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269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絲路:天山】走上天山問瑤池

我選擇相信小兄弟,青旅人來人往的,天山天池是來烏市的必看景點,他應該不會有錯,多半是雜誌的資訊錯誤了。走出青旅,來到昨天買早餐的地方,昨天看到兩台早餐車,一台是雞蛋灌餅,一台是山東雜糧煎餅,那時就打定主意今天要來攻略另外一家。
 
 
這家煎餅跟灌餅的點菜方式,是直接跟他們說你要多少錢的就行了這樣,若遇到同樣價錢的商品才會說名字。烘熱的鐵板上先抹上一層麵糊,看著有點像可麗餅,餅上打蛋抹散,鏟起來加生菜加佐料,捲起之後從中對切,清脆的聲音聽起來就覺得很美味。
 
我看得津津有味,問老闆能不能拍一張,他失笑說這煎餅妳們那兒不是也有嗎,拍什麼呢?我說有是有,但作法不太一樣。他又說妳們哪來的,江蘇福建吧?
 
我頓了一下,看著老闆有點異族血統的面孔掙扎要不要吐實,瘦叔叔的叮嚀在心中迴盪:去了新疆就不要說自己台灣來的了,那邊不安全──
 
「……江蘇。」
 
老闆不疑有他,說妳拍吧,別拍我的臉啊!我說你只管做餅吧,這樣才自然。
 

謊出口心裡覺得很羞愧,覺得自己是在種族歧視,為什麼在漢族面前敢說自己是台灣人,在別族面前就因為旁人言論所帶來的偏見給影響。一面慚愧著,一面卻又對剛煎起來的餅食指大動,唉。
 

在新疆吃到在台灣就很愛的肉鬆,這個煎餅真的很好吃,份量有點大但我一次嗑光光,林小君於是戲稱這是我在大西北唯一吃得完的食物。
 
吃飽上路,我們循線去找小兄弟說的公車,雖然找到了站牌卻沒有他說的路線,問了幾個路人亦得不到解答,商量一陣後決定先去雜誌上說的紅山賓館跟人民公園處探探消息,反正它就在附近而已。
 
 

就是這麼將將好
 

 
來到定點看到兩三家旅行社的招牌才知道,原來所謂的直達車是當地旅行社辦的天山天池一日行程。旅行社的負責人陳阿姨熱情直率,像招呼自家人一樣招呼我們,我細細一問,一日行程是附導遊附中餐的,全程無購物,有牌照的經營,聽起來還不錯。只是不巧的是已經十點,今天去天山的車已經出發了,要等明天了;若非得今天去,就由司機金師傅(應該姓金啦有點忘了)開他私家車送我們去,扣掉導遊和中餐只需付車資,不過得湊滿四個人才出車。
 
原本最完美的規劃是今天去天山,明天去吐魯番,後天搭機回家,但這樣一來行程就會亂掉,天山和吐魯番變成只能擇一。陳阿姨說妳們等等看吧,運氣這種事很難說,有時過一會兒就來了伴,有時等一整天都沒得併車。
 
我們又跟阿姨要了吐魯番一日行程的資料後才離開,兩人還在商討不如還是依小兄弟說的再找一次,不管如何今天一定得去天山。下地下道正要轉入支道,就聽見後面有急促的腳步聲和喊聲,不過聽不清楚在喊什麼,我本來不在意,覺得肯定不會是找我們的,但還是好奇地轉頭去看,就見金師傅扯著嗓子對我們喊:「剛才那兩個小姑娘,妳們剛走就來了兩個也要去天山的,可以出發了!」
 
是有沒有這麼好運啊!
 

 
TOYOTA專車上天山
 
 

和我們併車的是一對老家在喀什的漢人兄妹(初時我們還以為是情侶),妹妹去過天山,哥哥沒去過,所以妹妹陪著去。金師傅的車是日牌的TOYOTA,非常舒適乾淨,他說新疆日系車蠻常見的,大家愛開這種車。
 
因為剛上車時我們和那對兄妹都還不熟,大家都很客氣,但也沒特別交流,師傅偶爾和我們說說話,後來跟那個哥哥聊得比較多,同是男生話題總是比較相近。
 

我們是週一去的天山,正好閃過了假日人潮,所以山上遊客頗少的。售票處到天池處要搭約四十分鐘的景區環保車上去,如果中途有換車,大概要一個小時。原本私家車是能開上天池的,但後來排氣污染太嚴重才全面禁止,由環保車運輸遊客。金師傅人很好,充當導遊帶我們買票上車,一路陪我們上山,還私授我們要坐在右邊靠窗的位置,等等可以拍照。
 
環保車行經一個兩邊岩石夾成一條窄縫的地方,叫「石門一線」,但沒有讓我們下車,還有白楊樹夾道的一小段路程,白楊樹葉已轉金黃,整條路黃澄澄的非常非常好看,引起車上一陣讚嘆,但也沒讓我們下車看,不知本來就不讓下,還是淡季一切麻煩能免則免。
 
我正沉浸在車上烏蘭托婭嘹亮的歌聲裡,忽然聽到坐在後面的金師傅指示小君:「快快,相機準備──拍!」我才知道窗外有值得一看的景色,但已經來不及了。半路換過一趟車,那地方是哈薩克風情園,不少住在這附近(到底是哪附近?突然覺得好神祕)的村民拿著一包包長得像櫻桃的水果來兜售,他們就管這水果叫小櫻桃,但實際是什麼水果我不清楚。
 
換一輛車後我和小君就分開搶著坐窗邊,總算沒再和美景擦身而過了。
 
↓西小天池
 
西小天池是個不凍湧泉,聽說水色一年四季不同,有西王母的梳妝鏡之稱。
 
↓天山山脈

↓盤山公路

 

婆婆的愛心饃饃
 
 

環保車只到頂上的停車場,往上到天池不過數百米,要自己走上去,金師傅問我們旁邊有登山道呢,要不要帶我們走登山道?我們頭搖得如波浪鼓,不用不用不用。
 
山上比平地凍得多,路邊多積雪,呼氣之間都是白霧。停車場也有寥寥幾個婦女賣小櫻桃,一個老婆婆過來向我兜售,我搖手拒絕了,可是看她年紀那麼大還辛苦上到這上面來,穿著單薄而氣候凍冷,就有些不忍,雖然對那個小櫻桃沒啥興趣,還是喚住她買了一袋。
 
我隨口閒聊,說她們上來很辛苦啊,上頭冷要多穿些,林小君問婆婆能不能幫她拍張照,婆婆害羞地說不要了她拍起來不好看,然後就有些感動地一直稱讚我們是好孩子(為啥?),拉著我問我肚子餓不餓,她有饃饃可以給我吃。
 
說真的我原本以為找車的路上會有路邊攤販比如(食囊)啊饃饃什麼的可以讓我買些糧食帶上天山,卻沒想到我們住的地方好像遍漢人地區,路邊基本上沒啥攤販,因此我身上的確是沒有吃食的,只有林小君贊助的友情韭菜包子。但我怎麼好意思拿婆婆的食物,要她自己留著吃,婆婆笑說她早上吃不完剩下的,等一下景區有工作人員會送熱飯上來,不打緊。我就被說服了,也實在很好奇她說的饃饃是哪一種食物,因為就我們一路走來的經驗,各地對饃饃、(食囊)和餅的定義各有殊異,我們認知中的饃可能是A地人的餅或是B地人的(食囊),我想知道婆婆的饃饃是不是我吃過的東西,就開心地收下了。
 
金師傅這時也加入我們,其他幾位大嬸也湊了過來,大家又聊了幾句就揮手再見,我們踩著柏油山路走了上去。
 
 

人間天池
 
 

山路傾斜,眼睛筆直地往前看著,看著遠處的山一層又一層由上而下、由淺至深漸漸出現在視野之中,接著是粼粼湖水,當全景映在眼底時,所有讚美都是直接而單一的。
 
好美、真美、太美了,我辭窮到只能發出這樣的讚嘆,深深地被震懾到了。千山層疊,濃淡逐染,那山那湖,好像是中國寫意山水畫一樣,近看是山遠是霧,美的不只是實景,還有一股意境。
 

 

而天光照射角度不同,呈現的顏色也不同,鏡頭轉到一旁,顏色立刻鮮豔起來,從中國山水畫變成西洋油彩畫了。
 


(水質多麼清澈啊~)
 
天池真是殺了太多記憶體了,不拍個夠根本捨不得放下相機。湖邊有遊湖船可以搭乘,如果不是旅費吃緊,我應該會去乘船的。
 
這時已經下午一點多,金師傅吃飯去了,跟我們約好四點在停車場回去,兄妹檔也不知不覺失去蹤影,反正我們本來就沒要玩四人群遊,便在湖邊的桌椅處歇腿賞湖吃午餐。
 

我先拿出婆婆給的饃饃,就是麵團烤成的東西,乾乾的算不上美味,吃的是婆婆的心意。又吃了兩、三個韭菜小包子後,我打開那袋婆婆說很甜的小櫻桃,摸起來硬硬的,應該是很脆的口感──
 
我的臉皺成酸梅干。
 
超、級、酸、酸、到、不、行、而、且、非、常、澀!澀到牙齒都覺得有一層滑不開的物質附著在上面。婆婆,說好的肯定甜呢……TT
 
天池相傳為西王母的瑤池,許多神話傳說故事的背景舞台都在這裡。遠處有西王母祖廟供人朝拜,偶爾傳來清亮的鐘聲響遍山林水間,使得天池似乎多了股仙氣。
 
我們估算了一下時間,沒走到祖廟去,而往深幽處探,去看飛龍潭。途中聽到景區播放著一首旋律輕快唱聲優美的歌曲,一聽就喜歡,特地錄下聲音上網找,是冰淇的<天池>。
 
 
↓飛龍瀑布

↓飛龍潭

飛龍潭一來一回再去紀念品部門買個明信片,回到山下門口恰恰好是四點,正好在出口處遇到兄妹檔,金師傅又正好打電話給哥哥問我們下來了沒,要回家了。
 

 
「咱新疆人不會騙人!」
 

 
回程路上因為大家比去程熟稔了些,就聊開了,金師傅這才問我們哪裡人,然後就一個勁兒地誇讚台灣人,說台灣人素質特別好,特別文明,說很想來台灣旅遊,絲毫不掩飾對台灣人的喜愛。
 
我們聽了當然很開心,但也有點尷尬,師傅是不是忘了車上還有兩個他的大陸同胞啊?不過那個哥哥似乎對台灣也非常有興趣,他跟師傅不斷夾攻我們各種關於台灣的問題,我們自然是藉機推銷台灣啦!
 
後來覺得金師傅話裡總有種把新疆和大陸內地隔開的感覺,我不知道是大陸這裡地方大風俗民情相差很多,各省各省間區分比較清楚還怎的,金師傅有種天不怕地不怕的豪邁氣魄,他說新疆人不會騙人也不會騙錢,不像內地人鬼心眼兒多;他還很大方地開中共、釣魚島跟中日關係的玩笑,我聽得樂不可支,但也忍不住想,是金師傳比較大而化之,還是新疆人比較直率?或者因為天高皇帝遠之故?
 
回到烏市大概六點多,我們跟一車之緣的兄妹檔道別之後,去找陳阿姨報名明天一日吐魯番的行程。在出發回來之前金師傅怕客滿,已經先幫我們打電話給阿姨保留位置,只是回來付訂金而已。阿姨看到我們兩個就先喊:「今天對我們金師傅滿不滿意啊~?」
 
「滿意~」我們笑著喊回去。
 
跟阿姨辦手續時,金師傅拿了兩個庫爾勒的梨子給我們,說嘗嘗看吧很好吃,又和阿姨問我們晚餐知不知道去哪吃,需不需要介紹店家,我一聽正好,拿出雜誌問他們「馬胖子名吃」在哪,兩人異口同聲:「近得很近得很,就在郵局旁邊!」還真的離我們住的地方超近,近到我嚇一大跳咧!
 
 

新疆必吃大盤雞
 

 

大盤雞是新疆特色菜,味道有那麼點像三杯雞,但更辣一些,是非常下飯的菜色。新疆18怪裡有一個「大盤雞裡拌皮帶」,皮帶指的是寬版的麵條,俗稱皮帶麵,一般新疆餐館的大盤雞都是盤菜,兩個人不好點,但馬胖子這裡有單人吃的大盤雞拌麵,就是孤身旅客的上好選擇啦。
 

別看它很多辣椒,讓不嗜辣的人望而生卻,但其實沒有以為的那麼辣,我這個喜歡辣來提味卻又不能吃太辣的人表示毫無障礙。麵條很有彈性,各種食材都煮得非常入味,除了有點油以外,我覺得沒什麼特別的缺點。
 
我很努力地吃,努力想洗刷我老是吃不完的惡名,最後奮戰的結果是料都吃光光了,唯剩五、六條皮帶麵墊底,但我的胃真的怎麼都塞不下了,還是沒能如願,這是我一路走來剩得最少的一餐吧。
 

金師傅送的梨子當飯後點心,洗後一咬,我眼睛立馬暴睜。皮薄肉脆汁多味甜,完完全全沒一絲酸味,重點是它的甜和這裡的甜瓜葡萄一樣,是清甜,而不是甜膩!我立刻衝出房門跟在客廳上網的林小君說:這梨子他娘的夭壽好吃,簡直極品靈芝王!
 
庫爾勒的梨子,我記住你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