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409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西藏】離開的青藏鐵路

這一天,我們要離開拉薩,搭青藏鐵路前往西寧。
 
前一夜,小胡偷偷來到我們房裡,將新買的一本倉央嘉措的傳記小說塞給我,因為路上我聽得最認真,對他也最有興趣。我開心地收下,當下沒什麼能回送,返台後挑了一堆自己喜歡的書寄了給她。後來將這本倉央嘉措小說放上書架後,才發現我在台灣早就透過上海書店買了同樣內容但不同出版商的版本了……
 
 
沒事別帶刀,帶刀會出事
 
 
早上八點二十的車次,七點的車站空曠冷清,十分適合別離。我給了小胡一個擁抱,說好再聯絡。
 
 
當我們端著相機拍車站時,小胡有些緊張地看著不遠的公安,說這裡只怕不能拍照。我快門一按,就看到公安往我們走來,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將相機收在手裡,幸好他是走向另一位叔叔──或許是他錄影的動作比較大,惹人注意,我沒開閃光,公安沒注意到我,不過也有可能是他睜隻眼閉隻眼。
 
入站前要經過X光檢查,沒問題才能放行。據說曾發生過乘客執刀搶劫還是什麼的險事,後來青藏鐵路車廂一律不准攜帶刀類,自助客身上多半備有瑞士刀,管你一把刀多昂貴,通通繳械後才能通關。部分阿姨叔叔們於是抱怨這規定不予人之便,好好一把刀就得丟了,多浪費。我向來對規定都挺遵守,倒覺得不准帶刀也很正常,就跟搭機刀類得託運一樣,不過下次若自助來西藏又準備搭青藏鐵路的話,我大概也會很傷腦筋吧;一面心裡又想,出國前整理行李時一度把小刀扔進行李箱,還好又拿了出來。
 
由於這時間(或者這地點?)幾乎還沒有乘客,我們一群人魚貫通關,倒沒費多少時間,不過當中一位叔叔的行李箱沒有通過X光檢查,當場被喊住打開檢驗,卻找不到違禁品。他太太抱怨這件事,說是當時大家擠在一起,站方搞錯箱子了,等發現不是這位叔叔後卻已找不到應該是哪只箱子哪個旅客的。
 
我當時心想,違禁品不是刀子就是打火機吧,找不到怎辦,就這樣放行啊?這樣的話好像也不能說他們真的嚴格到哪去吧……
 
回國後整理行李,沒想到竟然從某個被我遺忘的角落掏出那把我以為早就取出來的小刀。
 
依稀記得,X光檢查的時候,我好像是排在叔叔前面……
 
啊咧?
 
 
傳說中的青藏鐵路
 
 
 
軟臥乘客候車間
 
硬臥乘客候車間
 
空闊的月台
 
 
可以再加兩千台幣升等為四人一室的軟臥,我以幾年前搭內陸臥舖車的經驗,心想大概差別不大,便省下這個錢了。有時候經驗也是會出錯的。
 
軟臥四人一個包廂,可以帶上門,如果把我之前搭軟臥的經驗再豪華個一倍就好,應該也是很舒適了,至少至少,行李方面不會有我們這麼大的問題。
 
硬臥空間(硬臥軟臥一個在頭一個在尾,太遠了我沒有過去參觀)
 
硬臥六人一間,沒有門,隔道一個人站過去就滿了。聽說大陸臥舖車路線不同、車廂不同,同樣的硬臥和軟臥的空間也略有差異,一看青藏硬臥我就明白了。大家一看到這狹小空間,臉上馬上黑了三條線:教我們怎麼放行李箱咧,尤其兩邊下舖的底下只有一邊是空的可以放兩只行李箱,另一邊是保險櫃……
 
最後的做法是一邊底下放兩只行李箱,一位叔叔的行李箱放到走道邊邊不會擋到人的角落,我睡下舖,行李箱就直接放床舖上,一下子佔去半邊位置。
 
 
 
悠緩的青藏時光
 
 
在青藏鐵路車上,格外令人感受到時間的長緩和充裕。初時大家興奮地互串門子,讚嘆著窗外景色,好奇地探看車廂,幾個小時過後,雖然外頭天光大好,但車內已陷入沉謐的氣氛,串門子的壓低了聲音,補眠的補眠,不願錯過風景的端著相機坐在走道的折椅上安靜地注視著窗外。我將枕頭墊在行李箱上靠著,拿起書閱讀,手邊擺著隨時可以摸到的相機,埋首文字之餘仍不時抬頭看看外面一般看不到的山和水。
 
 
好幾次看到窗外的山體像高溫現象那樣扭曲變形,總在想是我身體不適?窗戶關係?或者只是幻覺?
 
 
站務員推著販售品過來,我湊上去看有沒有什麼能止饑的食物,帶上來的餐包零嘴不夠打發這24小時的車程,實在失策。火車上也沒賣什麼勾得起食慾的零食,看了看中餐時間將近,意思意思買了碗康師傅麻辣牛肉麵打發。車上熱水不夠燙,我只吞了半碗半熟的麵條。
 
 
海拔最高的淡水湖-錯那湖
 
 
高山上冰還沒消退
 
除了格爾木、西寧等幾個大站供旅人進出外,其他大多是僅供出去透氣抽菸的無人小站。大家閒了,收集起各站的站標照片,但也只是有看到就拍,沒看到就算,唯一眾人守候的是唐古拉站,不為啥,就因為它是青藏鐵路最高海拔的站,5067米。
 
 
在高海拔地區,車廂24小時供應氧氣,因此來到唐古拉站其實並沒有特別的生理上的感受。
 
 
第一次搭青藏鐵路,看什麼都新鮮,硬臥車廂又十分適合攔截過路人,於是車務管理員就被我們堵在走道上,承受接踵而來的相關提問。管理員阿姨很有耐心,一一解答我們雜七雜八的問題,講到藏羚羊出沒地點,大夥兒一個個火眼金睛上身,瞪著窗外不敢稍離,就怕錯過了這難得一見的嬌客。
 
後來等到有些累了,管理員阿姨要我們先去吃飯,接近平常的出沒點時會提醒我們。中午解決得極為隨便,想著應該要有一餐體驗一下青藏餐車,好像是四菜一湯吧,有點忘了,要50元RMB,貴森森。
 
餐車比較靠近軟臥車廂那端,從硬臥車廂走須先經過硬座車廂才能到達,頗不近的距離。硬座車廂充斥著不良且不明的異味,沉悶而滯重,洗手間外的地板溼漉污髒,多餘的空間塞滿了大大小小藏人帶上來的資重,有的體積高達一個人高,寬達兩、三人的胖瘦,不知是怎麼帶上來的。
 
一踏進硬座車廂,裡頭幾十雙眼睛就釘在自己身上,我們的樣貌和穿著與他們有著明顯的差異,強烈的違和感好像就因為某些現實的標準區隔了硬臥和硬座之間的乘客,我想起看到過的,硬座的人要進入硬臥車廂,被管理員喝止的一幕。
 
他們的眼神讓人不敢將腳步多作停留,我只是低著頭,低聲說抱歉借過,有點窘迫地跟著前面的人的速度快速通過這長達3到4節的硬座車廂。
 
餐車是遊客的地盤,輕鬆的,外來的,高談闊論的氛圍,和硬座車廂是全然格格不入的兩個時空似的,另一頭就接著軟臥車廂。忽然對青藏鐵路車廂位置安排感到不解。菜色忘了,總之是一頓平地來說不起眼,但現時現地比之麵條不熟的泡麵算是美味的一餐。我們吃得漫不經心,老是掛念著即將進入可可西里,掛念著不知會不會出現、會不會錯過的藏羚羊。
 
匆匆解決這應該好好享用的難得的一餐,大夥兒回到車廂「守窗待羊」。六、七點天色還是亮的,視線上沒問題,但緊瞪著閃瞬而過的景色對眼睛是極為虐待的行為,一切的脫窗都是為了那不輕易出現的嬌客~
 
出現了!
 
大概是距離得遠了,藏羚羊看起來格外嬌小,我們大呼小叫地看著牠們,不知牠們怎麼看我們這列呼嘯而過的長龍。一群人興奮地彼此問著有沒有拍到,基本上就算拍到了也大多模糊不清,嘗試幾次之後我就放棄留影,記在心裡算了。我問管理員阿姨,青藏鐵路通車後很難不撞死藏羚羊吧?她說是的,不過現在藏羚羊聰明了,知道長龍的可怕,而且鐵軌周圍加裝有柵欄,近年死於鐵輪之下的少很多了。
 
一直到天黑前,我們看到約四、五群的藏羚羊,數量不等,少的2、3隻,多的十來隻,母的居多,但還是很好運地見到了長角的公羊。遠從台灣千里而來,總算是給了點薄面,算算這一趟西藏行,雪見到了,天雨冰見到了,藏羚羊見到了,高山症體驗了,實在不虛此行。
 
(將近晚上九點的天色)
 
天黑以後的眾人更是無所事事,沒什麼消遣,因此多數人選擇早早入睡。車上不便盥洗,用濕紙巾擦了臉,刷了牙,蜷曲著身體躺下(腳邊是行李箱,身子伸展不開),竟然覺得頭痛,好像高山症狀又要發作,嚇得我爬起來,無可奈何下只好背靠行李箱,用枕頭墊了個比較舒服的角度,採坐姿睡。這種姿勢其實是很難入睡的,加上沒有隔間的硬臥談話聲難不入耳,外頭不斷有人走來走去,我迷迷糊糊地時睡時醒,並未入眠。
 
這時其實也還不到十點吧,車內燈還亮著,然後格爾木站到了,一批人下車,一批人上車。我們這間來了個先生,由於其他人都睡了,他小心翼翼地爬上他的上舖置放東西(也就一個公事包),再到走廊坐了一會兒,才上舖去睡。
 
再下來就直接往西寧,要到隔日八點才到站,中途再不會停車,車內燈於是熄了,車廂瞬間安靜不少……但是不知道是哪個混帳王八,帶了寵物狗上車,那隻狗從發車起始就一直吠一直吠一直吠一直吠一直吠一直吠一直吠一直吠一直吠一直吠一直吠一直吠一直吠,我被吵得心頭火起,真奇怪當時我怎麼沒有問候他媽。後來不知是主人把狗放到車廂外頭還是怎地,反正就是安靜下來了,而我也在這夭壽艱困的姿勢下緩緩睡去……


◆◆◆◆◆


更多西藏照片:http://album.blog.yam.com/perno09&folder=8593897
前一篇:<軍影幢幢的拉薩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