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331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絲路:張掖-嘉峪關】拍馬甘州過雄關

小君似乎有點想在市內逛逛看看的意思,但我覺得在蘭州什麼也沒看到就走人、來到張掖又只在市內窩著很沒意思,雖說這趟旅行的最重點是在敦煌,其他都算次要,但我還是認為不去哪裡走走很浪費這一遭,就算是走馬看花,我也非得踩個什麼景點不可。張掖還有馬蹄寺石窟等等地方可以去,但時間有限,下次再說了。
 
清晨的空氣非常凍,不到10度吧,我穿了兩件外套仍是凍到雙手插在口袋裡不願露出來;不過較之台灣寒流來的那股子溼冷刺骨,大陸西北地區的乾冷算是好捱的了,到了中午通常就得脫去一件外套,真正是「早穿皮襖午穿紗」。
 
7點半最早班的客運往南台子,到丹霞地質公園要一個小時的車程,因是淡季,所以遊客很少,馬路邊下站走到地質公園門口大約還要十分鐘,路兩旁有開農家樂的民家,不知是淡季不作生意,還是我們來早了還沒開門,很是安靜冷清。
 

西北地區郊外常見的民房,矮房舍土坯牆小院子,我一直覺得這樣的建築很可愛。
 

(這一對入境的中年夫妻在照片裡感覺好像在擺什麼合體pose
 
丹霞國家地質公園的門票含有園內景觀車,園內共三個觀景台,車子先載你前往觀景台1放牛吃草,過一會兒車子再來接了去觀景台2,以此類推。
 



 丹霞地質瑰奇,張藝謀的電影<三槍拍案驚奇>和<神探狄仁傑>第三部聽說都在此取景。我們早上來的,但丹霞地形的瑰麗色彩下午甚至是夕陽時分才能顯現得出來,就連拿專業攝影機的都說早上拍不出特別好看的照片,挺可惜的,只能稱奇她那月世界一樣的地形起伏了。
 


 



 我們無法久待,只在觀景台1停留,景觀車接了其他遊客前往觀景台2,我和小君也不搭車了,順著車道一路走回門口等回市區的車。就算看不到後面也許更奇特的景觀,現在多親近一點總是好的。
 
 


 步往大馬路去等車的時候,身旁突然停下一輛銀色車子,車上兩個男人,副駕駛座那個按下車窗很直接地問我們:「我們要去XX牧場,走嗎(口音聽起來也像『坐嗎』,不確定是哪個)?」
 
咦,是撿人的嗎?我們時間上不允許,所以想也沒想,甚至連眼神確認也不用,就異口同聲:「不了,我們要走了。」那男的點了點頭,二話不說揚長而去。後來我在想,如果我們行程沒這麼趕,或者我是一個人的話,我會不會就這樣上車呢?
 
多半還是不會的吧。
 
回到市內將近十一點,隨便揀了一家汽車站旁的餐館先吃中飯。也是家清真麵店,反正自西安開始,我們的飲食已經脫離不了清真二字了。我點了一個名字非常神祕的「青海燴麵」。
 

 黑木耳、油菜花(果然很青海)、番茄、牛肉、菇,看起來非常豐盛,湯看似很稠,可實際喝起來並不會,我已經忘了那味道了其實,但印象中不錯喝。


 筷子一夾,夾起了寬麵和粉條,我驚喜地以為是雙麵料,吃到後來才發現粉條也是配料之一,整個碗有一半是寬麵。在西北地區,胃口小的人真的是既不划算又浪費食物啊~(再度懺悔剩下一大碗)
 
解決中餐後時間正好回旅館收拾行李check out去搭車。斷匈奴之臂,張中國之掖(腋),這個擁有霸氣名字的張掖市,就這樣被我們蜻蜓點水般走過了。有緣再見。
 
 
神乎其技的嗑瓜子妹
 
 
前往嘉峪關的座位是對號硬座,車廂走道兩列座位,一邊是六個座位一張桌的,一邊是四個座位一張桌的,我們的位子是六人座位,已有一對頭戴四楞小帽的維族老夫婦在座位上。我們習慣性地要對號入座,老夫婦其中一人坐在我們的位子上,他們說沒事兒沒事兒,大家隨便坐坐就好。
 
老夫婦很和氣,尤其是老先生,視線一對上我就靦覥地笑,生怕會妨礙我們放行李,怕我們不好坐。我拿出橘子和油炸麵點請他們吃,他們客氣地搖手拒絕。後來他們在一個小站下了車,六人座位只剩下我和林小君,車廂很空,我們老實不客氣地霸佔小餐桌吃起零嘴。
 
另一邊的四人座位坐著三個女孩子,約莫四個小時的車程完全沒停過嘴,一邊聊天一邊嗑瓜子,其中一個還拿出了真空包裝的白肉鳳爪啃了起來。台灣的滷鳳爪大多色澤褐深,我個人不愛啃鳳爪,雖然知道鳳爪應該還有其他料理方式,但刻板印象就覺得鳳爪就是要深色一點才入味,看著那慘白得好像一點調味也沒有的白肉鳳爪,林小君小聲地用台語說:「那個鳳爪一定有浸漂白劑。」
 
我們沒事時就盯著窗外發呆,帶來打發時間的書就算有時間也壓根兒不想看,反倒是偷看三個女孩中嗑瓜子技術簡直神乎其技的那個女生比較好玩。就見她拈起瓜子放在兩排門牙間,輕咬一下,再咬一下,清脆兩聲,舌頭都不見動,一枚瓜子就解決了,瓜子殼完整漂亮,一丁點碎渣也沒。我跟林小君研究老半天都看不出個門道,動作太細微了也看不清楚,總之我這種超不會嗑瓜子的人非常佩服。
 
(三個女生下車後留下來小山般驚人的瓜子殼)
 
↑旅行途中常見的白楊樹,我求教瘦大叔才知道的,知識不足嘛。大概因此我們才會扯上台灣山上種什麼樹的話題吧XD
 

 說起這圓錐型的小沙堆,其實在往張掖的路上我們也曾抓著瘦叔發問,只是那時車速比較快,拍不起來,之後一路上也不乏見。答案和我們猜想的一樣:是當地人的墳墓。我忘了問瘦叔,這墳看起來佔地不廣,是不是直立式埋葬呢?
 
 
背包客的奢侈:四星級賓館
 
 
下午三點多抵達嘉峪關,雄關賓館服務員推薦的嘉峪關賓館在主要幹道上,搭公車就能到。氣派的外觀,寬敞華美的大廳,年輕貌美的服務員,令人瞠目的價位……這、這是四星級、四星級的賓館啊!
 
因為涉不涉外的緣故,我對住宿已經是豁出去了,但求有落腳處,貴一些也咬牙掏錢了。幸好我們來的時節對這些星級旅館來說已經算是淡季,因此價格打了對折,我們住的標準雙人房平分下來一個人也才RMB160元含早餐,雖然比青旅的標間要貴上一倍,但以台灣消費水準來看,台幣800元住四星應該要掩嘴偷笑了吧。
 

 糧貿賓館已經很不錯,嘉峪關賓館就是再高一個層次,而且有吹風機,有吹風機則萬事足矣!不過浴室的霧面玻璃讓我們囧了好幾下,其中一人洗澡時另一人就要背對浴室目不斜視地看電視才行。
 
所以嘉峪關賓館雙人房適合情侶或夫妻入住,快點筆記下來。
 
因為時間上還頗充裕,加上明天去敦煌的時間太鳥,我們決定放下行李直衝嘉峪關城。
 
 
天下第一雄關
 
 
喜歡搭公車的原因除了便宜,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不管是等公車的時間或是在公車上,都比坐計程車更能觀察並體驗那個城市。同樣是絲路城鎮,一入市區,嘉峪關硬是給我與張掖截然不同的感受:路寬敞很多、人悠閒很多、城市氛圍輕鬆很多。我幾乎是立刻喜歡上嘉峪關的,連日來的過境奔波,或許因為抵達嘉峪關時天色尚早、尚有餘裕的關係,給了我這種不喜歡匆忙過日子的人很大的鬆懈感,所以一路來到嘉峪關,這趟絲路行才真正開始有了放鬆的感覺。
 
↑賓館外就有Ubike,印象中好像在新聞曾看見這麼一回事,心裡讚嘆這裡真是樂活呀,後來被阿伯吐槽這些只是擺好看的而已XD
 
(寬敞的馬路)
 

 長城東起山海關,西止嘉峪關,是長城終點關城保存得最好的,當去過了只剩一方土垛的陽關和玉門關之後,更加慶幸還有這麼一個保存完整的嘉峪關可供人緬懷歷史。
 
嘉峪關城景區佔地頗大,很有公園的味道,徒步全繞一圈要不少時間,如果時間上許可的話,漫步在夕陽映襯下更是滿城滄桑的嘉峪關城定會讓浪漫主義者滿溢各種歷史情懷,而若時間上不允許,要嘛直奔重點,不然租輛人肉風火輪其實也別有一番味道,重點是時正淡季又關城在即,遊人很少,飆兩輪車不怕撞到人!
 
過來人提醒,請小心雷殘。
 


(看到這一大片蘆葦就會想到電影<忠義楊家將>裡仔仔飾演的楊三郎在蘆葦叢裡射殺敵人的場景,那一段拍得真是好)
 

 嘉峪關城門票很貴,RMB120元,讓人十分肉痛,其實原因就是它是聯票,離開嘉峪關城可以憑票前往「懸壁長城」和「長城第一墩」,但這兩個地方都不在雄關內,得搭車前往,因此景區外會有很多計程車司機叫喊「全包價」攬客,就是門票加搭車去上面兩個地點的價格,通常都比單張門票便宜,至於為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有個跟團的大陸阿姨看見我倆很樂地騎著腳踏車,開口就是好像大家認識很久一樣地跟我們搭起話來,知道我們自己來,一股勁兒地叫我們快點快點,雄關看一看就去兩個附屬景點,不然門票划不來。
 
大概是行走路線一樣,走路速度也差不多,我們和阿姨雖然沒有刻意碰頭,但總會在部分景點又遇見,阿姨見了我們就會喊又是妳們兩個小姑娘,看快點看快點,門票很貴,多看幾個地方才划算。被她催了三、四次後,我終於對她笑笑地說,我們喜歡慢慢逛,趕不上就算了。阿姨可能認為我們不識她的好心,也可能覺得儒子不可教,撒手轉身就走,不再提了。
 


(覺得這張淡陽灑下來濛濛的很美)
 
(也很喜歡這張,有種將要出關的FU。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噔噔噔噔~)
 
主樓嘉裕關樓始建於明朝朱元璋時期,但這樓在1920年代時已毀壞,現在我們看到的是1980年代新建的了。淡季旅遊有好處有壞處,常見的壞處就是景點維護,我們來的時候嘉裕關樓就圍起來維護了,不能上去嗚嗚。
 

 
關照,關照,請多關照
 
 
嘉峪關口內有個紀念品小攤,攤旁有供人換古裝照相的小攝影房,一個光頭大髯、很有將軍風範的大叔正脫下頭盔,我不以為意,想說是招攬遊客拍照的工作人員,便不加理會,去看那個攤上最先引起我注意的一幅「古代西域絲綢之路地圖」。
 
「妳看的這是印的,真本在牆上。」光頭大叔坐到攤位上,指著後頭牆上錶框起來的長形地圖。「我畫的。」
 

原來這位光頭大叔長年研究嘉峪關和西域文化,擅書法並自創好幾種書體,他手繪了這幅「古代西域絲綢之路地圖」,還有嘉峪關城+長城第一墩+懸壁長城三區串連成一體的題字丹青(兩個真本上面照片都看得到),上頭落款的印章也都是他自己刻的。他將自己的作品印成紀念品販賣,在嘉峪關擺了小攤子,據說城裡也有賣,不過真本這裡才看得到。
 
在這小攤前我完完全全失心瘋了,因為不管是絲路地圖、嘉峪關明信片還是關照,都狠狠地戳中了我的心頭梗,超想全部掃回家啊,全部!
 
我指著桌上木盒裡的卷軸問是什麼,大叔攤開其中一卷,是「古代西域三十六國印璽」,裡頭是取材史料、大叔親書的古代西域諸國考,之後是三十六國國名以及大叔刻的國印。
 
另一卷大叔沒打開給我看,但就這一卷三十六國考我已經超級超級超級(以下無限)心癢,真真喜愛無比,僅此一盒,別無抄本!我問這多少錢,一旁幫忙大叔招呼的大姐說哎呀這個可貴了,好幾千塊呢,我一聽立馬吐血,上萬塊台幣!雪特,窮人買不起!
 
我失望的情緒一定完全表現在臉上了,大姐立刻帶點安慰口吻地說:「卷軸的比較貴,這兒有冊子的,也是純手寫,是孤本。」我眼睛一亮,大姐說這本400元,我聽了也是倒抽口氣,但僅猶豫三秒鐘,咬牙,買了!靠,真爽!
 
我們又繼續失心瘋樂騰騰看其他東西,這裡還有各種樣式不同的「關照」,所謂關照是古代出關時的許可文牒,後來演變成我們現在的常用詞「請多多關照」。攤上的關照有陽春型和精緻型的本子款式,也有薄薄的手工紙款式,手工紙會對折用紅色的紙卡裝起來,可以回家錶框。購買關照後,光頭大叔會在本來就事先寫好的「出關理由」上當場揮筆書上購買人的名字,問了購買人來自何處,再依大叔自己的意思「隨興」為對方擬一個稱呼。
 
(正為我們在關照上寫名字的大叔,和一旁的大姐,以及入鏡了的林小君。桌上那盒裝著兩個卷軸的就是我的心頭之痛……)
 
寫了名字和稱謂可還沒完,大叔一定要當場以麥克風「宣揚」一遍關照內容,讓遊客「名揚嘉峪關」才肯罷休,說這樣討個吉利才會一路順風。
 
(當時我和林小君滿場笑歪,根本沒想到可以把這段猴嗨森的「宣讀」錄影起來留念)
 
而當大叔在我的關照寫上「臺灣女俠」四字時,我遠目了。
 

 接著到了「古代西域三十六國印璽」時,我成了波斯王妃……
 

 這是叫我穿越回波斯的意思嗎?我要不要開始學習古波斯文,好讓我在穿越回古波斯時溝通無礙,再展現一下後世睥睨古代、十項全能、無所不知、預言未來的能力,順便再研讀個兵法,以防波斯鄰近諸國因為聽聞王妃如神人降世而發兵來搶奪時,幫助一下我家波斯王呢?
 
BTW,林小君是那個只要在黃池沐浴就可以無性生殖的女子國國王。
 



(看到精絕國,就想到《鬼吹燈》有沒有!)
 
(看到捐毒國,就想到<古劍奇譚二>有沒有!)
 

 
 
(嘉峪關明信片)
 

 在光頭大叔的攤上花了太多時間,飆車回到門口恰恰好六點,出租腳踏車的大哥正等著我們,準備下班了。和腳踏車大哥小聊了一下,我們請問他晚餐的去處,他要我們不妨去大唐美食街逛逛。
 
(腳踏車大哥)
 

 雄關,拜拜。
 
 
臉盆大的晚餐
 
 
我們在門口等公車的時候,有個阿伯也在候車,我們便向他請教怎麼去大唐美食街。他想了想,又想了想,說在OO站下車吧,然後問我們哪兒來的,我們回答後,他略顯驚奇,連呼:「哦,台灣啊!哎呀,台灣啊!」台灣怎麼了阿伯你講清楚啊?
 
接著稍微聊了一下,也好像沒特別聊什麼,公車來了,阿伯一上車就去看路線圖,又問了司機幾句,然後向我們更正應該是在XX站下車,再問一下路人就好;阿伯先我們下車,臨下車前再次叮嚀我們「在XX站下車,記好了啊」,就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地走了。
 
不,阿伯是帶著我和小君滿心的感動下車了。
 
我們依言下站,又在路邊向一位阿姨問路,阿姨很熱心但口音很重,一直跟我確認懂了嗎懂了嗎,我其實只聽得懂關鍵字,就是拐彎順著路一直走,便點頭如倒蒜:懂了懂了,沒問題沒問題!在走了一段路、幾乎要質疑起我其實搞錯意思的時候,找到大唐美食街了。
 

大概天色尚早的緣故,街上人寥寥無幾,我們不知道哪間好吃,也不知道要吃什麼,就慢慢走慢慢看,都是川菜館啊清真店的,並沒有什麼感覺比較特殊的在地料理,後來林小君受不了大喊:「我好餓哦,我不要再逛下去了!」於是我們就亂槍打鳥進了間搞不清楚到底是川菜館還是清真館的餐館。
 
這間館子吃的是合菜,除了我們,只有一桌大概有七、八人的併桌,桌上滿是啤酒和料理,觥籌交錯,眾聲談笑,我有點羨慕,不是因為覺得寂寞,而是人少很難叫菜啊~
 
我們點了烤青椒、麻婆豆腐、兩碗白飯,林小君說我們一人點一種湯吧,我連忙喊住她,一路走來這大西北的菜份量就是大大大,我直覺如果真叫兩份湯,結局大概就是撐死,最後喬好了只點一份酸菜粉絲湯。
 
有青菜有配飯有主食有湯品,也算豐盛了,但林小君不知是餓昏頭了還怎地,竟然說她要加點一支烤羊腿,我肯定地說我吃不了那麼多,她說她要自己啃,我就由得她了。
 
清真餐館常見外頭設有烤架,其他料理則在後進的廚房準備。烤青椒是在外頭烤的,很快就上桌,我見了有點咂舌,雖然我本身吃重口味,但這調味模樣看起來重鹹辣啊,不知道我受不受得了?
 

幸好,味道是重了點,但不算辣,這青椒不是我們一般說的那種胖胖鼓鼓的青椒,是瘦長型的,台灣叫「青龍」的樣子。不多時白飯和麻婆豆腐上來了,麻婆豆腐紅算不上很辣,不至於讓我辣到吃不下,紅通通的頗下飯,飯扒了幾口,湯也來了,我一看差點把嘴裡的飯噴出來。
 
他娘的這是臉盆吧!
 

 我和小君相視一眼,「……還好我們只點一道湯。」
 
麻婆豆腐不辣,反而酸菜粉絲湯不知道在辣三小朋友,我只將青椒解決掉就舉了白旗,看著剩下大半的豆腐和湯,對林小君說:「交給妳了,妳可以的。」林小君默默地又奮戰一會兒,也跟著棄械投降,最後我們再度羞愧地留下了滿桌殘食結帳(好吧,再度的只有我),林小君則將她那我們要離開才烤好的羊腿拎回飯店。
 
出了餐廳天已經全黑,我們決定偷個懶,搭計程車回飯店。司機是個年輕小哥,說不定還比我們小,我專心地辨識著路,但因為公車路線有些繞,加上天又黑,我也分不清小哥開的是否來時路線。
 
不論在台灣在大陸或在其他國家,我對晚上搭計程車總是心存戒備,因此當小哥問起我們來自何方的時候,小君一貫地留給我回答,我微一遲疑,選擇說謊:「我們江蘇來的。」
 
小哥不疑有他,跟著問我江蘇的房價如何?我心裡靠了聲,我連台灣的房價都不清楚,哪裡知道江蘇的?於是心虛地說:「我一輩子也買不起房,所以沒關心過這件事。」這回答倒真的是心聲。
 
小哥又隨口跟我聊了些江蘇相關的事,我大汗,ㄍㄧㄥㄍㄧㄥㄍㄧㄥ,在快破功的時候看見賓館在即,心裡著實鬆了口氣。表上是8.4塊,拿錢給小哥找,他說四毛就不用了,我一頓,忽然對自己向他說謊一事感到十分慚愧,有股想跟他坦誠的衝動,但衝動還沒成功,小哥就揚長而去了。
 
司機小哥是看不到這遊記的,我也不知他的名字車牌什麼的,就讓我在這裡懺悔發洩一番吧。
 
小哥小哥,不好意思啊對你撒謊,我們是台灣來的,我也不清楚台灣的房價。有機會我再到嘉峪關時,如果還有那個緣份搭上你的車,我一定一定當面跟你道歉。
 

(待續)
 
 
P.S. 小君說烤羊腿很難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