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354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絲路:嘉峪關-敦煌】哦,敦煌!

「因為是無對號硬座的。」票務小姐解答。
 
也就是上了車隨便坐、坐不到位置就認命站六小時嗎?「那有沒有軟座?」
 
票務小姐:「沒有,全是硬座,放心吧肯定有位置的。」
 
還好,如票務小姐所說,不怕沒有位置的,不過我們在一號車廂仍是走到最盡頭才找到空位──因為無對號的關係,往往兩、三個人就霸住了六個人的座位,而不是同一掛的通常不會和別人拼位。這個不成文規則我們在前一天搭對號硬座時已經領悟並學習到,今天完全入境隨俗,兩個人佔住六人位子,對於不用與別人共用空間這件事感到得意並滿意。
 

 
(睡死了的大姐)
 
這種無對號硬座就是多明尼卡在《我獨自走過中國(Rather Take The Hard Seat)》裡提到的那種先佔先贏的硬座吧,不過已經沒有書中拉開窗戶直接丟垃圾的情形了,至少我沒看到啦。
 
窗戶很髒,座位也很髒,每個大陸人入座前都拿著面紙狂擦桌椅,我們照辦,看到面紙一層厚厚的髒污時簡直瞠大了雙眼。因為我們坐在車廂最前頭的緣故,座位後就是車務人員的休息空間,鐵框框著並用布簾遮了起來,讓人非常之好奇~
 

 我偷瞄了好幾眼,其實裡頭和車廂裡的座位構造是一樣的,並沒有我以為的床舖什麼的。

(看那些黑點點,窗戶這麼髒都不清是怎樣啊?)
 
(寸草不生~滿目荒涼的大大大西北唷~)
 
在車上發呆、睡覺、吃東西、跟當地人探聽敦煌景點攻略,如此這般過了六小時,下午一點左右抵達敦煌車站。火車站嶄新乾淨,是08年時落成使用的,可是因為車次少的緣故,使用率並不高,加上又是在郊外,所以人很少很少。不過由敦煌擴展出去的鐵路如敦格鐵路(敦煌-格爾木)等等的現在都在建設當中,待落成之後由敦煌去青海新疆就不用再去柳園轉車了。
 

 站前的廣場種了胡楊木,黃澄澄的十分漂亮,車站沒什麼人潮,冷清到我懷疑到底還有沒有下一班往市區的公車。廣場上唯一一台計程車的司機來拉客,說沒有公車了,20塊進城要不要,我和小君不理會,走到可能是公車停靠處的地方找站牌時間表路線圖什麼的,那司機轉而跟一位也是剛下車要進城的大叔拉客。
 
 

喊價這種事
 

 
我看不到任何關於公車的資訊,還真擔心起來,舉目又只有眼前唯一一台計程車,心裡不由得動搖,聽見司機跟大叔說15塊入城,我邊靠近邊說:「15塊嗎,那我們三個人搭,一人5塊剛好。」
 
司機:「哎,剛剛叫妳們妳們還不理我呢,15塊是這位先生一個人的價,妳們要一起的話一個人10塊。」
 
&小君:「你剛剛是說20塊一台車,怎麼多一個人反而漲價?我們三個人20塊也不好平分,一個人5塊吧!」
 
這司機講話慢悠悠的,尾音喜歡拖長,態度頗為隨興溫和,有種很好欺負很好講價的感覺,我和小君啟動磨人大法,左一句叔叔右一句叔叔嘴甜地漫天亂喊,口蜜腹劍地殺價,司機被我們煩得不行,只好妥協:「那妳們兩個小女生一人5塊,這先生10塊!」
 
我們覺得這樣大叔吃虧了,還要再幫他殺,被晾在一旁的大叔趕緊道:「好好就這樣就這樣,男的多付一點,沒關係!」
 
在車上司機叔叔問我們哪裡來,我們回答台灣時,坐在副駕駛座的大叔刷地轉頭瞪大眼睛看我們,很吃驚的模樣,可是最終什麼也沒說,我看他那樣子,好想知道他心裡OS了什麼。
 
司機叔叔姓羅,問我們在敦煌的行程,說鳴沙山月牙泉莫高窟包車200塊需不需要?因這幾個景點都有公車能到,200塊肯定不划算,我們就婉拒了,倒是玉門關、漢長城、雅丹魔鬼城這些景點遠了些,又是在同一條線上,肯定需要包車,叔叔開了一車400塊的價,若還要去陽關得加錢,因為陽關不在同一條路上,需要折返。
 
我想再斟酌一下,便留下他的手機,說決定了聯絡他。他又問我們住宿,我說我們要去青旅,他就說青旅地點偏僻,這時節入了夜很冷,青旅房間沒有暖氣的,他知道一間二星的XX賓館,就在市區,位置很好,標間120元便宜也有暖氣,前兩天他才介紹了人去,問我們要不要住。
 
我心想他可能和該賓館有著合作,介紹客人抽成之類的,這種事應該很常見,但我們還是想以青旅為主,加上這種合作方式讓我不太安心,怕被黑了而不自知,便再次拒絕他的好意,也沒深究那賓館的名字。
 
我和小君先在沙門市場下了車,跟羅叔和大叔告別後,便按圖索驥尋找敦煌國際青旅。這間青旅最明顯的外觀是大片格子玻璃窗,頗有城市咖啡廳的感覺,但是它青旅的標誌很小,又被樹給遮住了,因此我們找了很久,甚至找過了頭。不幸的是沒有標間了,而我和小君在西安的第一晚後便有了共識,晚上必須要好好休息隔天才有精力大玩特玩,所以後面即使是青旅,我們也打定了主意要住有獨立衛浴而且不用被其他室友的聲音打擾的標準雙人間。
 
敦煌國際YH和沙洲驛國際YH是一起的,服務員替我們打電話去沙洲驛詢問,那裡也沒有標間了,而剩下的一間風飛沙國際YH在月牙泉景區附近,離市區又太遠。幾句商量之後,我拿出剛抄下的號碼撥過去:「羅叔叔,你剛剛說的那間賓館叫什麼名字啊?」
 
 

揪感心計程車
 
 

當羅叔二話不說一句「妳們在哪我去接妳們」時,我心裡頗為感動,對他的印象略略轉好,但還是沒有完全放下防備,上車後我看到他不打表,就刻意問他跳表計費嗎,他說我們這裡不跳表的,市區一律5元,我不是很信,但想5元就5元吧,不過後來知道敦煌計程車的確是這個價格,市區之外的話就得自己談價囉。
 
羅叔很愛聊天,我們也很愛發問,我不放心地問他那間二星賓館涉外嗎,他說涉外的,又說起青旅也分涉不涉外,有國際二字的青旅才會招呼外國人,我們才恍然大悟在張掖被七彩丹霞推拒在外的原因。因為他特地過來帶我們這個舉動讓我很是感念,又懶得再找人比價了,便直接和他約了後天去雅丹路線的包車。
 
過了敦煌飛天地標的盤旋路口,羅叔將車停在沙州北路上,說要親自帶我們去旅館。我忙問他計程車費,他說既然後天和我們有約,今天這趟就不算錢了,他也正好要去同一間旅館接人。
 
揪感心啊!再加個幾分!
 
他帶我們越過馬路,走進「電力賓館」。我一看這賓館門廳光鮮明亮,心裡鬆了口氣,本來一直很擔心羅叔介紹的賓館會讓人想拔腿落跑,看來這裡就算不是極好,也應該不算差了。
 
櫃前正好沒人,羅叔替我們去喊來服務員,很熟門熟路的樣子。當值的服務員妹妹很年輕,看起來大概是讀大學的年紀,長得一副老實樣,她在幫我們登記時,老闆娘也出來了,笑容可掬,就是很高興有客人上門那種熱切但不失親切的笑。她跟我們東扯西聊,要我們替她多宣傳介紹,說著說著,突然對我讚嘆道:「哎呀妳漢語說得真好!」
 
我笑著解釋台灣這邊也講普通話,除了口音和一些用語以外沒有什麼大差別,她應著,忽問:「妳不是日本人?」
 
我愣一下。「啊?我土生土長台灣人。」
 
她訝喊:「哎呀我以為妳是日本人啊,才想說妳漢語說得這麼棒!」
 
我一句日文也沒出口過為啥會誤會?怎就沒將小君以為是韓國人?
 
這間電力賓館在用具上和某些角落看得出來是改建或是重新裝潢過的,標間間不算頂新頂好,就是二星水準,但以一人60元來說我覺得還行,若青旅的房間都能住,這裡比青旅高級一點自然就更不是問題,而且重點是它竟然有吹風機!光這點我就加分!
 
 

誤打誤撞驢肉黃麵
 

 
搞好住宿之後已是下午四點多,心情上各種輕鬆,因為我們要在敦煌待上三天,連日奔波的日子總算過去,居遊的悠閒情緒一湧而上,食慾也來了!繼火車上的零嘴之後我們尚未有正餐入肚,決定去覓食之後上長途客運站決定一下三天後的離開車次。
 

 電力賓館的位置的確很好,走幾步路就是飛天地標的盤旋路口(即我們所謂的圓環),過兩個馬路再往前走一點就是敦煌最熱鬧的沙州夜市──商業步行街,這條街緊接著沙州市場和美食天地,通常旅客需要的想要的在這裡都找得到,一大區可買可吃可逛,三個願望一次滿足。
 


夜市自然是入了夜人潮才會多起來,照片上是步行街前端,兩旁已有零星攤販,但主要攤位還是集中在中段,主要是些首飾品、裝飾品還有敦煌風格的紀念品,非常好剁手。
 
我們聞香走進名吃廣場,入眼就是現作點心的小攤子,我和小君立馬興奮了。
 
 


 我買了韮菜餅,捧在手裡還是溫熱的,小君買了炸土豆餅(即馬鈴薯),一起分著吃,好吃好吃啊,但還填不了胃,就一路走進小餐館櫛比鱗次的美食廣場。四點多這個時間點不早不晚非常尷尬,要嘛有些店還沒開,要嘛就是店裡沒有客人,完全無法以顧客多寡來推論哪一家比較不會踩雷。
 
走著走,我突然看到一家餐館外寫著「驢肉黃麵」四字,想起看過的網友遊記中推薦這道麵食,就很興奮地對小君說我們吃這個吧!
 

考量到大西北飲食不可小覷的份量,我們點了一盤一起吃。第一次吃驢肉,感覺不出什麼特別,這盤麵不難吃,但也不算好吃,不值得RMB26元。小君少見地沒將她的份吃光光,她說這一家吃起來不像現做的,又問我驢肉黃麵是敦煌特色小吃嗎?
 
我說我不曉得,只是網友推薦所以想嘗試,但後來買了觀光地圖和明信片才知道,它的確是敦煌的特色小吃,只是我們亂槍打錯鳥,吃到不好吃的嚶嚶。
 
 

「他們真是不老實!」
 

 
出了沙州市場東門一路走去長途汽車客運站確認敦煌去柳園的車班,途中經過類似果菜批發市場的地方,門口有水果攤,賣著綠色紫色的葡萄和一些水果。聽說敦煌和新疆的葡萄好吃,我們心想在批發市場外買水果應該比鎮上便宜,就挑挑揀揀買了三天份的量,往回走時,身後一個提著一袋袋蔬果的清秀少婦(不知為何我就是覺得她結婚了)幾個大步走到我們旁邊,忽然用一種話家長的口吻問我們:「妳們水果買了多少錢呀?」
 
我們一愣,老實回答,她搖頭說:「買貴了,鎮上的還比較便宜呢,他故意賣貴給妳們的。」
 
哎呀呀,我們果然一臉遊客樣,被當肥羊宰了。那少婦很是可愛,跟著我們同聲數落奸商:「太壞了,怎麼可以這樣,他們真是不老實!」
 
一起走了一小段路,到了分別的路口,她打開手上一大袋的蕃茄要我們拿幾個去吃,我們不好意思又盛情難卻,各拿了一顆,她直說不用客氣多拿幾個呀!
 
一聲再見,她的道別不黏不膩,沒有刻意的熱情,往後幾天也沒再偶遇過。淡薄得只有幾分鐘的緣份,留在心裡的感覺也是淡的,不過會記得很久很久。
 
這一個晚上我們在敦煌失心瘋了,不停地逛、不停地吃、不停地買、不停地殺價和被宰,當然也不忘備糧,以備明天開始的跑景點行程──月牙泉,我終於來啦!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