小費即可,在維族人家裡倒不用,不過他們會向客人介紹各色天然的葡萄乾,並破解外頭黑心葡萄乾的真面目,不強迫購買,買了也是幫助當地的維民,沒什麼不好。
 

↑↓維族人家一角
 

(好吃好甜的瓜)
 
招待我們的年輕人十分幽默又妙語如珠,把我們逗得笑聲不迭,他還請他表哥秀了一段旋律輕快、歌詞生活化、動作大方熱情維族舞蹈。
 

↑↓這後院真是深受我喜愛
 

 
 
建築精湛的蘇公塔
 
 

 
↓簡介自己看

就算不懂這些歷史淵源,光這個塔的外觀就很令人嘆為觀止了,華麗繁複的外表並不是雕刻上去的,而是用大大小小的土磚排列出來的。
 

塔旁是個仍在使用的清真寺,此時無人的寺內充滿著一股莊嚴肅靜的氛圍。
 
 
↓中餐:蔬菜拌麵
 
看起來雖然很不起眼,但番茄底醬入口十分清爽,其實還蠻好吃的。
 
 

中國古代三大工程之一:坎兒井
 
 

人無水不活,作物也是,吐魯番這種年雨量不到150mm的乾旱之地(台灣是2515mm),儲水自然是十分重要的工程。坎兒井的水不是來自於雨量,因為雨一下到地表就蒸發了,留不住,而是天山雪融的水,雪水滲到地下水層後導入豎井,豎井間有暗渠相連,最後再引入蓄水池供農作灌溉,所以坎兒井的水天然乾淨,不過現在坎兒井也在逐漸消失中。
 



 
蒼涼的歷史,完美的廢墟
 
 

如果說淡季去葡萄溝沒意義,那淡季的意義肯定就在高昌故城、交河故城這幾個喧鬧便顯得唐突的古城遺址了。
 

交河是古西域三十六國之一的車師前國的國都,車師前國滅亡之後,就成了高昌國治轄之下的群治。交河的歷史自西元前25世紀開始,消亡於14世紀,而今留下的遺址主要是唐代及其後的建築,其地理分佈就像一片細長的柳葉。
 


一直以來交河的歷史國力都是孱弱的,常是被掠奪和被佔據的對象,因為國力不強,城居屬於防禦性建築,但厚實的土牆也保護不了這個小小國家,最後一場大火焚燒之下,交河走入了歷史。(P.S.厚牆也有防熱的作用,不單為軍事防禦)
 


↑這一個個的小坑是嬰屍坑,全部有200多個,考古上還解不出為何會有嬰屍坑群的謎。
 
 
 
交故這個往昔的翠綠柳葉,今日已成了歷史一頁的泛黃書籤了。
 

 
順路的維吾爾古村
 

 
古村就在交河故城旁邊,猜想也不真的是古村,只是仿古的維族知識館,裡頭講述了維族歷史和風俗,展示一些文物器具,對維吾爾族有興趣的話,這裡倒是頗有趣的一個地點。
 
 

 
 
原來此哨同彼臊
 
 


導遊趕羊式的導覽讓我們頗早回到烏市,青旅下面就有一間從早餐賣到晚餐的連鎖美食店,林小君點了個醬汁甜滋滋的燴飯,我想喝熱湯,就點了一道沒吃過的羊肉哨子麵,但一看到麵上的丁丁角角的配料之後,我立刻聯想到在敦煌吃的香菇臊子麵,瞬間恍然頓悟。
 
原來丁丁角角就是這種麵的特色!
 
可惡,幹嘛用不同字誤導人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