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331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絲路:西安】六年前六年後

裡裡外外的說話聲腳步聲各種聲音將我吵醒,我拿了手機一看,才六點,蒙頭又睡,但聲音弄得我睡不著,只是死賴活賴著床,硬是賴到將近八點才甘願起來,一起身竟有點凍,今早氣溫驟降,一夜變天。
 
房裡其他人都已經出門了,只剩我和小君,還有一個大連來的正妹。正妹長得有陳喬恩的明星臉,氣質也很好,喜歡手作,昨天喊著嚮往台灣的就是她。她向我們展示了一些她手作品的照片,彼此又聊了一下台灣,留了聯絡方式,才各自出門。空中微飄細雨,我們沿著北大街走向地鐵站,打算搭地鐵去鐘樓,去回民一條街重溫幾年來念念不忘的美食滋味。
 
六年前,地鐵還在建設中,六年後再來,已有兩條路線通車,地鐵站的一切都是嶄新的,月台設有閘門,有志工維持上下順序,頗有當年台北捷運初通行時的新鮮模樣,不同的是在這裡進地鐵站,包包是要掃X光的,各大火車站也是,林小君說這趟旅行下來我們身體一定累積了很多輻射,回台要多吃些排輻射食物才行。
 
 
屬於觀光客的回民一條街
 
 
回民一條街的鼓樓通口封起來了,街道兩旁收起了不少印象中的小攤販,大多成了舖子,多了很多招牌,賣的東西不論吃的玩的重覆率極高,泡饃泡饃泡饃,柿子餅柿子餅柿子餅,綠豆糕綠豆糕綠豆糕……我有些怔然,是六年前來時正值冬季,街上景象和天氣一樣清冷而給我錯誤的印象,還是過了六年又還算是旺季,所以格外感覺觀光化?
 

我們走進紅紅酸菜炒米,合點一盤炒飯,叫了幾串牛肚,兩杯酸梅湯。炒飯滋味好像沒變吧,變小的是我的食量,當年來我一個人可以吃掉一盤,現在必須合吃才不會浪費食物。
 

這一餐一共RMB20元,一人10塊,合台幣其實也不算太貴,但我想了想,問小君這裡是不是漲價了?小君說沒有吧,而我也確實不太記得了,等到回台翻當年的遊記,竟然記下了那時的價格,整整漲了一倍呢,仍舊不知是六年來的物價變化,還是因為旺季價格。
 
我想吃鏡糕,但路上經過的好像都沒顧客,最後挑到一攤圍著幾名客人的,要了一個,3塊錢,這我就有印象了,之前1塊而已。吃到最後幾口,糕沒有蒸熟,還是粉的,我仍是默默吃掉。
 
萬分想念黃桂柿子餅,但實在太多家了,找不到以前買的那家,好不容易找到了,我要的口味正好沒有,失落地離開。一直到最後要離開回民街了,才亂槍打鳥隨便揀了一家買了我要的口味,卻不好吃,可見就算同樣的食物,不同店家做出來的還是有差啊……我稟著不想浪費食物的心態強吞下最後一口,竟覺得想吐。
 
六年前賣蜂蜜涼粽的婆婆還在,攤位如故;桂花糕的小販竟是多了幾個,六年前那個滿臉笑容、熱愛拍照、嘴裡唱著「特別地好吃,特別地香~」的大叔,小小的移動木攤子成了鐵板攤位,人竟蒼老許多,沒了笑容,也不唱歌了。
 
(食囊)的舖子也多了,一個3塊錢,沒有很想吃,心裡只是想,以前一個1塊錢,賣給城民或觀光客都是1元,現在的3塊錢是觀光價還是普級價呢?其實多少年過去了,物價上漲,這樣的比價並不公平,只是自己心裡還沒辦法調適罷了。
 
以前來的時候是淡季,就算是觀光地點回民一條街,街上也是冷冷清清,不像這次的繁華似錦。賣小東西的店家很多,如果要挑禮物送人,這裡真的很好買,我們在回民街吃得不多,買得卻多,之中不乏特色文創品,我有收集所到城市地圖的習慣,光在西安,我就敗了三種風格不同的特色手繪地圖,還有一些小玩意兒。
 
我們在小巷裡隨性轉悠,我突然看見一間在各種賣手信商品店家中顯得十分特殊的小舖,那是間叫「人里設計」的文創小店,裡頭陳列著明信片、購物袋、撲克牌等等各種西安特色的文創小物,店裡散發著一股年輕朝氣。
 
我驚豔地叫著林小君踏入小舖,看店的是位隨興招呼並回答客人問題的年輕小哥,他聽著我和小君聲量不大但在小小舖子裡很清楚的對話,笑問:「妳們從哪裡來的,浙江?江蘇?」
 
這小哥身上有一股年輕人開舖子的活力,但又不顯得油條,我笑:「你猜吧,猜中有賞,猜不中要罰。」他樂得應允,說輸了就出郵資任我寄出一張明信片,我心裡奸笑,其實根本沒想過他猜對了要獎賞他什麼,因為光從他一開口就是大陸省份看來,我知道他一定會猜錯。一般沒特別接觸過台灣人或台灣資訊的,單看外貌和口音,只會猜我們是南方人,不會想到台灣。
 
果然他猜錯了,當我解答我們來自台灣時,他眼睛一亮:「台灣啊!台灣最近和西安合作拍了一支觀光微電影,妳們看過沒有?」我們不知道這東西,他豪爽地轉過手提電腦,翻牆上Youtube播放給我們看。
 





 
城牆、碑林、華清池、鐘鼓樓等等,頗能勾動我的回憶,一面看小哥一面解釋:那湘子門青旅幾年前翻修,花了五百萬(還三百萬)人民幣;西安是習近平老家,所以大大發展了,拼觀光……我和小君就在店裡將十分鐘的微電影看完了,大體上質感不錯,情節老梗。
 
最後結帳時,小哥爽快地多給了我一包明信片,也算是一次愉快的台灣西安交流吧。
 
又去了上次沒去的清真大寺,林小君遍尋不著她想再回味的玫瑰元宵,最後在我吃著難以下嚥的黃桂柿子餅時,我們從西大街小巷緩緩踅出了回坊。以前我們住的漢唐驛青旅就在這邊上,當時都就近從這條小巷去回民街。我一看以前那家我常買伊利牛奶當早餐的小小雜貨舖還在,就進去晃了晃,補充一下物資。
 
西大街上的漢唐驛青旅已經搬離原址,改建成精品旅店;竹笆市上的樊記肉夾饃炸掉了;沒吃到曾經讓我每一頓晚餐後都要來一塊當飯後甜點那樣美味的黃桂柿子餅;做工不確實的鏡糕;之前好不容易尋到粉巷去才吃到的ㄅㄧㄤˊㄅㄧㄤˇ麵竟然也在回民街看見了三、四家……不論變好或變壞,世事最抵不過的,總還是變動二字吧,心底多少是有些失落的。
 
愈離開熱鬧沸騰的鐘樓,好像變動就比較不是那麼顯著,沿著南大街步行到書院門,這一段路予我的感覺竟然和六年前差不了多少。入了牌坊,這次不是淡季,也沒有六年前那一場的冷雨,藝術街上的攤販都齊了,每個小亭子靜靜地掛著擺著待人聞問的小商品。
 
類似的小東西,放在回民街和書院門步行街的感覺竟是不同,或許是書法和食物總是後者比較人間煙火,也可能是碑林不像回民街那樣人潮熙來攘往,多了幾分閒靜的緣故。
 
我們慢慢踱往碑林,上一回沒看,本來打算這次去參觀參觀,但周遭氣氛實在太悠哉,閉館時間也快到了,不想看得倉促,索性就坐在外頭的小公園裡,一面吃著點心,一面看著小朋友們溜冰,大朋友們聊天打屁。
 
傍晚的地鐵沒想到遇上在台灣的上下班尖峰時間也遠遠不及的恐怖人潮──如果這種人潮我就覺得可怕,就更別提人類最大遷徙的春運了,我完全不想親身體驗!
 
地鐵的售票規劃很不理想,售票機大概有七、八台吧,或是十來台,我忘了,可是應付不了大片人潮,每一台都排著長長的人龍,而售票和儲值竟然是同一台機器沒有分開,還有不少人不知道怎麼買票,摸索了老半天,人龍卡著消化非常慢速。
 
當我們從地鐵站走回青旅時,天色已經暗了。地鐵站和青旅之間著實有一段距離,但今晚我們是十點半的夜車,時間上很充裕,就散步般地走。我聽見前頭有音響傳出動聽的男歌聲,本不在意,一會兒林小君略微驚奇地說:「欸,那好像是現場唱的耶!」
 
前面有個男人坐在輪椅上讓個女人推著走,那男人就拿著麥克風唱歌,歌聲從前方的音箱流洩而出: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時間它不停在轉動……
 

 
這一路到新疆,我們不時耳聞這首歌,回台一查,是侃侃的<滴答>,聽說是麗江城歌。這男人一路唱著,他們的速度很慢,我們腳程雖不快,但不多久就來到他們身旁。音箱上有個讓人投錢的袋子,我投了幾塊錢,他中斷歌聲道了聲謝。我走了幾步又回頭,問能不能拍他照?那女人便將他推到明亮的招牌旁,微笑著躲到一旁去。
 

晚餐也是讓林小君野性的直覺亂槍打鳥。其實我很想去昨晚那家牛肉麵館,但殘餘一大碗的羞恥心讓我裏足不前……
 
林小君挑了家麵食店,我點了油潑炸醬麵,吃著的同時陸續有人來光顧,看起來都是打工人口的中年男人,一直拿眼瞄我們,好像我們很突兀似的,不過如果哪天我看到有兩個女孩子拿著自備餐具混在一群吃得唏哩呼嚕的大男人裡安安靜靜地吃麵,我也會多看兩眼吧。不過我和小君都在工地男人堆裡打混過,老神在在的本領還是很不錯的。
 
 
麵還不錯吃,但我照樣又剩了一大碗……
 
吃了晚飯,在青旅的戶外大廳啃著水果整理行李,九點才前往車站。不知是不是週日的關係,乘客還真不少,等等等,等到我們的車次將要進站了,突然站務員從剪票口一路喊了過來,聲音很小又沒有麥克風,聽不清楚她在喊什麼,問了人才知道,繳十元的話就不用排隊,可享優先上車的待遇。
 
我和小君看了一眼滿滿是人的大廳,又相視一眼,跟著站務員走了。我們這群「花錢買特權」的少數乘客先被請到一個小房間等候,這房間給我一種……嗯,「共產黨」的感覺。
 


(經大陸網友指正,這是軟臥候車室。果然六年前的記憶搞丟了一部分,當時也搭過軟臥的,但完全忘了是在這種小房間裡候車。)

我們搭的這般夜車因為是西安始發,床舖用具都折疊得整整齊齊,尚未有人使用過,廁所也十分乾淨,我突然醒覺到,原來六年前夜車廁所給我的印象竟是如此深刻,深刻到我這一趟旅行一直很努力減少在火車上上廁所的次數。

 
在大陸也是人手一只智慧型手機的緣故,火車上發展出「充電寶」的服務,有個穿著潔淨白衣的高瘦男子不停來回穿梭於各個車廂,口中念著字正腔圓猶如廣告台詞般的招呼語:「充電飽,手機充電,需要嗎?」當我所有就寢動作都已就緒、半臥在我的舖位上時,他又一次拉客到我們車廂,我正好對上他的視線,他扯開一個非常樣板的業務微笑,挑眉問我:「充電飽,手機充電?」我微笑:「不用謝謝。」他又一陣風般去了。
 
因為他的長相和那口實在太字正腔圓的普通話,我一直覺得我看到的人是樊光耀,好像樊光耀在大陸臥舖車上拍遠傳廣告一樣(眼神飄)
 

 
明天醒來就是新城市的探險,這一夜竟是靜悄悄地頗為好睡,要知道臥舖車想「夜深人靜」,還真是要看運氣的一件事啊~
 
 
(待續)
 
 

 
 
這篇照片很少,許多應該有照片輔助的段落手邊都沒有照片,因為當時的我全沒想到要拍照。當造訪一個從沒去過的地方時,所聞所見都是新奇的,覺得一點微末小事都能入鏡;可是二次三次來到,就是一顆心在腦海裡比較往時記憶,相機於是被遺忘在口袋裡。
 
至於那張賭約的明信片,當時我並沒有從西安寄明信片給任何人的打算,倉促之間也想不出支字片語,乾脆就自寄了,不過那位小哥會不會真的實現賭諾,我其實不抱很大希望。而寫這篇遊記的今天,明信片恰恰寄到~
 


那時候我只填上地址和我的名字,另一欄好像是空白的吧,小哥就在空白欄上蓋滿了印章給我(大笑)
 
有機會去西安的朋友,不妨上人里挑張特別的明信片寄給朋友吧,有時候不是風景照也可以是一抹逗趣的風景。
 

【弎人里設計
豆瓣:http://site.douban.com/206976/room/2698277/
微博:http://weibo.com/hxy8418?topnav=1&wvr=5&topsug=1
 
更多照片:http://album.blog.yam.com/perno0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