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331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西藏】神山,聖湖,朝聖者


「眼睛讓你上天堂,身體讓你下地獄」,是小胡對我們形容納木錯的一句話。聽說許多在拉薩已經適應高山氣候的旅客,還是會敗在海拔陡然拔高1000米的納木錯而使得高原反應復發。這是我們在拉薩最後一個高海拔的點了,征服它便是英雄!
 
納木錯位在拉薩市以北的當雄縣和那曲地區的班戈縣之間,東南方環繞著終年白頭的念青唐古拉山。有趣的是,在找資料時看到一個網頁,內容直指「念青唐古拉山」其實是誤稱,正確應該叫做「念青唐拉山」。可是不只遊客叫錯,連當地藏族也不知道這是錯誤的名稱,若所言屬實,想要推行正名運動的話可能得費很~大一番功夫了。
 
 
上圖即是念青唐古拉山(我們暫時還是這麼稱呼吧)以及正好經過的青藏鐵路列車。雖然過兩天就是體驗青藏鐵路的時候了,大家這時看到還是紛紛端起相機猛拍,小胡笑說現在大家照他們,過兩天就是其他的旅客照你們了。
 
(火車快飛火車快飛,穿過雪山,越過高原,不知過了幾百里~)
 
 
 
 
這兩張近照是回程靠近鐵軌,又正好遇到班次拍的。
 
 
「你拍到了,給錢!」
 
 
去納木錯必須在山腳先買門票,然後再上盤山路。售票處是幾間簡易的小房子,有公安駐警,還有好幾位藏族男人徘徊流連。小胡去買票,幾位叔叔趁這個空檔下車拍景,一會兒突然聽見門邊有說話聲音,而且愈來愈大,因為怕暈車的緣故,我這幾天一直坐在最前面一排,探個頭就看見門邊擠著好幾個人。
 
一位原本在外面拍景的叔叔高聲說著:「我明明就沒有拍到你啊,為什麼要給你錢?相機裡就沒有你,你要看什麼?好,你要看,如果真的沒有,那換你給我錢啊!」
 
這個騷動引起了大家注意,就看見一群藏族男人圍著兩個叔叔,口氣兇惡地爭論。原來他們直指兩位叔叔拍照拍到他們,要他們付拍照費;而兩位叔叔堅稱根本沒這回事,氣得吵了起來。
 
其中一個藏族男人簡直快要上車了,被小胡擋在外頭,小胡向公安求助,公安老鳥叫公安菜鳥過來處理,但公安菜鳥嚇得吱也不吱一聲,人站在那裡也不協助調解,大概也不知該怎麼辦吧。
 
強龍不壓地頭蛇,那群藏族就是不肯善了,為了避免發生更嚴重的衝突,雖然不情願,最後小胡還是付了不知五元還是十元,那群人這才罷手,我們還沒走就開始大咧咧地分錢。
 
 
整死人的高海拔
 
 
 
來到那根拉山口,翻過這裡再走不多久就能到達納木錯。背著海拔標石往來時方向望去,那些山體像是被利爪抓過,再由白雪填了溝壑,空氣很凍,然而天藍得無雲無暇,陽光刺眼。縱然此時我頭有點緊痛,還是不忍放過這樣美得純淨的風景。
 
 
 
 
來到納木錯的停車場,要親近湖邊還得走下一個小坡,約4、500公尺左右的距離吧。這裡的藏族將馬圈在一起供騎供照、也一樣有拍照的犛牛、獒犬、小販,但都只是口頭招呼,我倒沒碰到強硬推銷的。湖邊一個年輕人連問我兩次要不要騎犛牛,我微笑拒絕,他也只是笑,說如果想騎了一定要找他。
 
4月還不算是西藏旅遊的旺季,納木錯都還沒解冰,沒有這樣豔陽高照下會有的美麗湛藍湖水,近處是呈現著湖紋波鱗的揚頭刺冰,遠遠看過去一片平地也似的冰原,好像可以奔跑過去。
 
 
 
(讓我擁抱妳~飛呀飛呀小飛俠XD)
 
倒是岸邊平地有個積窪水池,面積雖然不算大,但由此大略可以想像納木錯融冰後的壯景。
 
 
在湖邊待了一陣玩了一陣,時間差不多了才慢慢踱回去。納木錯有環保廁所,倒是非常乾淨,可是上坡實在太折騰人,我刻意繞過比較陡的地方還是無法減緩不適。幾天下來這才有個體悟:徒步爬坡最讓有高原反應者痛哭流涕
 
我實在撐不住了,心裡只有回車上休息的念頭,後頭領隊喊我拍照,我聽見了,但一來我本來就不愛拍照,二來身體真的受不了,只擺了擺手聊表回應,逕自往車子方向走。
 
上車後領隊心血來潮,要拍個車上集體照,由於我坐在最前頭,簡直就是大特寫,一張睜著眼一張閉著眼,面無表情,那個氣場說有多殺就有多殺,而且閉眼的還比睜著眼的殺氣騰騰,我自己都忍不住咋舌。有沒有不需要眼神輔助就能以氣場殺人於無形的八卦啊?
 
 
傳統牧民
 
 
我們離開納木錯、再次翻越那根拉山口,準備下山。小胡稱讚我們竟然沒有人高原反應復發、需要吸氧,真是太厲害了!我心裡苦笑,我很不舒服啊,只是還不到必須吸氧的地步;或者其實我吸氧會比較舒服,只是在硬ㄍㄧㄥ,總認為只要沒吐出來就一切可以忍耐。
 
車子還沒開出售票處,路旁出現幾朵帳篷,幾個藏族男人正從小卡車上倒下一堆黑嘛嘛的東西。小胡說那是牧民,讓李師傅把車停下,前去跟對方交涉看看願不願意讓我們跟他們交流。對方很大方地答應了,大家新奇地下了車,走近一看才知道卡車上那些都是犛牛糞,有位向來好事的叔叔早我們好幾步,已經爬上卡車幫忙「卸糞」了。
 
 
 
這家牧民剛遷移過來,帳篷是搭起了,但內部家具尚未完全陳設好。幾個大約十歲左右的小孩子繞著我們轉來轉去,他們看我們也很新鮮。不知是誰先給他們錢的,得了好處後逢人便問「一塊錢」,我有點鬱悶,但是糖果之類的倒是願意分享。幸好小男孩見是糖果仍是開開心心地收下了,而且滿口謝謝,至少不教我那麼怨念自責。
 
 
 
 
 
(太陽能板,西藏的太陽能資源實在太豐盛了,不黑才怪)
 
(主人的犛牛,不用錢的快拍!)
 
主人也很熱情,他身上有一件裡頭鋪了羊毛的厚大衣,幾個人上去試穿,直說真的很暖,難怪不怕寒。藏民很久才洗一次澡(是不是一生三洗我不知道哈),一位試穿的叔叔他太太嘴上直唸:「我一定要叫我老公洗過澡後才能碰我!」
 
走前我們還是按照去藏族村落作客的禮數,一人給他五元意思意思,主人一臉藏不住的開心,這種直率也是藏族可愛的一點。
 
 
一生一次的朝聖
 
 
出了納木錯範圍,車子持續往拉薩方向行進。我身體不適,但並不想睡,只是看著玻璃外面發呆,或聽小胡解說。遠遠的,我就注意到對面路旁出現兩個不自然的人影,駛到近處看得清楚,我幾乎從椅上跳起來──是兩名朝聖者,正幾步一拜地朝向拉薩推進!
 
這幾天在西藏活動,大家都很想親眼看看虔誠的朝聖者,在林芝因為錯過了朝聖時節而無緣得見,這時看到了,大夥兒全都很興奮。這種虔誠的信徒大多自四川青海或西藏其他地區而來,千萬公里的路途,一生就盼這麼一次朝聖到大昭寺,行前會賣掉家產來進行朝聖,路上自是艱苛難言,若有人在朝聖路上死去,藏族覺得這是種福份;到了大昭寺後不能直接進廟,得在廟外頭再磕十萬個頭才能進去。完成朝聖,就是完成在人間的一個宿願,求的是來世安泰。再來便搭車回鄉了,沒錢的或許跟人乞討,直到收集夠一張火車票的錢。
 
小胡鼓勵我們,這樣虔誠的信徒是很值得幫助他們的,給點零錢也行,最好是給食物或水,因為能量補給總是比金錢更來得迫切。
 
坐在最前排的好處就是可以搶先下車,我抱著礦泉水和幾個小麵包,大步走向他們,激動的心情連自己都不知從何而來。或許,是因為我尊敬這樣因信仰而虔誠、因虔誠而自律的信徒,也可能是我敬佩這般豁盡所有的義無反顧。
 
 
幸好他們正好坐下來歇息,否則朝拜途中這樣貿然可能造成打擾。札西德勒,我說。我什麼藏語也不會,來之前買了教材但也沒努力學,只懂得問人吉祥如意。兩人笑了,也回我吉祥如意。
 
我什麼話也說不出來,當然更大原因是不會說,我將麵包和水匆匆遞給他們後就往回走,和陸續而來的阿姨們擦身而過,我拉下帽沿擋住臉,不知怎地心裡一股莫名的感動,讓我眼淚快要掉下。
 
在車旁一位叔叔喊住我,這位叔叔從第一天就一直拿人蔘糖啊羅漢果啊益生菌啊高原胺啊給我服用,每天見了我都要問候我身體情況,他稱讚我很厲害,進步很多,適應得非常好,先前幾天看我吐成那樣真是不好受,現在活蹦亂跳真是太好了。
 
我笑著跟他聊了一下,心想剛剛假裝擤鼻涕順便把眼淚擦去,他應該沒看到吧。
 
大家對朝聖者非常好奇,哪兒來的之類問東問西,朝聖者還跟我們要了個袋子,因為我們給他們的食物太多了不好帶。可能真的應了「心理佔高原反應與否大半因素」這句話,說也奇怪,見到朝聖者這麼一個心情激動、腦門充血之後,被納木錯搞出來的身體不適就奇蹟似地痊癒了,也虧得如此,接著才能心情萬分美妙地迎接這晚的特色晚餐。
 
 
娜瑪瑟德尼泊爾餐
 
 
羊卓雍錯堵車堵掉我們一餐,小胡徵求了我們同意,將這一餐的費用加在往後的某一餐上,用雙倍的預算來吃好料。她提議了兩間特色餐,一個是略經改良的尼泊爾餐,一個是菌類火鍋,投票表決後尼泊爾餐勝出。
 
 
這間「娜瑪瑟德餐廳」隱身在小巷弄內,我們的大巴在主幹道上來回尋找兼電話連線,才在馬路旁艱難地找到該店派出的帶路服務員。
 
 
進門是個小庭園,室外氣氛感覺還不錯;室內的裝潢非常有特色,因為怎麼拍都一定會有閒雜人等入鏡,所以沒有拍太多。
 
 
 
 
第一道上來的是烤薄餅和蕃茄湯,我不太喜歡單喝這種蕃茄濃湯,雖然養份足,但總覺得喝太多噁心膩胃,不過這個烤得香香焦焦的餅沾蕃茄湯超~級~無~敵~好~吃~!我個人用餐向來是吃得不多又吃得慢,吃到飽那種都是純配合或吃好玩,來到這裡咬下第一口烤餅,整個卻像是餓鬼上身、忽然得了猛爆性暴食症一樣,維尼看得有點心驚,在一旁不斷提醒:「喂妳吃太快囉,這才第一道而已耶,控制一點!」我這才克制住,但烤餅馬上被我們同桌的四人風捲殘雲掃進肚,隨即又追加一籃。
 
 
接著又上了沙拉跟炒麵,沙拉新鮮可口,炒麵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好像跟我買過的一種自己料理的日式炒麵醬汁味道類似,總之也很是好吃。
 
陸續又上了白飯、口味濃厚的牛肉咖哩、烤小雞腿、迷你披薩,還有什麼嗎?好像沒有了,每一道口味都上等,一上菜我就開心地吃了,完全忘記拍照這回事。因為接下來在西藏就不用再上高海拔的地方,今晚可說是完全解禁,叔叔們慶祝地拿當地的青稞啤酒淺喝,我則是大灌無冰自涼的汽水──不知怎地,平時我很少喝汽水,來西藏卻對它非常渴望,在嘔吐不斷的那兩天,我吃不下飯卻還能狂飲可樂。
 
酒足飯飽一個段落,領隊不知哪裡搞來一個糌粑,大家於是搶著見識。
 
 
我吃了一小口,乾巴巴的,味道非常熟悉,很像某種養鴨養鵝還是養什麼動物的飼料味,我覺得奇怪,我又沒吃過那種飼料,為什麼會覺得很像飼料?
 
這一餐大家吃得十分盡興,費用卻沒有超出太多,還有餘錢呢!小胡於是應承,明天就去吃菌鍋吧!
 
離開餐廳後走了好一段路才到停車的地方,但是臉不紅氣不喘,我對自己身體適應拉薩的狀態很滿意,最糟糕的時期已經過去了,明天就是在拉薩的最後一天囉!
 
 
◆◆◆◆◆
 
 
 
TOP歌曲:薩頂頂-唐拉雅秀


溫暖的陽光 照耀萬物大地
寧靜的時間 流轉無瑕旖旎
朗鏡懸空 靜躁兩不相干
隱於塵寰 心遠地自偏
 
靜中含雅 釋然喧囂離去
和中取至 悠然風光默契
心如彩雲 激蕩幽香滿溢
輕靈飄逸 隨遇而去
 
唐拉雅秀天空中呼吸
感動著彼此的心
回蕩的祈福在傳遞
天地間愛不再神祕
 
唐拉雅秀編織著
念青唐古拉的情
隱沒了浮華的起因
純淨的美麗 純淨的回憶
純淨中找回著自己
 
 
【緣由】
念青唐古拉山,位於納木錯東南面的西藏高原的腹心地帶,統領橫貫藏北的數以百里的唐古拉山脈,海拔7111米,高聳入雲,雄偉壯觀,是西藏非常著名的神山之一,藏族人把它­看作是納木錯的保護神。

念青唐古拉山神又名唐拉雅秀,或雅秀念。是藏族神話中的「世界形成九神」之一,也是北部草原山神的主神,廣泛受到藏北牧民的尊奉,被看作是財庫守護神和掌管冰雹的神靈,同­時也是布達拉宮的保護神、衛藏四茹的保護神和吐蕃贊普赤松德贊的護身神。總之,念青唐古拉山神是藏地盡人皆知有具大法力的神靈。

傳說,唐拉雅秀的妻子是納木錯秋姆。念青唐古拉山是世界形成之九尊大神,又是藏王崇信之十三尊大神,而納木錯是立誓永保藏土的十二尊地抵女神之一。 它們都是西藏最引人注目的神山聖湖,而且是生死相依的情人和夫婦。念青唐古拉因納木錯的襯托而顯得更加英俊挺拔,納木錯因為念青唐古拉的倒映而愈加績麗動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