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38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西藏】衝突的魯朗


第二天用早餐時跟同桌的叔叔阿姨聊到電毯,他們大呼不知情沒有享受到,昨晚還有人睡到後來加衣加外套。我替他們覺得可惜,當時真該大聲公放送才對。
 
 
銀雪絨裝的色季拉山
 
 
有一句話形容西藏的天氣是「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在這裡豔陽高照,在十公里外的那裡或許細雨紛飛;在山下清風拂面,走上山腰也許便白銀吹雪。在色季拉山腳時還是晴空萬里,上山不了多久天空轉陰,開始飄起雨雪,愈往上走雪愈烈,後來已是一片茫茫冰雪,地是白的,望過去連天也是白的了。
 
剛開始
 
後來
(你能分得清哪裡是陸地,哪裡是山坡,哪裡是天空嗎?)
 
這是我第二次親眼看見雪,兩次都不是在台灣,每次合歡山下雪都無法讓我提起興致前往觀雪,因為一定塞車,想到就麻煩啊~第一次是北京的初雪,也還不到這鋪天蓋地的程度。這樣的舉目皆白,襯得任何顏色都特別鮮明。
 
 
林芝地區的海拔普遍不超過3000米,加上植被豐厚,氣候多水潮溼,含氧量足,因此有些旅者會選擇自川藏線先進林芝再往拉薩,由低至高,讓身體對缺氧的情況先行適應。醫生小哥那時聽說隔日我們要到林芝去,便說去了林芝一趟再回來,身體肯定沒問題,活蹦亂跳都可以!
 
也因為林芝地區在地質和氣候上的得天獨厚,這裡於是出產了許多美味清甜的水果,和綠意盎然的植物,因此有「小江南」「西藏的江南」之稱,外國人亦稱為「西藏的瑞士」,在夏天是西藏的避暑勝地,可想而知,4月多來還能見到部分河溪冰未全融,天氣也就有那麼一點涼爽──
 
豈止涼爽一點點而已!又雨又雪的把氣溫拉低,每個人都把最厚最耐寒的衣服外套往身上穿!
 
來到了魯朗林海,因為下著雨雪所以能見度不是很好,但攏著煙霧也很有另一種縹緲美感。
 
 
(好有國外聖誕節的FU)
 
 
美味的藏香雞
 
 
約莫11點半我們就抵達午餐地點,忘了是大家還不餓,還是餐廳還未準備妥當,總之當時我們在用餐前先到外頭閒踅了一圈。餐廳圍牆外是馬路,路的對面有一條小河,河岸草地上地雷似的佈滿一坨坨犛牛糞,還有一簇簇不知名的可愛野花。
 
 
 
來時方向接連駛來大概有二十輛的軍用卡車,連頭啣尾的非常壯觀,一輛輛呼嘯而過,有的阿兵哥朝我們微笑揮手。相看兩新奇,可想而知每個人都想端起相機狠拍個幾張,但因三年前的314事件,以及今年在西藏、四川藏區等地發生了藏族為紀念314而進行的抗議事件,又適逢今年是中共XX西藏六十週年(這個XX是要填入統治、解放或者其他字眼,悉聽尊便),加加總總就是敏感時期的意思,導遊在第一天就說過千千萬萬不能拍攝軍方相關的人事物,軍人、軍車、軍營、公安,被要求刪照還只是小事,因此只能手癢,不能搔癢。
 
好吧,去吃飯。
 
 
出國就是該嘗試當地風味,天天合菜太沒變化。聽說魯朗石鍋雞很有名,來到這兒四處可見賣石鍋雞的店家,在我們要求導遊要吃些當地特別的東西後,導遊便安插了這個。
 
 
嗚喔好好吃好好吃好好吃啊~~~~~~~~!
 
以藏香雞、人蔘、手掌蔘、枸杞、紅棗,還有些我不知名稱的藥材熬燉,湯頭濃郁鮮美但不厚重油膩,喝一口就覺得它很滋補,在這種下著冷雨的天氣裡特別覺得幸福。這時候的我因為寒冷又復發了一些輕微的高原反應,可是什麼不舒服的感覺都投降在這鍋湯裡了。
 
 
我們在西藏除了早點幾乎餐餐有麵條,可是這種盆麵通常沒什麼味道,我們於是加到料都吃完的湯裡面燉煮過一次,入味的麵條好美味~
 
 
未著新妝的魯朗牧場
 
 
來到魯朗牧場,甫下車不是被風景給迷住,而是被冷進骨頭裡的寒風給陰到了。很可惜的是,我們在這種要夏天不夏天的4月來,綠意都還沒萌芽,地上只有一些先頭部隊率先綻了小花,要是再慢一個月,那時紅的綠的黃的藍的,各種新豔齊展,肯定美不勝收,上網看一些其他網友分享的照片就知道了,那個天差地遠啊~
 
 
(牧場裡有不少藏族居住於此)
 
偌大的牧場,我們徒步走一段,再由電瓶車載一段,往一個與格薩爾王相關的山坡而去。因為離講解員時近時遠,沒聽清楚這裡是格薩爾王的什麼,反正不是墳墓就是了,格薩爾王是在西藏等地流傳的史詩傳說中的人物,我記得實物考古尚未出土能夠證實他是真實存在的人物的文物。
 
 
格薩爾王坡(暫且這麼稱呼)掛滿了經幡,自有一股氣勢,聽說住在牧場裡的藏族會來祭拜轉山,解說員帶著我們轉一圈,說說故事。這裡有個背石,又叫神石,來由請參照下圖:
 
 
不過其實有分為蹭石跟背石,一個要蹭,一個用背頂。身為觀光客當然要去蹭一下啦!
 
(我蹭!)
 
 
一看到轉經筒,替要考試的友人們與其他友人祈願考試順利以及平安的約定浮上心頭,我於是低聲默禱,再一一撥動轉經筒。祈畢,突然想到:
 
我幹嘛跟史詩英雄祈求考運順利啊?
 
 
入住藏族農家
 
 
離開格薩爾王坡時,忽然覺得這雨打在東西上怎麼叮叮咚咚地很清脆,盛雨一看,欸竟然是小冰雹耶!
 
(第一次看到,所以覺得很新鮮)
 
這一晚的預定是要落腳在牧場裡的藏族民居,這裡不少藏族人家改建了房屋內部,得到官方認證之後就可以和牧場合作,接待想體驗農家樂的旅客。
 
這時雨愈下愈密了,像台灣的梅雨那樣綿綿不停,冷上加濕濕更冷,台灣人對這樣的天氣應該不陌生。
 
牧場人員帶我們前往藏族民居,領隊特別叮嚀,來到藏族家裡千萬不要客氣,他們很好客,你客氣了他們會認為你瞧不起他們。來到第一家,讚嘆聲不絕於耳,富含民族特色的擺設和家具應該殺了大家不少相機記憶體吧。
 
 
照片中是這家的女主人吧,上茶上點心的非常熱情。
 
 
(我好愛這種色彩鮮豔的民族風啊~)
 
 
 
(這是犛牛肉?)
 
(供給客人住宿的房間)
 
我特地去看了一下衛浴,原來他們體貼客人的習慣,廁所已經改建成一般的沖水便池,淋浴間和洗手臺也是都市化的設備。大家都對這樣的藏家非常滿意,突然一位叔叔偷偷地說,這一家已經被團內的「十人團」給預定了。
 
這十個人是一起報名的團體,其他不是夫妻就是單獨的散客,朋友組還只有我跟維尼。我問是報名時就預定的嗎,叔叔說哪是,來這裡才知道民居情況的,這家正好可以容納十個人,那十人團便率先搶位子了。維尼心直口快,馬上出口:怎麼可以這樣?
 
我這時其實還沒有什麼想法,因為另外的藏家還沒看過,不能說什麼。我們全團分散在三個藏族農家,接著領隊跟牧場人員便帶我們去下一個。甫進門就聞到一股不知是什麼的臭味,不過在客廳待一下那味道就因為習慣而充鼻不聞(所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啊),等出去呼吸新鮮空氣後再進門又會強烈感覺到這味道,不過並沒有那麼讓人難以忍受就是。
 
第一家的格局和第二家有點差異,第一家一樓是作倉庫用,二樓就是客廳等起居房,我後來在其他村落看到的格局也是這樣;第二家的客廳在一樓,二樓則全規劃成招待的臥房。之所以不同,不知是不是因為這一家在客廳隔壁的房間開了間小雜貨舖的緣故。
 
媳婦兒(會這麼稱呼她是因為她並不是女主人,上頭有真正作主的長輩)客氣地端上熱茶,生澀得讓人感覺她不知該怎麼接待我們,她的兒子則完全無視我們這群外來人在一旁嘰嘰喳喳、新奇打量,十分淡定地看著他的電視。
 
(美麗的媳婦兒,她是我在西藏這幾天所見最美的女性)
 
手寫的獎狀,好可愛XD


好多藏族人家會放毛澤東或是近代中共領袖的照片,這張是毛澤東、鄧小平、江澤平跟胡錦濤。

 
我和維尼被分配在這一家,雖然沒有第一家豪華,但也算不錯,因此我並不覺得有何不好。剩下的人被帶到第三家去,由於這時還只下午三點,五點半牧場人員會拉電瓶車送來我們的行李,並帶我們回入口去,由李師傅接我們去餐廳用餐(沒在藏家吃飯是因為我們人多,怕他們飯作不來,而且他們的口味外人大概吃不慣),這兩個小時我們就只能休息或閒聊渡過了。
 
出外旅遊我向來對當地超市什麼的很有興趣,走進這大概只有兩坪大、營業窗口真的是個窗口的小雜貨店裡東瞧西瞧,看有沒有什麼新鮮的玩意兒。當時肚子餓,買了兩個單價五毛錢的小麵包止饑,還有一包北京麻辣方便麵和一捲衛生紙──因為飯店給的衛生紙太小捲不夠用,雖然隔天會補,但是我們往往撐不過隔天就用完了,團裡的阿姨們也抱怨這一點,我乾脆就自費了吧,而且這裡買到的紙質比飯店供應的還要細緻XD
 
窗外來了三、四個藏族小孩,嘰哩呱啦不知說些什麼,大概是小男孩的同學鄰居朋友之類的,媳婦兒拿了我買的那種小麵包分給他們吃,他們一哄而散。
 
不知是看到外面有貓走過,還是聽到有貓的叫聲,我和維尼聊著貓時,小男孩突然從隱密的貨架深處掏出一隻剛出生的小貓,成功驚嚇了我們,不是因為怕貓,而是太出乎意料,覺得他好像在變魔術。
 
 
我和維尼興奮得有點手足無措,小男孩看到我們反應這麼大,說:「還有一隻。」又從貨架深處抓出另一頭小貓,我覺得他好像哆啦A夢,手一伸什麼都有可能變出來的感覺哈。
 
從二樓俯瞰的院子
 
等到沒什麼新奇的好玩了,維尼說要先上去休息一下,我去了一下洗手間,和第一家是一式一樣的衛浴設備,沖水時卻發現,咦,沒水?
 
 
衝突
 
 
外頭下著冷雨,分配在第三家的團員們聚到我們這兒,二十個人聲勢浩大,將客廳佔得滿滿滿,各人或坐或站,七嘴八舌。
 
第三家的團員抱怨,三家農家真是一流二流三流,一家一流,以我們第二家為平均水平的話,第一家最豪華舒適,第三家設備上又低我一等下去,且農家主人顧著做自己的事,沒招呼他們便罷,連個茶水也沒有。更甚的,房間是怎麼分配的呢,竟然讓不是夫妻的男女住同一間房?
 
從進到第二家起就不曾停斷的不平之聲此時甚囂塵上:為什麼大家繳一樣的費用,那十人團可以搶住最好的房子,我們就要屈就二三等?不公平。叫十人團跟第三家的換。抽籤重新分配。分道揚鏕,要留的留,不想住的回鎮上。或者乾脆全都回去住飯店。
 
領隊和導遊居中協調,多方尋求解套方法,又是重找水平至少是我們第二家這樣的農家,又是詢問前一晚住的酒店還有沒有空房。但有一點是無論如何必須遵守的:團進團出,要就全留,要就全撤。
 
我也覺得不公平,但還不到一定不住農家的地步,只是覺得這問題必須解決。直到維尼說她在房間睡覺,冷得受不了,我就動搖了。這是到西藏的第三天,雖然第二天嘔吐症狀就停了,但還是時不時頭緊、窒悶、不舒服,只是吐不出來而已,我很怕在這裡睡一晚隔天高山症馬上復發。
 
眾人不起鬨便罷,即使發現房間很冷、床舖不暖這個問題我也會安份忍耐地住下,可是現在他們給了我「回鎮上飯店」的可能性想法,暖呼呼的電毯和凍冷的床舖一對比,高下立分,我心裡只有一個強烈渴望:我要回飯店我要回飯店,這裡可以等下次適當的天氣再來,我不想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我們也不派代表、不靠領隊斡旋了,全票人冒雨去到第一家,和十人團進行溝通。走出第二家門口時,一個男人問我們:「你們不住了嗎?」媳婦兒全程在客廳,也聽得懂普通話,應該明白我們一直在討論的事。我說我們不確定,要去討論。小男孩就站在男人旁邊,我直覺地認為他應該是媳婦兒的丈夫,因為小男孩很像他。 
 
跳過亂七八糟的遊說和爭論的過程,最後決定進行表決,沒有少數服從多數,農家樂本就是既定行程,只要有一個人反對回鎮上,那其他人就得無條件留下,大家集體行動。
 
沒有表決結果,因為十人團的團長一句「回飯店」而替僵局得到解套。關鍵在於,十人團裡亦有為高原反應所苦者,一位阿姨也進房休息過,她跟十人團團長說了一句:「好冷,受不了,我不想住這裡。」於是團長說話,另外九人無異議聽從。
 
領隊和導遊無奈又辛苦,我請他們一定要代表我們跟藏族農家們道歉,臨時退住,真的對人家很不好意思,不知他們會不會因此對台灣人印象不好……唉,真希望是夏天來,那時節真正的避暑涼爽,住農家應該就很能樂在其中了吧。
 
 
出鎚的電毯
 
 
要回八一鎮上前一晚入住的飯店,我跟領隊說,是不是要跟大家提醒一下床墊有電毯,不要忘了用啊?領隊竟然回答:「電毯不是每間都有的,妳們是剛好分配到飯店專門給高級幹部或是特別人物睡的房間才會有電毯。」靠杯,不是吧,我和維尼已經傻傻地宣傳出去了耶!一傳二二傳十,搞不好全團的人都知道了!
 
結果當晚住對面房的、住在遙遠那一端的,都跑過來問我們:「啊電毯在哪裡我怎麼沒看到?」囧死了,我們一個勁兒地陪不是……
 
幸運女神沒有二次眷顧,我們也是沒電毯的房間,當晚冷到睡不著,只好又是加穿衣服,又是加蓋背心,才在溼冷中艱難入睡。唯一慶幸的是,還好從牧場撤了,否則說不定不是睡不著能了事的吧。
 
 
◆◆◆◆◆


更多西藏照片:http://album.blog.yam.com/perno09&folder=8593897
前一篇:<恰逢林芝褪去嫣華>




 


<套馬杆>
收錄專輯:<我要去西藏>
作詞:劉新圈
作曲:郭永利
演唱:烏蘭托婭
 
給我一片藍天 一輪初升的太陽
給我一片綠草 綿延向遠方
給我一隻雄鷹 一個威武的漢子
給我一個套馬桿 攥在他手上

 
給我一片白雲 一朵潔白的想像
給我一陣清風 吹開百花香
給我一次邂逅 在青青的牧場
給我一個眼神 熱辣滾燙

套馬的漢子 你威武雄壯
飛馳的駿馬像疾風一樣
一望無際的原野 隨你去流浪
你的心海和大地一樣寬廣

套馬的漢子 你在我心上
我願融化在你寬闊的胸膛
一望無際的原野 隨你去流浪
所有的日子像你一樣晴朗
 
 
給我一片白雲 一朵潔白的想像
給我一陣清風 吹開百花香
給我一次邂逅 在青青的牧場
給我一個眼神 熱辣滾燙

套馬的漢子 你威武雄壯
飛馳的駿馬像疾風一樣
一望無際的原野 隨你去流浪
你的心海和大地一樣寬廣

套馬的漢子 你在我心上
我願融化在你寬闊的胸膛
一望無際的原野 隨你去流浪
所有的日子像你一樣晴朗
 

套馬的漢子 你威武雄壯
飛馳的駿馬像疾風一樣
一望無際的原野 隨你去流浪
你的心海和大地一樣寬廣

套馬的漢子 你在我心上
我願融化在你寬闊的胸膛
一望無際的原野 隨你去流浪
所有的日子像你一樣晴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