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354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絲路】旅行,就是一場衝動

原訂計劃:台灣西安蘭州嘉峪關敦煌吐魯番烏魯木齊台灣,時程兩週,一人出門。
 
實際行走:台灣西安蘭州(沾醬油)張掖嘉峪關敦煌柳園(過境)烏魯木齊吐魯番(一日遊)烏魯木齊台灣,時間10/1910/3031抵台,旅伴一名林小君。
 
費用類型:經濟型
 
其實最原先的版本是由烏魯木齊玩起,然後逆中國絲路一路往甘肅走,在蘭州折向朗木寺去四川,接著回國,時程一個月以上。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旅費在預計出發前一個月出了問題,不夠我走那麼久,又不想砍行程玩半套,各種糾結掙扎之下,咬牙不去了,決定繼續找工作存錢,等旅費存得更大筆之後再一次玩個夠。
 
但說是這麼說,心裡百般不甘,路線都擬好了,台胞證也早早辦好了,又期待了這麼久,不出門晃晃實在很不甘心,本想不如就近去香港廣州或廈門(反正就是一定要把簽證用掉才甘願),卻遲遲不能下決定,因為福建土樓或是廣州點心,都比不過一陣一陣往我心裡吹拂的黃沙。就在茫然低潮的時候,偶然從網路上看到一個大陸網友去年去月牙泉所拍的照片,一看之下大吃一驚:
 
水竟然已經半乾了!
 
我這才猛然想起N年前曾在時報週刊看到報導,說月牙泉很有可能在2015年左右完全乾涸,如果我兩年後再去已經看不到了怎麼辦?月牙泉一直是我此生必去的旅行清單之一啊!再加上前陣子看到新聞報導,說莫高窟由於遊客過多,加上經費不足等等嚴荷條件,文物也已逐漸損毀……想到這裡我就再沒猶豫了,砍行程也要衝一發敦煌!其他地方都是次要,這次玩不到的以後有機會可以再去,但敦煌不行!月牙泉不行!
 
於是怎麼都不想縮減的行程,為了月牙泉硬是砍半,倒還撿到一個旅伴。六年前第一次去大陸自助時林小君糊裡糊塗跟著我去,當時我們都還很嫩,是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年紀;六年後各自早已踏入不一樣的人生軌道,卻還能一起出遠門,不得不替她感謝某先生,竟還願意讓她跟著我瘋,希望他對她永遠不失這份寬容。
 
P.S. 去到現場我才發現原來我看到的網友月牙泉照是因為泉水映照沙山的關係,看起來很暗而有水乾掉的錯覺,實際上水還是在的啦!不過月牙泉水位下降嚴重是真的,所以想衝的人還是快衝吧,免得遺憾。
 

 

1019清晨六點,兩只包包,一重一輕,一前一後,輕裝便捷地讓老哥開車載我去斗六火車站,一路轉車去桃園機場。有鑑於六年前讓我直不起腰的慘痛經驗,這次行李準備上格外懂得取捨,能少就少能輕就輕,能在當地買的消耗品就不多帶,只帶兩套衣服換洗,反正據說當地乾冷,衣物易乾;一擋風一保暖兩件外套,32公升的登山包裝得恰恰好還有空間,很滿意。
 
說起來雲林人實在可憐,去機場十分不便,不是直達客運時間上不剛好,就是必須不斷轉乘,要遇上早班班機,若不三更半夜出門,就得提前一晚去住個什麼地方。我們是早上11點半的班機,早上近7點的台鐵去新烏日,在新烏日轉乘高鐵(第一次搭,有高鐵真好,虎尾站快點完工吧!),再換統聯的機場接駁車,因為沒有誤點,時間上銜接得剛剛好,940左右就去辦理登機手續了。
 
由於直航票比較貴,我們很好運地訂到了廈門航空的轉機票,第一天毫無疑問會在轉機中度過。先在福州長樂機場轉換班機,然後飛去西安咸陽機場。
 

即使紫外線很強,我還是喜歡窗邊的機位,可以眺望平時沒機會看見的空中景象。
 
↑很像湛藍海面上浮著一層冰塊
 
在檢查機票時,我只重點在班機時間和轉機時間,沒注意到當中竟還有個短暫停靠,地點是湖南長沙。我一頭霧水,這是空中航線要繞去長沙上空的意思,還是要在長沙起降?問了人才知道是後者,讓福州前往長沙的旅客下機,長沙前往西安的旅客上機,中途停靠的時間大約只夠乘客下機走進候機室上個洗手間。於是我這個又會耳痛又會暈機的可憐人在一天之中經歷了三次起降,折騰死我了,幸好症狀不算太嚴重,只是吃不下東西,少吃一兩頓難吃的機餐而已。
 
↑說到湖南長沙,就想到《盜墓筆記》啊!
 
機上夕陽
 
從台灣一路飛到西安,我們旁邊坐的是位也在西安下機的大陸阿姨,三個人聊起天來。聊著聊著我人不適,就住了口,聽她問起了台灣的教育和留學問題,她說:「乾脆兩岸快點統一,台灣的小孩子就能直接來大陸念書了嘛!」坐在我和阿姨中間的小君面帶微笑打太極:「選擇比較多是嗎?」
 
去大陸旅行、網路上接觸大陸網友,政治話題能避則避,要高談闊論也要挑耳朵軟一點、心胸開闊一點的對象,特別是處在人家的地盤上,微笑著裝傻帶過,總好過一場煙硝瀰漫。
 
又見西安
 
到了西安已經是晚上七點多,大陸國內航班誤點個把鐘頭是家常便飯,但這天我們幸運,原本會誤點的機次換了飛機所以準點抵達,還能坐上前往市區的機場大巴,否則錯過最後一班巴士,搭一個小時的計程車進市區可不便宜。
 
一接近市區,即使在夜幕下,那懸著燈泡的城牆、那片人潮聚集的站前廣場,熟悉的面貌令我微微開心起來,像見到老朋友一樣,入夜了的西安還是這麼熱鬧。
 
 

下車後我們先去售票廳拿我在網路上預訂的前往蘭州的火車票,廳裡依舊是老模樣,即使是平常的日子也是人頭鑽動,隊伍迤邐。
 

火車站附近不怕找不到的永遠是住宿,目光一轉就是無數招待所的招牌入眼,人一走過,立馬招來無數詢問:「住店嗎?」「住不住賓館?」我一概微笑著說不用了謝謝,幾次之後聽見一個招攬生意的男人喃喃自語著放棄我:「不住就不住,客氣什麼?」原來台灣人不論婉拒或是感謝的謝謝兩個字,大陸人聽起來是太過客氣?之前來還不特別有感覺,這次整趟行程下來,發現只要對他們說謝謝,大多數人都先是一愣,然後才趕緊微笑著回我:不謝!
 
西安當晚落腳的青旅近火車站,正好是兩塊熱鬧地的中間安靜地帶,我們漸漸離了鬧區,問了幾次路之後拐進一條暗路,路的開頭還有商家,愈往裡走便愈無人煙,好像是住宅區,夜深人靜的,覺得這條路真長,怎麼還沒找到目的地呢?心裡正在猶疑的時候,一個爺爺從我們身旁走過,手指前方,嘴裡向我們說著:「妳們要找的青旅就在前面,再走一會兒就到了啊!」
 
我和林小君連忙回應,看著爺爺若無其事的離去背影,我問她:「剛才那爺爺是我們問路的那群人之一嗎?」林小君:「沒耶,我沒看到他。」我也沒看到,可能是一旁聽到我們問路了吧,所以順路給我們指路來了。真是好人。
 
青旅的門口在路底,夜裡很是僻靜,我早就先預約了兩個床位,推開房門正好和一張敷著面膜的人臉大眼瞪小眼。我們住的八人房加上我們正好滿床,裡頭留守了三個女孩子(都在敷面膜),大家客氣寒暄,當我們說我們來自台灣時,其中一個女生語帶興奮:「台灣!我好想去的!」另一個舉起手輕聲細語:「我才從台灣玩回來~台灣真好,我好喜歡台灣。」
 
入住之後才有心情去覓食,快十點了,晚餐併宵夜,向來很會找食物而且通常都不會太難吃的林小君說要去吃路口那家清真麵館。我的身體機能還沒從暈機中恢復過來,肚子叫空,但口味淡淡沒食慾,想說兩人合吃一碗牛肉刀削麵便好,我吃不多也吃不太下。
 

寒冷的夜裡熱湯入喉就是一種幸福與受用,我眼睛一亮:欸這好吃耶,又嚐了幾口Q彈的刀削麵,口感完全拉開了我的食慾,立刻轉身向老闆喊道:「再加一碗麵!」
 
煮麵的小哥揉著麵團削著麵,我趁著等麵的空檔跑去蹭照,小哥一面靦覥,但表演欲旺盛,揉麵甩麵,把桌子摔得砰砰響,還不停偷瞄鏡頭。我心裡忍不住想,小哥你傲嬌啊。
 


 

豪氣干雲地叫麵之後我就後悔了,奶奶的剛才是食慾的迴光返照吧!我勉強吞了三分之一,最後心虛地付錢離開。聽說在清真店裡要把食物吃完才有禮貌,我默默覺得羞愧,隔天雖然想再來吃碗麵再離開西安也不敢,怕店家看到我心裡OS這傢伙又來浪費食物了……
 
回到青旅準備洗澡,我們睡床位,用的是公共衛浴,林小君先抱著衣物出房門,竟不多久就回轉,說:「我今晚不洗澡了,我不知道怎麼洗。」我不曉得她是被什麼打擊到,但考量到明天要搭夜車上蘭州,是沒辦法洗澡的,我不想連著兩天不洗澡,還是拿著洗浴用具去女用浴室。
 
女用浴室內只有一個有長椅有衣架的等待空間和六間衛浴,門雖然或開或闔但全使用中,我就和另兩個女生在熱氣蒸騰、燈光昏暗的空間裡排隊等候。耳邊迴蕩著各種對話,突然最裡面一間的門豁地打開,一個全身光溜溜連內褲也沒穿的年輕女生邊吐舌頭邊衝了出來,去到等待空間穿上衣物。雖然我在日本的女浴池裡也看過不少裸體,但此時此地此情此景還是讓我心靈受到了些微衝擊……
 
發了半個鐘頭的呆,總算等到了一間空下來的浴室,我洗著,不知是水質問題還是我眼睛太累,水沖入眼睛竟是十分刺痛,痛到得馬上擦拭眼睛,但蓮蓬頭是固定在頭頂上的,洗身體時臉怎麼都避不開水,一頓澡洗得不甚舒服,心裡忍不住想著,真想要有一間好洗一點、不用排隊的衛浴……





大量照片來此:http://album.blog.yam.com/perno0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