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370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絲路:敦煌】鳴沙響,月牙彎,莫高窟裡轉千佛

早晨七點步出旅館,天還是黑的,我們想吃當地人的早餐,走到大街上才發現根本連個賣早點的小攤販也沒有。隨機攔了兩個往學校去的女中學生,問她們早餐吃什麼去哪吃,她們說吃豆漿,有永和豆漿(台灣的!),不過有點遠,其他店家都還沒開呢。我們不死心又問,兩人想了想說:「不然羊肉粉湯吧,巷子進去有一間,開得早。」
 
「哦哦,羊肉粉湯耶!」我很興奮,因為昨晚買的敦煌特色小吃明信片裡就有羊肉粉湯這一樣,介紹文字是這麼寫的:
 
無論是寒冬還是酷暑,
從遠方歸來的第一頓早餐必須是一碗熱氣騰騰的羊肉粉湯……
 

 我們道了謝,依著指示找到了舖子,從隔寒塑膠墊透出來的光亮在一排熄燈關門的店家中,簡直就是盞為饑腸轆轆的旅人所點的明燈~
 

小小的店裡還沒什麼人,廚房裡傳來剁肉的聲音,我們研究了下菜單點了兩碗羊肉粉湯,老闆先端來兩塊餅,不多時粉湯就上來了。
 


寒冷的天,喝一口濃郁的熱湯,滿足到都快飛天了!羊肉沒有膻味,粉條那個Q彈啊~我很愛大餅單嚼的麵香味,但吃粉湯時撕小塊丟湯裡讓餅吸附湯汁,就像饅頭沾豆漿、香蒜麵包沾巧達濃湯一樣,1+1=無限美味!在台灣我並不習慣吃湯麵這類食物當早餐,但為了美食,調整飲食習慣是旅人必備的技能!(寫遊記的同時表示口水流不停,真想再衝去敦煌吃上好幾次~)
 
吃著的同時不斷有當地居民來吃來外帶,可見這間不是為觀光客開的,真正是敦煌風味。帶著一肚子的飽足與滿足結帳,踏出店外時天空已微見發白。
 

時間還不到八點,我們慢慢踱向站牌,清晨非常凍,凍凍凍,我穿了兩件外套圍了圍巾戴了口罩和手套還是猛打哆唆,一邊扭來扭去動來動去自體生熱,一邊埋怨公車怎麼還不來,突然想到:八點發車不知是從哪發的車,來到我們這一站誰知道是幾點,我們的早起早來根本沒意義、沒意義啊!
 
天漸亮,八點二十幾分公車來了,我在車上縮成一團,車子一路行駛,等到我逐漸被「悶」出暖意時,鳴沙山也映入眼中了。
 

大概是聞名中外的關係,鳴沙山月牙泉的旅遊中心蓋得非常光鮮整潔閃閃發亮,猜想可能是近年才落成使用的,廁所簡直五星級(還有謎一樣的吹風機),個人對於在大陸能上到這麼乾淨的廁所覺得非常感動!
 
(還有可愛的Q版駱駝標誌呢)
 
月牙泉被掩在沙山之後,離入口處有一段距離,我們站在藥王廟遺址看了看遠方的駱駝,看了看想征服的沙山,決定先徒步去月牙泉再說。遺址到月牙泉修了一條柏油路,路兩旁是木棧道,可以輕鬆直達。鳴沙山的沙非常細,一踩就是一個坑,不比走修路快捷輕鬆,但我們沒親近過沙子,覺得很新鮮,硬是故意踩沙前進,偶爾走得累了,便上棧道走歇走歇。
 
(這些一坑坑的沙地其實是遊客踩出來的)
 
(叮叮叮,駝隊啊你們要去向何方?)
 

踩沙子是項不錯的運動,走著走,汗都上來了,陽光也逐漸強烈,很快地我就脫去一件外套。再走啊走,轉過一座沙丘,眼前陡現有著矮塔的一叢綠地,那個「沙水共生,山泉共處」的綠洲……
 
 

嚮往著,黃沙擁抱的那一彎月牙
 
 

曾經我對敦煌的印象只有月牙泉,但我對月牙泉的印象來自何處已沒有記憶。以時間來推論的話,或許是始於2001年漢堂國際出品的RPG電玩<幽城幻劍錄>吧。
 
幽城的背景在北宋時期的西域絲路,沙州(敦煌)、莫高窟和月牙泉都成了場景出現在遊戲中,猜想是從這時候起有了初步印象,但應該還不到惦念的地步,因為遊戲的重點是樓蘭(這麼說來樓蘭對我有謎一樣的吸引力大概就是幽城之故無誤了……)。
 
後來大概是後續接觸了些月牙泉生態毀壞嚴重、即將枯涸等資訊,她又是「即將消失的風景」「一生必去的N個地方」之類排行榜的常客,印象最深是數年前的<時報周刊>提到世界即將消失的景點,月牙泉被點名可能在2015年完全乾涸,那時真正有了危機意識,再加上一些媒體、照片、影音等的推波助瀾,才迅速積累成一股欲望,從「一生一定要去一次敦煌(看月牙泉)」到「一定要趁著月牙泉乾掉之前去一次敦煌」的吧。(附帶一提,同一份報告中,澳洲的大堡礁也被點名2015年危機,水都威尼斯則是2020年。)
 
F.I.R-月牙灣

 
可是,等到工作了有錢能出門了,我卻是先選擇了西安的兵馬俑、西藏的布達拉宮、柬埔寨的吳哥窟(ß同樣因為有毀損危機而衝的)……別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或許是其他訊息太多,我心思太雜,短暫將月牙泉給遺忘了。直到今年,我終於切切實實地決定要走一趟絲路,已經做了幾個月的功課,但老天愛玩我,原本計劃生變已經取消,打算兩年後再去,卻也因緣巧合,讓我看到了對岸網友去月牙泉的照片,勾起了她可能在2015年消失的預言……
 
兩年後,不就是2015年嗎?那時候,她還會在嗎?
 
我不敢賭。
 
所以我來了。
 




綠洲和水源是無垠黃沙中最驚喜的生機,而這生機又擁有月牙一般的美麗,自然就更加顯得奇特難得了。
 

上下塔影

 
(第一眼注意到的,是沙山的倒影,還是水位的後退?話說水質蠻清澈的,我看到好幾撮小魚游來游去。)
 
不論是近看遠看,還是從塔上往下看,月牙泉總是百看不厭,但這還不夠,要從更高處俯瞰,才更能展現出黃沙之中那顆遺世獨立的綠寶石的美麗。
 
於是要上天梯了(抖)
 
大概俯視月牙泉也是遊客不可錯過的活動之一,但由於陡峭的沙坡十分難爬,踩三步滑下兩步,絕對徒勞無功,於是景區很貼心地在沙坡上設置了繩梯,只要踩在木棍上就不會往下滑,但,這考驗的絕對不只有體力和毅力,還有意志力!
 

爬司馬台長城時的氣喘如牛情況再次重現,當時那股深刻體認到自己體力很差的覺悟又排山倒海而來,原來六年來我的體力都沒進步啊……(廢話,有在運動嗎?)
 
(跟沙坡一比真是小巫見大巫)
 
(剛起步時還算輕鬆的背影)
 
整個沙坡全長不負責任目測至少五十公尺,中途體力和肺活量不堪負荷,不得不一再停下來稍事歇息,歇息時還要苦中作樂自己造景來拍照,不說還以為多有愜意。
 

三番兩次覺得自己的肺快要炸掉,好不容易離頂上只剩最後五公尺距離,我咬緊牙根一鼓作氣手腳並用狗爬式上去──我看著沾了滿手的沙子,覺得攻頂真是他娘的有夠艱辛啊!
 

可是上來在視覺上和心靈上絕對是值得的,因為上頭遊客相對少很多,可以拍到不少純風景又沒有人為「踐踏」過的照片。
 
(多美的沙脊!)
 

(沙漠明珠)
 
上圖可以看到柵欄外有泉水浸溼的痕跡,我覺得奇怪,水位不是一直在下降嗎,怎麼還會泛濫出去?不過更特別的是,我甚至還在欄外沙地裡撿到一枚空的小白螺殼。
 

而遙對月牙泉的另一端,闢了一個「鐵背魚池」,按理來說是調節泉水用的,但養駱駝的爺爺說那是單純養著鐵背魚的池子,觀賞用,也不知真相到底是什麼,不過我還是傾向前者。話說回來鐵背魚到底是什麼魚呢?它和七星草(這又是啥)和嗚沙山的五色沙(白、灰、黑、黃、紅?)被稱為三寶(東北有三寶,人蔘貂皮烏拉草~抱歉跟本文沒關係,但聽到三寶兩個字就強迫性地要嗨一下這兩句),我孤狗圖片,照片竟然少之又少,好神祕。
 
↓鐵背魚池

 在上頭,我還在沙上看到可疑又可愛的小足跡,不知是什麼小動物的。
 

 
下坡就簡單許多,滾下去就成了──開玩笑啦,但確實比上坡容易,只要將重心擺在腳後跟,步子紮深一點,踩一步滑下兩步,輕鬆就能到底,不累亦不喘,跟爬坡真是天壤之別。
 
(我變成長腿巨人了,嗷~)
 
 

沙舟駝鈴響
 

 
月牙泉也看了,沙山也爬了,接著要幹嘛?
 
當然是騎駱駝!
 
夕照下光影掩映的沙山,陣陣駝鈴清聲回盪在天地之間,駝隊徐緩深入無垠沙界,孤寂的隊影逐漸被風沙掩去,深深淺淺的足跡亦慢慢模糊……
 
嗷嗷,有夠美的場景啊有沒有!沒有被觀光印象照片荼毒過的人是不會懂的啦!
 

我們去到最近的駱駝騎乘處,這裡不是主要的騎乘區,遊客一般都在入口處就騎了,所以這邊的駱駝就少了些。
 

管理駝隊的是一個看起來七十多歲的爺爺,火車上一個在地人阿姨說騎駱駝可以講價看看,但實際上是統一管理買票的。我們二話不說付了錢,他牽出三匹駝駱,讓我們坐上第二匹和第三匹,然後自告奮勇幫我們拍照。爺爺深諳遊客啥時會想拍照、想要什麼樣的照片、要擺什麼pose等等,他說這是經驗的累積,而實際上也還真有兩把刷子。
 
駱駝四肢細長,先跪著讓遊客上背,等牠起身的時候,在背上就有一種短暫騰雲駕霧的感覺。我還處於興奮狀態,沒想到就在我的駱駝起身站穩之後,前面的駱駝一號竟然就當著我的面大.便.了……
 
↑橘色是我的腳,牠屁眼距離我只有三十公分的意思……
 
這是「Welcome to敦煌」的表示嗎?我們才初次見面牠對我應該也不會有啥不滿吧?還是駱駝有出發前要解個便以求身心靈輕鬆的習慣嗎?無論如何,我最慶幸的是牠沒有吃壞肚子搞噴射。
 
爺爺拉著屎駱駝,呼哨幾聲,我們搖搖晃晃上路了。
 

騎駱駝是個很有趣的經驗,當你坐穩之後,只要放軟了腰隨著駱駝的步伐擺動就好,完全沒有難度,只是要下駱駝時牠們跪下那個瞬間震動頗大,沒心理準備的話會嚇到,有心理準備的話會緊張,一直想著牠啥時要跪啥時要跪,個人覺得還是沒心理準備比較好,比較不會有壓力……那我這一段應該刪掉才對。
 
(同類之間無言的溝通)
 
我們走的路是駱駝專線,遊客稀少,加上淡季也沒什麼人,爺爺走了一下段自己便也坐上駱駝,我們逗他閒聊,拱他唱歌,他一開始還害羞,後來整個聊開,老人家嘛,其實多半是喜歡話家常的,就差在有沒有聽眾而已。他說那個什麼百年還千年情人柳,誆遊客的啦,其實也才三、五十年樹齡而已。
 
↓說的是這個

他說駱駝是他們自家養的,糧水靠自己,跟景區合作,但騎一次費用景區要抽40%的中間費,賺不到什麼錢,所以他們只好學著拍照,替遊客拍幾張,賺點小費。
 
他說以前月牙泉水比較多,在還沒闢成景區的時候,他們這些小毛孩就跳進泉水裡洗澡,然後再去山的另一頭上課。我說爺爺啊這樣你們不就白洗了嘛,去上個課又全身沙了啊?他笑說對啊,回來再洗一次。
 
他說那個鐵背魚池不是用來調節月牙泉水的,單純是個養魚池;他說莫高窟關起洞來反而提升溼度,文物壞損日益嚴重,其實打開了才易保存(這點我存疑,陽光照射會讓壁畫顏色褪更快,但基本上我專業性不夠所以不辯論)。
 
他說鳴沙山沒開發的地區進去了容易出不來,他年輕時候曾進去過一次,困住了,是仰賴來開發景區的工作人員才救了出來……
 
……
 
爺爺悠悠地哼起了歌,在只有我們三個人三匹駱駝的沙地裡,恍然有種我們真要遠渡沙漠的錯覺。
 

回程時,有個年輕人徒步和我們錯身而過,爺爺問他往哪去,他不理,又問了兩次,那人自顧自走,爺爺就哼了一聲說:「問他話是要告訴他那裡是駱駝專線,沒人的,不回答就算了,讓他迷路去!」爺爺好壞好可愛。
 
騎乘結束,我和小君各給了爺爺5塊小費,但後來總覺得他們養駱駝討生活也辛苦,應該再多給一些的。
 

 
急急忙忙莫高窟
 
 

在鳴沙山耽擱太久,離開時已經是下午一點。我們回到市區後馬上趕去搭前往莫高窟的小巴,卻因為莫高窟線的小巴臨時拋錨一台,車次略亂,空耗了我們不少時間,等我們到達莫高窟時,已經三點半了。小巴的車掌阿姨說最末班是五點二十分,要我們別錯過,我們頗緊張,這點時間是看得完看不完?
 
莫高窟共有四百多個洞窟,但不是買了票就能隨心擇窟觀看的參觀模式,而是由館方開放十個洞窟,每一撥約莫二十人上下就由導覽人員帶領參觀講解,參觀時候單眼啦長槍大砲型的相機必須寄存,手攜式數位相機放包包裡,裡面全程禁照禁煙。至於十個洞窟是固定某十個,或是輪流開放我就不清楚了。
 


莫高窟因為參觀人數太多、氣候因素的影響,以及政府挹注的維護資金不足等原因,保存上面臨極大的困難,等到新的數位展示館落成並使用之後,以後參觀莫高窟就會變成預約模式,輔以數位館的資料,控制每天的參觀人數來降低文物的損害程度。
 
我在台灣就注意到莫高窟將採預約制的資訊,陽春型的官方網站上只說數位館201310月將落成啟用,其他一概沒有消息,我不知道我們這一趟去會不會撞上預約制,不提前確認的話不能安心擬行程,於是我人生第一次打國際電話到大陸就是打到莫高窟遊客中心去詢問參觀的細節,心臟差點麻掉。
 


我們正好是最後一批遊客,集中了人數之後由導覽人員領著講解參觀。第一個看的是藏經洞,參觀過程有幾個人拿出手機拍照,因為禁止拍照就是擔心閃光燈會影響顏料,手機關閃光的話似乎沒這個問題,我一看就非常心癢,拉著小君低問手機能拍嗎能拍嗎,小君也不確定,這時秀氣的導覽小姐跺腳怒喝一聲:「都說不能拍了還拍!」大家都安份了。
 
(莫高窟的標誌建築,柱子上了新漆,所以少了那份亙古悠遠的感覺)
 

近五點導覽結束,入口處離停車場還有一段距離,我們一刻也不敢耽擱,馬不停蹄趕到小巴處,車上幾乎沒有空位了,車裡一起湊熱鬧的還有一大群不知哪來的蒼蠅。
 

 
悠悠哉哉泡夜市
 

 
回到市區也才六點,早得很,找了間已經營業的香菇臊子麵店祭一祭早餐後就沒吃正規餐飯的五臟廟。
 


可以吃,但不會讓我心心念念。又去攻略了小吃明信片上的「泡兒油糕」,老闆娘直接說它是「甜糕」。麵團裹了糖下鍋油炸,咬開後不注意會滴了滿手糖汁,甫起鍋熱騰騰的很好吃,飯後甜點的絕佳選擇。
 

我們不想那麼早就洗洗睡或窩在旅館裡看電視,就按著手繪地圖的介紹去了位在商業街小巷內某二樓的「敦煌茶館」。
 

店內裝潢擺設頗為別致,林小君說這種地方是要給外國觀光客豔遇用的,那我想大概要九點過後才會有人吧,七點多來委實早了點,只有我們兩個,連咖啡機都還沒熱;但也因為還沒有人,店裡才有沉靜的氣氛。
 
小君點了啤酒,我點了咖啡,結果來到茶館沒點茶是鬧哪樣啊?
 
我認真地在昏黃光線下寫了幾張明信片,林小君說她眼睛快瞎了,我一看竟然已經八點半,才覺得時間很多,怎麼又過得那麼快?
 
出了茶館踏入萬惡的商業街,又是萬惡的一夜。我捏了捏扁到不能再扁的錢包,一面告誡自己費用有限,不能再亂花;一面默默哀嘆:怎麼不多帶點錢過來呢……真是痛並快樂且糾結著。
 
 
(待續)
 
 

 
 
遊記最後亂入一下<幽城幻劍錄>Opening
 

當真勾起無數回憶和熱血~若有機會再去一趟絲路,不僅河西四郡要一一拜訪,出國前還得先重溫一下幽城才行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