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435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絲路:蘭州-張掖】一日千里奔波去


香菇粥什麼的,不難吃,但我的食慾還在沉睡,只勉強把油條啃掉。油條和台灣的味道一樣但口感不同,很紮實。
 
在大陸街上行走時想上廁所,我一定優先考慮麥當當肯德基這兩間速食店,找不到又憋不住才會去找公廁(當然另一個原因也是大陸公廁要收費),有人說這兩家國外速食店是靠廁所打進中國市場的,我絕對雙手贊成這項說法。大陸人大概也早就發現這兩家的廁所是公廁少能比擬的潔淨,因此這幾天不管什麼時候哪間分店,走進去借用廁所看到的一定都是人龍,或長或短而已。
 
現在這一間肯德基就在蘭州火車站外邊,應該是租火車站的店面,地點實在是太好了,許多和我們同一班車次下來的乘客都躲進來吃早點兼盥洗──對,你沒看錯,就是盥洗。廁所前排成了兩列隊伍,一列是上女廁的(男廁好空啊,這時就羨慕),一列是排隊在洗手臺洗臉刷牙化妝的……刷牙我還覺得一般般,化妝也可以接受,但擠洗面乳擰毛巾這個……正常嗎?我認真覺得長久下來我的三觀已經麻木到覺得這沒什麼了,請看這篇遊記的朋友告訴我一下,這樣真的呆就補嗎?
 
天終於大亮,廣場上那隻馬踏飛燕標誌在某個角度看起來憨得有點可愛。
 

 
我們問了路人公車路線,跟路邊一個熱情又可愛的老爺爺買了地圖又閒聊幾句之後,搭車前往博物館。
 
 
百密一疏
 
 
公車站牌離博物館有小小一段路,途中經過當地的市場,反正時間多得是,我們就拐進去探探──通常這種庶民市場,是很容易探到便宜食物的!
 

 
哦哦~
 

哦哦哦~
 

哦哦哦哦哦~
 
這裡實在太令人心動了(擦口水)。晃了一圈,想說等等逛博物館怕不方便,就沒怎麼下手,先解決了博物館再說。
 

走到了門口,大門依舊緊閉,太早了還沒開館嗎?林小君去一旁看開館時間,突然大叫:「週一閉館!」我臉色瞬間大變。
 
我靠,週一閉館!今天是週一嗎,原來今天是週一嗎?我怎麼會忘了博物館最愛週一閉關這回事啊,那我們這一整天要幹嘛!
 
這時林小君眼神綻放異光,毫不猶豫地說:「現在才幾點啊,既然蘭州沒要去其他地方了,待下去也是浪費時間,不如直接搭白班車去下一站,晚上投宿,這樣今天就可以洗澡了!」
 
西安那晚放棄了青旅的衛浴,想來小君對於必須連三個晚上不洗澡很有心理障礙。我有點遲疑,因為蘭州到嘉峪關至少10個小時的車程,搭夜臥就可以直接省掉一晚的住宿,搭白天的車不僅可惜了整個半天,也還要多一晚的花費;可是蘭州真的沒什麼其他非去不可的地方,癡等晚上的車確實很浪費時間,於是我們還是計劃離開蘭州,先去問問火車時間,再決定是否直奔原訂的嘉峪關。
 
尚有時間,我們就重入市場準備車上糧食,水果饅頭咔哩咔哩,上面那幾張照片的店家我們都光顧過了。買水果時林小君還掉了錢在人家的攤子上,攤老闆娘趕緊提醒我們市場裡小偷很多,錢要收好(好人啊有沒有!)。
 
回到火車站我們就兵分兩路,原本去嘉峪關的夜車車票我們已經預先買好了,林小君去換票,我則電話詢問下一站預選地張掖、酒泉和嘉峪關的住宿。車票部分十分麻煩,先是車票不能改時間,必須退票再排隊重買,住宿部分則是碰上了旅館涉不涉外的問題──所謂涉外旅館,就是能夠接待外國人的旅館,旅館需要具備一定水準的軟硬體而且通過申請註冊才有涉外資格,否則如果有了糾紛或者被查到,要被罰鉅額罰款;而台灣人身份模糊,在一般情況下是被歸在外國人,必須住涉外旅館的。
 
說到這裡,我就忍不住要吐槽,大陸官方喜歡強調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是同胞、要台灣回歸祖國云云,但在大陸內地,住房啊郵政啊邊防啊這些是把台灣人歸在外國人業務方面的,這不是對台政策的矛盾嗎,嗯?
 
話說回來,當時我並不知道這麼詳細,僅耳聞過涉外這個字眼,卻沒想到要去深究這是什麼意思,直到詢問住宿時,旅館櫃台人員告知才知道這一回事,暗叫歹誌大條了。
 
我在電話上詢問的嘉峪關經濟型旅館全不涉外,網友住過的雄關賓館就他X的這麼巧隔天要裝修不能住,嘉峪關又沒有青旅,我硬是請雄關賓館的服務員推薦我們一間涉外旅館,可是考量到我們現在若直接從蘭州出發去嘉峪關,到站可能也是三更半夜了,我不想在天黑的時候抵達一座陌生城市,酒泉離嘉峪關也僅是不用一個小時車程的小城,意義一樣;而張掖有青旅,照理來說青旅不可能不能住,車程又只要到嘉峪關的一半時間,於是我們臨時拍板,先往張掖。
 
決定後就是一陣匆忙的票務處理,買票人龍又長,等票終於入手時,離火車進站也只剩半個小時,對我這種習慣多一點預備時間以求悠哉的人來說,像這樣急來急去的經驗還是少一點比較好啊哎……
 
 
胖叔叔瘦叔叔
 
 
蘭州到張掖約六個小時,下午五點多就能到。票務小姐直接給了我們硬臥的票,是正對的兩張中舖,我拿到票時本來想說六個小時而已睡臥舖有點浪費,座位式的就行了,但實際上中途愛睏時躺下來瞇一下,就覺得臥舖也還不錯啦。
 
窗外景色


我們下舖是一個瘦大叔一個胖大叔,瘦叔叔協助我把登山包包放上我的舖位,問我們去哪,我回說張掖,而他要去新疆哈密,胖叔叔要去敦煌,瘦叔叔又問我們哪來的,我說台灣,他驚喜一聲:「台灣啊!」眼睛整個大亮,最上舖探出來一張男生的臉往下看,顯然也是因為聽到台灣兩字。胖瘦雙叔連忙要我們坐他們舖位,非常之有興趣跟我們聊天,尤其是瘦叔叔,除了中途各自睡上一陣以外,話閘子幾乎是沒關上的。
 
瘦叔叔是江蘇人(一開始我聽他要去哈密,以為是新疆人),普通話很好懂,胖叔叔是陝西渭南那邊的人,方言口音很重,他的普通話三句有兩句我聽不懂,都賴瘦叔叔再重新解釋給我們聽,可是瘦叔叔顧著講自己的話,也沒多認真在幫胖叔叔翻譯就是。
 
瘦叔叔懂的事很多,一開始我們都在聊政治,一觸及敏感區比如兩岸統一、回歸祖國什麼的,我和小君就打哈哈帶過,幸好雖然瘦叔叔言談之間很替中國講好話,有一種官方的感覺(林小君覺得他很像公務員),不過在政治這一塊不算有攻擊性,所以給我的感覺還算不錯。我們一路又聊了很多雜七雜八的東西,他提到台灣人在大陸是受到保護的,如果台灣人在大陸遇到什麼危險,打110,只要先報上「我是台灣人」,對方立刻嚴陣以待,處理速度絕對比大陸人自己報案還要快上好幾倍;若是台灣人客訴,被客訴的人馬上就包袱款款回家吃老飯,大陸人自己則是老牛拉車,慢慢來慢慢來,拖拉死你。
 
瘦叔這個說法我不知道是否屬實,不過若說台灣人受到保護……我想到我們每入住一個地方,無例外都會被問到「上一站從哪兒來」「下一站往哪裡去」,旅館必須做紀錄,很有掌握行蹤的味道,會不會美其名為保護,實則監控?不過換個角度來看,我們就是很單純來旅行的旅客,不會有刻意的不法行為,又是自助行的,不管是哪一個目的,倒是更增加了些安全感啊。
 
瘦叔也問到台灣山上什麼樹種比較多(怎麼會聊到這個的?)、聊到兩岸公務員和軍人的大致薪水、台灣和內陸這邊的天氣、少子化的問題、大陸節育政策方向的改變……等等等等,最後連人生觀婚姻觀都聊上了。沒想到家裡長輩對於我的單身尚未有微詞,來到千里外的陌生城市,倒有人替我爸媽勸婚了……瘦叔不斷鼓吹結婚的好處,說旅行雖然好啊,可還是要結婚生子有個完整的家才圓滿吶,妳呀回台後趕快找個還不錯的男人嫁了吧,不要再蹉跎啦,年紀愈大對象會愈差,是別人挑妳不是妳挑別人啦……講到我都快跪地求饒了,不給他一個正面回應是不會放過我的,只好誠懇地面壁回答:是是,我都聽到了瘦叔,我絕對會好好地、慎重地考慮……
 
瘦叔很認真地說:「跟妳們有緣才說這麼多的,想想看全大陸幾億人口,妳們來了這裡,上了這列車,我和他(指胖叔)也是上了車才認識,咱們能同車又同號舖位,這不是緣份是什麼?」
 
是啊,我們和原來的夜班車乘客錯過,臨時的決定導致認識了這列車的兩位叔叔,不都是緣份嗎?我看著胖叔瘦叔自然又沒心眼的相處,本來還以為兩人是一起搭車的朋友,卻原來也是舖位的偶遇。將到張掖站,胖叔遞了杯未開封的沖泡式優樂美奶茶給我,我不好意思拿,胖叔笑說瘦叔說他太胖,這玩意兒要少喝些,瘦叔在一旁慫恿我,拿吧拿吧,他喝太多不好,妳喝沒關係,我這才收下了。
 
我在台灣很嗜喝奶茶,在大陸這段期間卻不特別哈,這杯優樂美我一直擺到新疆,為了消耗糧食才喝掉,沒想到卻成了在新疆那幾天每天在街頭小店尋尋覓覓奶茶杯影的濫觴。
 
瘦叔叮嚀我,去了新疆就別說自己是台灣來的了,凡事要小心點。在面對兩位叔叔時,我一度考慮要不要謊稱來自其他地方,現在認真地覺得誠實以對真好,才能有這麼多寶貴的交流。
 
 
飛沙垂柳張掖城
 
 

出了站口,我們直接先去買明天前往嘉峪關的車票,才不用又跑一趟。張掖到嘉峪關約四個小時,全天都有車次,但煩惱的是我們不太能肯定要搭幾點的車才好,因為我們不知道張掖該停留多久。
 
在台灣時我曾做過張掖的功課,但後來的計劃裡不包含她,所以我就沒將張掖放在心上,是以提起張掖我一時想不出什麼特殊的地方能去;而身上唯二兩本旅遊雜誌之一是絲路主題,但張掖部分著墨不深,後來我們決定買中午的車次,上午再看看能去什麼地方走走。
 
出了站口,正好來了一輛前往市區的黃皮小公車,被售票姑娘急急忙忙地「撿上車」。前往市區的一路上,這輛小黃皮一直在撿人,拼命在撿人,沒站牌的地方只要有人就停下來撿,整個是沒把車子塞滿乘客就不罷休的勢道。我們在搖搖晃晃的車上研究青旅的方位,眼看天有些發灰了,保險起見,決定在市區下車之後搭計程車前往比較快,轉公車怕天色更黑。
 
當小黃皮拐進市區主幹道,我首先辨識到一個畫面:夾道的旱柳和灰濛濛的飛沙。後來這個飛沙印象我也沒在這趟旅程的其他城市見到過,甚至倚著鳴沙山的敦煌我也沒看到類似的景象,不知是張掖1021日這天正好遇到沙暴還怎的,總之張掖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灰暗不清。
 
張掖七彩丹霞青旅有大大的字體招牌,網路上的地址是在造紙廠內,但院內有籃球場和穿著運動服打球的學生,感覺像是什麼學校裡的某個偏棟。我們進去要了一間標間,拿出證件登記時,服務員一看到我們的台胞證,愣愣地開口:「我們這裡不能接待台灣人……」
 
什麼跟什麼,不能接待台灣人?難道竟然有不涉外的青旅嗎,我暈了!
 
也是後來去到敦煌跟計程車司機叔叔聊天,經他解釋我才恍然大悟。他說YH有分一般青旅國際青旅,沒有國際兩字的青年旅館是不涉外、不能接待外國人的。我默默地回想那幾個大字,七彩丹霞青旅,的確是沒有國際兩個字……
 
「那請問有哪間旅館是台灣人能住的嗎?」我心力交瘁了。
 
「嗯……不然妳們去糧貿賓館吧。」
 
小姑娘人還是很好的,為了我們無法入住而感覺歉意,並指點我們搭什麼公車、怎麼轉乘去糧貿賓館。糧貿賓館是三星賓館,一樓正廳小小的但很明亮,櫃台阿姨和管理員伯伯很熱情,一面跟我解釋我們被不涉外旅館拒住的原因(就是上面寫的規格不符云云),一面跟我們說張掖哪兒可以去走走看看。
 

看到房間我們兩個心情大好。可以洗個舒服的澡了哦耶!
 
人一放鬆食慾也跟著來,我們隨便走到一條有好幾家餐館的道路,觀望之後選了牛肉米線當晚餐。
 

 
寒冷的天氣,熱呼呼的湯永遠是夜的最佳句點!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