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331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西藏】這次第,怎一個吐字了得(下)

 
拉薩貢嘎機場的迷你讓我想到暹粒機場,不過後者被綠油油的山林所圍繞,前者則是為宛如披著褪色綠絨的山脈所環抱。
 
 
導遊將我們接上車,是個濃眉大眼、皮膚白膩的四川姑娘,我們叫她小胡,人家說四川出美人,果然名不虛傳。剛到拉薩,第一天沒有排行程,全然地讓旅客休息以適應高原氣候,除了路過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景點讓我們下去走走,就直奔飯店。
 
明明已經下了機,按理來說暈機症狀應該解除,可我仍是覺得十分不舒服,手裡捏著一個從飛機上順下來的嘔吐袋,努力聽小胡自我介紹、解說西藏,或看窗外景物來轉移注意力。
 
不過這是沒用的,從機場到拉薩市這一段路,我大概每20~30分鐘就吐一次,吐得不費半點力氣,連小胡突然想到要為我們一個個獻上純白哈達時,我尚能從袋子裡抬起乾淨得沒讓嘔吐物沾到嘴角的臉,哈達環上我頸項後轉頭繼續嘔吐。突然覺得這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啊,往好處想,這比吐到天花亂墜、三竅齊出來好得太多了,是吧?
 
這樣頻繁的吐法,一個嘔吐袋肯定不夠用,跟小胡要塑膠袋,她慌張了一下,艱難地從雜物裡翻出一個皺巴巴的袋子遞給我。有到大陸旅遊經驗的朋友就知道,大陸當地的塑膠袋非常非常地薄,偏生這個袋子又有小破洞,裝固體不會出錯,裝液體就……以下噁心略過,總之我回飯店洗褲子去了。早知道在飛機上就連鄰居的嘔吐袋一併順下來了,唉,千金難買早知道啊。
 
窗外看見了岩石裸露的群山、路旁一片又一片的胡楊木、間或點綴的桃花,還有因為沒有工業污染而清澈見底的溪流湖池。這裡的植物因為缺氧而成長緩慢,模樣和平地也不大一樣,拼了命要往上抽的姿態讓我聯想到合起手掌向上挺的伸展動作。
 


 
拉薩植被並不豐厚,所見樹木大多是政府當局的刻意綠化,既美觀又可增加含氧量。西藏許多路沿著山走,光裸的山壁上常常可見人為畫上的H字白色梯子,小胡說這是因為在西藏司機開車都很猛,畫這圖示用意是警示司機們小心駕駛、放慢速度,否則就會搭著梯子上天啦~
 
到了下榻飯店,原本生龍活虎的維尼突然全身發冷,分配房間時幾乎癱軟在椅子上。眼見我們狀況如此嚴重,小胡通知原本就會過來巡房的醫生提前時間,用過晚飯先到我們房探視身體情況。
 
雖然明知身體虛弱更該補充養份,尤其我胃裡空空如也,再嘔也只是膽汁,但面對一桌子大量蔬菜、好像有點美味的晚餐卻連手指都沒有幹勁,總覺得咬下任何一種食物都會連本帶利地還出來。最後勉強嚼了兩口菜,喝幾口湯就回房等醫生光臨了。
 
 
堅持就是生命
 
 
說是醫生,其實是醫生團,可能因為我們人多怕轉不過來,所以一次來了三個人,二男一女,看起來年紀都不大,可能都不到三十歲吧。他們問過症狀,說我和維尼都是高山症沒錯,又拿血含氧量機夾我們手指,數字顯示我們血液裡的含氧量都只有百分之七十多,其實算是一般正常情況,只是我們症狀比較嚴重,我大概就是暈機挾帶下來摻著高山症發作。
 
醫生建議我們打點滴加吸氧,身體會舒服些。我本來打定主意非必要不吸氧,想說讓身體慢慢適應即可,怕依賴吸氧以後反而不好過。可是嘔吐對意志力的摧折非常強烈,實在討厭這種三不五時就胃湧的不適,我軟弱地覺得如果真可以一勞永逸,那就放下無謂的堅持吧……
 
負責打針的男醫生看起來是三人裡最年輕的,不知是否因為房內燈光昏暗、視線不佳,這位小哥一直找不到我和維尼的血管,第一次在我手上扎的那針偏了,不到三分鐘我就忍不住喊痛(不說笑,我平常面對醫生是很勇敢的),一看已經腫起來了,只好重新再來。我心頭揣揣地說我有自備針頭,說不定我那種比較細比較好扎,要不試試看?結果我帶來的是打肉針用的,不適用點滴(哭哭)。
 
結果我被扎了三次才OK,醫生小哥急得一頭大汗,搔頭撓腮,嘴裡不斷碎念:「哎呀好難找好難找,剛才另外兩位太太我一次就找到了,怎麼妳們的這麼難……」我只好安慰他我小時候被診所護士以香腸粗的注射筒扎過更多次才成功,他於是默默,我在想是不是講錯話了。


(維尼還有精神比ya,我已經昏昏欲睡了。維尼提供)
 
這一晚我們團共有兩間四人打點滴兼吸氧,雖然打針時小哥有點靠不住,但他們三人很用心地輪流照顧我們,一個多小時全程守在房間。維尼非常沒有耐心,不斷問能不能中止點滴,醫生回說:「堅持吧,堅持就是生命。」這一聽我們就樂了,躺著沒事就拿這句「堅持就是生命」來自嗨。我看醫生坐在椅上沒事做只看著我們應該很無聊,便拉他們閒扯淡,女醫生跟另一位男醫生似乎比較穩重些,幫我們打針的小哥講起話來抑揚頓挫,顯得活潑很多,我誑他台灣美食多如牛毛,要吃遍好吃的餐廳加小吃攤,一天三餐的話光台北大概就要半年,他「嘩」地就拍額頭了,你能說他不戲劇嗎?

(這是比較穩重一點的醫生,不是那位小哥。魯夫頭的是領隊。維尼提供)
 
醫生走前再三叮嚀一定要吃點東西補充營養,夜裡睡覺別開空調,打開窗子讓空氣流通,冷的話請服務員加被子;空氣乾燥房間裡最好擺點水;做什麼事動作都慢一點……
 
喝了維尼提供的芝麻糊還是五穀飲的,總之沒喝完,我感到胃還是很不適,剛剛的點滴似乎沒用啊?早早睡下,或許一夜休息之後明天就會好轉。
 
並沒有。
 
隔天早餐什麼也吃不下,照例只喝了些清粥,倒是意外地能喝上幾口羊奶。今天要啟程去林芝,長而遠的路途,不知是否昨日經驗有感,車上已經準備了一串塑膠袋,看起來比昨天那個皺巴巴又會滲漏的可靠,我聽到司機李師傅碎念:「袋子不環保嘛……」
 
路上怎麼捱過來的我也忘了,只記得這天的中餐是個轉捩點。肚子空空,吐的都是膽汁,可是什麼也不想吃,卻是可樂這種碳酸汽水我看了就想狂灌。維尼怕我空腹嘔吐傷胃壁,要我喝一包胃乳,我只吞一口就當場吐了出來~胃乳真他X的噁心啊啊啊!
 
這樣的萎蘼憔悴連團員叔叔阿姨們都看不下去了,飯後一個阿姨走來按一下我的虎口,問這樣痛不痛?我手觸電一樣迅速縮了回來,大驚大叫:「很痛!」不知為什麼會痛成這樣。她說忍一忍啊,另一隻手箝住我手腕不讓我掙脫,接著就是狂捏狠按。我痛得哎哎叫,拼命想抽回手,領隊過來按住我,左手捏完換右手。
 
於是我痛到飆淚了。很孬我知道,可是凍未條。
 
上車後維尼替我簡易刮痧,開始有人提供物資:羅漢果、人蔘糖、止吐藥、暈車藥……如果說自助靠的是自己,那跟團靠的就是團員的互助了。我們這團的叔伯姨婆們全是出國老手,經驗比我豐富幾十倍,物資之齊全豐富令人咋舌也汗顏。幾個阿姨責備我功課做得不足,我虛心接受,但也真的沒想到這趟西藏行折磨我的會是想也想不到的暈機。
 
到現在我仍一直疑惑這頭兩天我究竟是正常的高原反應,還是暈機為主的身體不適。說單純暈機吧,哪能嚴重到連吐兩天?若說是高原反應,這兩天除了嘔吐,頭痛什麼的症狀都沒有,怎麼打了點滴也不見好轉?倒不是質疑點滴有假還怎麼,後幾天團裡一位阿姨出現了類似的高原反應,頭痛又暈吐,但她打了點滴後整個人精神不少,和高山症發作時的萎然不振判若兩人;而我剛打完點滴的當下仍和馬桶兩瞪眼。想來想去,大概只能把問題推給「體質」吧。
 
被阿姨蹂躝過虎口又刮過痧後,我的確漸有起色,暈車藥更是強效,後半車程在大家昏昏欲睡的當兒,我還能精神矍爍地聽導遊長篇解說而不覺疲倦,晚餐也已能吞下飯菜,往後幾日縱使偶因高海拔而引起些微頭痛,食慾上並不影響,我想這就表示沒有大礙了。
 
遊記寫的不單是食物和風景,還有人物、過程、狀況以及心情。這兩天經歷在我心理和生理上造成不小的衝擊,有人說:「來一趟高原,經歷一次高山症,才知道身體健康的重要與可貴。」生理上的痛苦多少造成了我心理上的鬱卒,使我夢見老媽叮囑我,一切小心,要平安回來。
 
久未暈車、突然暈機,我沒設想過這個情況,自然不會想到要帶暈車藥,但在準備藥物時,止吐藥曾經在我腦海裡一閃而過,柬國行記得帶,西藏行竟然遺漏了它。不能不自省,這一趟我功課實在做得不足。開了壞頭無可彌補,只好進行後端的預防,接著幾天我謹記叮嚀:少洗澡,少洗頭,多吃蔬果,多注意冷熱,照顧好自己,千萬不能感冒。
 
委屈看倌們連看兩篇嘔吐文,後一篇開始就風景多多,不會再有嘔吐聲了。為了不誤導各位形成「我身體很差」的印象,在此必須大聲說:我完全沒有吃壞吐子哦!
 
不論是藏族自製的烤餅奶渣酥油茶、逛商店買的當地水果食物、還是西寧水井巷的小吃大暴走,本人的銅腸鐵胃發揮功力,能吃的時候十分開懷沒有後顧之憂,這一點我是還挺有自信的……柬國那次是意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