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22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絲路:敦煌-烏魯木齊】放開肉骨頭,接著啃新薑

 
(內有木乃伊照,不可怕但膽小者慎閱)
 在敦煌的最後一天,我們睡到自然醒,然後各自行動。林小君早餐要去吃台灣永和豆漿,我祝她冒險順利,自己又去吃了一次羊肉粉湯,我是真的愛上這小吃了,讚個一個極點啊~
 
我們1920的火車去烏魯木齊。原來的計劃是先在吐魯番停一晚,看過那邊的景點再去烏市,這樣行程上會比較順,但因「蘭州事件」在張掖多住了一晚,把吐魯番的配額用掉了,加上停吐魯番的車次不太好喬參觀行程,我們於是決定直接前往烏市,再到當地看看有沒有吐魯番的一日行程。
 
敦煌火車要往烏市得去柳園搭車,敦煌到柳園約2個小時的車程,小小的麵包車,比去莫高窟的小巴士還小,大概十來個乘客,車子被人和行李塞得滿滿的,本來打算在車上遠足的,看到這情況連零嘴都掏不出來了。
 

我們提早很多到達柳園火車站,附近沒什麼好逛,就在候車室裡頭發呆翻書,等到稍微誤點的火車終於來了,一進月台我就被室外格外刺骨的寒冷嚇住,比這幾日在敦煌還要冷,不知是變天了還是因為我們已更往西北去的關係,突然有些擔心,還沒出甘肅尚且如此,到了新疆豈不是更冷?不知自己的兩件外套禦不禦得了那裡的寒?
 

 
搭車最恨死小孩
 

 
小君對面的舖位是個媽媽帶著五歲左右的小男孩,他們幾個親朋好友散落在附近的舖位。那小男孩皮得要命吵個不停,還不斷敲打和隔壁相接的隔牆,我要是鄰床的乘客早就過來讓他媽羞愧了,偏偏一直沒人過來阻止那死小孩,林小君默默地說,想不到大陸人意外地容忍啊,我嘆了口氣,這種時候最需要大陸人民的直接了,為何突然謙讓了起來呢?後來才想到,那隔壁準是他們親戚,正聚集在我們這邊閒話家常呢!
 
夜裡也不得安睡,因為死小孩大概每隔一小時就哭夭一次,一哭夭我和小君就被吵醒,睡睡醒醒捱到五點半左右,索性不睡了,起來整理門面和行李。
 

到烏魯木齊才清晨六點半,天烏漆抹黑,也還沒有公車,這都習慣了,卻沒想到火車站前沒有可以讓人暫時窩著的地方,我們就連坐在站前臺階上都被站務人員驅趕,幸好快捷公車BRT七點半就發車,而我們要前往的麥田國際青旅就正好搭BRT能到。
 
下了車過四岔八通的地下道,我們一時找不著青旅方位,路燈昏黃,空無一人的道上迎面而來四個維族少年,邊走邊往我們看來,我故作鎮定,心裡想的是某個部落客在網誌說他一個人在入了夜的烏魯木齊也不敢輕易外出,因為維漢不對盤的關係……可惡,我不喜歡天黑出門就是討厭因心理作祟而杯弓蛇影!不要在天黑抵達陌生城市的論點果然是對的!
 
向人問路找到了青旅,值班的服務員小弟慌張地從沙發上爬起,睡眼惺忪地揉著眼替我們辦理住房手續。這裡不論標間或床位,每間房都取了個很有歷史味道的名字,我們住的那間是「樓蘭古城」(樓蘭樓蘭,我跟妳多有緣啊啾咪),但房門一打開看到的卻是……龍貓?
 

 
 
早安,烏魯木齊
 
 

烏魯木齊八點半左右天才濛濛亮,城市各機能大約是九點才開始運作。麥田青旅鄰近一所小學,窗戶看出去是小學操場,還有清晰可見的紅山公園和摩天輪。
 
 

我們有一整個白天的時間先行探險這離內陸最遠的城市,上午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下午去二道橋國際大巴扎。天色已經大亮,街上上班上學的來來去去,跟天沒亮時讓人忐忑的景象截然不同。夜果然是魔啊~
 
走向公車站牌的途中看到早餐車,我和小君都還空著肚子,便不顧一切買了早餐在路邊嗑了起來。
 
 
 
雞蛋灌餅就類似台灣的蛋餅,更像是肯德基賣的墨西哥捲餅,只是抹的醬極具新疆風味,蠻好吃的。
 
(大街)
 

來到烏魯木齊,幾乎所有公共招牌、標誌什麼的都會書上漢維兩種文字,公車上也會播放兩種語音系統,所見不少穿著漢服但披頭巾戴小帽的維族面孔,頗有一些異族情調。我們到博物館時還沒開館,有三個維族小孩穿著隆重來看博物館,等候時嘰哩咕嚕地笑,總覺得十分天真可愛。我想找他們拍照,正要開口時,當中的小男孩玩著玩著一個旋身,掉了十塊錢在地上,自己還沒發現,我撿起來還給他,他靦覥得直笑。都說維族人是喜歡拍照的,但要先得到對方的同意,我一開口,三個小朋友很大方地答應,小君也拍,拍完後他們要求看照片,一見拍得不錯,就更開心了。
 


 
 
又見樓蘭美女
 

 
一進博物館會先看到新疆民族風情陳列專區,先是一區仿維族家園的室內建築,兩旁是生活在新疆各民族的風俗介紹和用物,二樓三樓還有其他展廳以及與其他省市合作的展覽。而這當中最受青睞、沒看就等於沒來博物館的展廳,就是木乃伊陳列室,因為裡頭有樓蘭美女這個享譽國際的大明星。
 
樓蘭美女在200809年的<絲路傳奇-新疆文物大展>時伴隨著其他文物曾來台展出,我自然是無二話衝了,不過當時的展覽不能拍照,現在博物館裡倒很大方,只要關閃燈,沒什麼不能拍的。
 
(還原羅布泊太陽墓)
 
 
樓蘭美女生活在距今約3800年前的羅布泊北區,因為用科技還原出來的面貌可很漂亮,又是在樓蘭古城出土,所以就稱她為樓蘭美女,實際上她和樓蘭這個國家並沒有什麼歷史上的關聯。
 
↓樓蘭美女

 

廳內還有且末地區的男屍,臉上還可以看到隱約的彩繪,因為拍出來太暗所以不貼照了;也有小河地區的一個女嬰乾屍,被稱為小河公主,以及其他乾屍。
 
↓小河地區女性乾屍


↓忘了是哪個地區出土的男屍了

展廳牆上有一張營盤男屍的照片,微笑的面容其實是面具,我對這面具很熟悉,第一次見到是《鬼吹燈》簡體版第一冊的封面,第二次是台北絲路傳奇展也看過,第三次在這裡,但不知為何文物不在,只有照片,是出國展覽了嗎?
 

(鬼吹燈封面)
 
↓營盤男子照


這邊展出的多是新疆地區的無名乾屍,唯獨一具是漢人,而且有名字,那是唐代時期為躲避戰亂而從中原西遷至高昌的張雄,他在高昌古國是位將軍,老婆是高昌王族,因為他屍體伴隨著墓誌銘出土,所以後人才能知道那麼多。
 

 
除了木乃伊,博物館裡也看到不少當時曾一起來台展出的文物。
 
 
 


 
話說我們在木乃伊陳列室看到幾個可能是從小就培訓、未來要當導覽人員的小女孩,由她們向團體遊客解說導覽,都才1112歲而已,雖然看得出緊張,但頗具架勢哩。
 
 

看圖攻略找飯去
 

 
離開博物館已經是中餐時間,既然我都特地帶了旅遊雜誌出門,而我也對上面介紹的美食很有興趣,兩人便決定按圖索驥,攻略一間離接下來要去的二道橋國際大巴札頗近的新疆抓飯餐廳。
 
我們走走走,找找找,簡直要摔書了,地圖大體方位來說沒有錯,但街道小巷標示得不夠詳細,我們腦袋又卡殼到忘記上頭標有公車路線,因此找了一個多小時才找到店家,都快餓死了。
 

這家餐廳客人大多是漢人,而服務生都是男的維族人,除了櫃台點餐的小夥子,上菜的服務員漢語似乎都不太流利。
 
客人上桌會先給一壺熱茶,這茶風味特殊,是什麼茶我至今不知道。
 
↓薄皮包子

嘗鮮的,就是比較大顆的羊肉小籠包,外皮則像燒賣。
 
↓烤羊肉串
 
來新疆怎能不吃烤羊肉串?
 
↓葡萄乾抓飯肉(羊肉)

抓飯是維族的傳統進餐方式,用餐前會將手洗乾淨抓飯吃,也叫手抓飯,不過據說現代人因為講求衛生和方便,已經很少真正用手抓飯來吃了,只有年長的人才會以傳統方式來用餐,不過我想再往中亞深入,應該還是能看見用手抓飯來吃的景象吧。
 
飯偏硬,粒粒分明,不細嚼慢嚥、吃完走路又太快的話胃容易不舒服(經驗談),林小君一直覺得鹹鹹的飯灑上甜甜的葡萄乾很矛盾,我是覺得還好,但吃薄皮包子和羊肉串時都不覺得有味道,吃抓飯時卻覺得有股很重的羊羶味,不知是不是我用的是原來盛薄皮包子的盤子的緣故,盤子上有包子遺留下來的羊油,遇冷則腥,所以不太好聞。
 
吃飽喝足之後我們學聰明了,找了站牌搭公車回到對我們來說是主幹道的新華路上,繼續看圖步輪尋找大巴扎。
 

 
維族俊男美女,漢族維安武警
 
 

自新華南路轉入龍泉街一直走,行人多了起來,維族人也更多了,我後來觀察到,烏市若以新華路來作中界,新華北路漢人居多,市容又很現代化,就像是個稍微常見維族人的漢人城市;而新華南路以維人居多,愈靠近大巴扎愈是維族人的天下,像個不認真辨認會覺得看到的全是維族人的維族城市。
 
為保險起見,我們問了路旁一對維族男女以確定再往前走是大巴扎,兩人轉過頭來,哎唷我的媽,女的纖細窈窕豔麗動人也就算了,男的高瘦頎長,那個臉簡直可以上電視,什麼叫做一雙眼睛會電人,我終於見證了!在我根本還沒看清楚他的長相、以及他眼睛是何模樣的時候就全然可以感受到那眼神極具魅力,就連現在那男的長相在我記憶裡已經模糊,但我仍然清楚記得他轉過頭來時我心裡的驚豔。
 
眾家姐妹我對不起妳們,當下我滿腦子讚嘆不完,壓根沒想到跟他們要求拍照,不說妳們我自己都萬分扼腕,再次跟大家說聲抱歉,把維族帥哥當成動力,自己衝一發新疆吧!
 
走著,街上愈來愈熱鬧,也愈來愈多突兀的小隊入鏡──是一撥撥荷槍實彈的維安武警。自從前幾年烏市出現過疆獨衝突之後,大巴扎附近就駐守了維安武警,因為在西藏時已經見識過了,就沒怎麼驚訝,在巴扎裡做生意求平靜生活的維族老闆娘對我們說,這反而安全,別怕別怕。
 
 

吃瓜吃瓜,一片兩塊
 

 
巴扎是維語市集的意思,二道橋國際大巴扎是合稱,同一條解放南路上一邊是二道橋大巴扎,一邊是新疆國際大巴扎,兩個距離很近所以併著稱呼。當來到二道橋大巴扎後,放眼所見幾乎是維族人,大把大把的鬍子,嘰哩呱啦的維語,一頂頂四楞花帽在面前晃來晃去,就算有漢人混在這裡頭你也不會馬上注意到,真正有了身在新疆異地的感覺。
 
有個男人將哈密瓜剖成片單賣,口裡呦喝著,手上俐落地削,要吃的人將錢付給一旁負責收費的老人,從盤子裡挑一片吃,買的人賣的人自然而然圍成一圈,都是維族人。
 
我興致勃勃地用漢語問那老人多少錢,有點擔心他聽不懂,他手指比了個二,我就掏了兩塊人民幣給他,跟著在盤裡揀了一片,有樣學樣地在路邊吃了起來。
 

新疆的哈密瓜真不是蓋的好吃,又甜又脆,又不會甜到需要喝水解救喉嚨,而這樣切片單賣也讓不方便買一整顆瓜的遊客可以毫無負擔地品嘗。現場捧著吃瓜,還真是給他率性啊~
 
 

要買也要殺,國際大巴扎
 

 

當看到這伊斯蘭風格的建築時,就知道新疆國際大巴扎快到了。國際大巴扎由六棟樓組成,中間有個觀光塔,16號樓賣的東西大分類上不同,玉石、飾品、乾果、藥材、民族工藝品……等等,而各家攤位賣的東西基本上大同小異,有時還會看到物品上令人會心一笑的標示。
 

在電視報導上聽到關於維族人的新聞大多是疆獨啦恐怖攻擊等負面消息,可其實維族人很有幽默感的吧?
 
大巴扎很觀光化,維族人自己大概不會來這裡買東西,會來的都是觀光客,不過因為賣的物品頗具新疆特色,而且台灣也買不到,所以來逛逛買買是很好玩的,還可以檢測一下自己的殺價功力。
 
(觀光塔)
 
6號樓)
 
我們在大巴扎著實花了不少時間,每個樓都大致逛一逛,各方比價慎選殺價之後才下手,背包裡滿滿都是戰利品。3號樓地下一樓有家樂福,林小君說她想去看看,我們來到入口手扶梯,一個家樂福的維族工作人員攔住我們,用漢語說:「包包我看一下。」
 
後來去到百貨公司下的超市才知道,這裡的大型超市進去前都要先開包檢查有沒有危險物品,但檢查人員通常只是瞄一下作作樣子而已,不會認真檢查(這樣有意義嗎?)。
 
那維族青年指著我背包一打開就立即入眼的紅底黃珠綴四棱花帽,問:「這什麼時候買的?」
 
我愣了一下,捉不太到他這問句的底下意義,說:「剛剛才買的。」
 
「多少錢?」他又問。
 
我再一愣,「25塊。」
 
「這不好,去買個好一點的吧,大約40塊一頂的。」
 
我和小君整個愣,說我們只是買好玩,不用那麼好的。那青年嘴裡還是說著去買頂好一點的,讓我們通過。手扶梯上我們安靜了五秒鐘,然後我對小君說:「除了第一句叫我們開包檢查以外,後面他其實是在跟我們哈啦吧?」
 
後來我們才發現那維族青年給的真的是好建議,因為我們的四楞花帽不知是哪方面的材料不好,回國沒兩天就散發出一股臭襪子的味道,噁斃了,立馬丟棄!
 

 
別在下班巔峰時間搭公車!!!
 
 

逛完大巴扎大概是五點多,我們依著雜誌步輪尋找在人民路上的「鬍子王扁豆麵旗子」吃晚餐。新疆天色黑得慢之故,新疆人晚餐也吃得晚,大概八、九點才吃,所以我們一度擔心店家沒開,所幸沒有撲空。
 
↓扁豆麵旗子和炸油香


麵旗子就是擀得薄平切成小小菱形的麵皮,湯裡有綠色小小顆的扁豆、馬鈴薯丁、羊碎肉和蕃茄,湯底據說是牛骨湯。麵旗子看著糊糊,但實際口感蠻帶Q的,還挺好吃。
 
炸油香什麼餡都沒有,就是油炸麵團,味道類似台灣的油炸麵包吧,聽說是回族人的傳統食物,也還不錯。小君點了酸辣涼皮,光看我舌頭都麻了。
 

我們走回新華南路上的公車站牌準備回青旅,沒想到這時候正是烏市的下班巔峰時間,每輛公車都滿滿的人,可明明已經沒空間了司機還一直撿人一直塞,好像不把公車塞爆誓不罷休一樣,車體裡寸步難行,整輛公車也有起步困難的疑慮,我好怕會翻車啊……
 
到站後張牙舞爪地擠下公車,深呼吸一口清新甜美的空氣,覺得做人啊,留點空間還是最美好的。
 
絕對不要在巔峰時間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尤其是在什麼沒有人最多的中國大陸!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