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331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西藏】這次第,怎一個吐字了得(上)

 
4月21日18點的班機,當天11點半我推著行李,坐統聯客運北上。晚去早回一般來說並不討喜,特別是跟旅行團的遊客多半覺得吃虧;但對我這種家住公交系統不比都市發達的中部人來說,晚去早回比早去晚回予我便利:我可以當天再啟程即可,不必侷於班機時間太早或太晚,巴士沒有班次而必須先在北部住一晚,隔日再前往機場/返家。家鄉這裡的統聯也給我意外之喜,沒想到有前往機場的班次,雖然是在桃園休息場轉機場接駁巴士,只要不必轉多次車或是上台北再下轉桃園,都是非常方便簡單的。
 
或許是心情輕鬆,車內設計又寬敞舒適,平時搭巴士我慣於休息以防暈車,這次沒睡很久,暈車什麼的近年早就不犯了,感覺很快就到了桃園休息站。
 
能夠這麼放鬆我也覺得不可思議,因為行前表面談笑風生,潛意識裡對高山症的未知恐懼卻像螞蟻一樣輕緩細慢地嚙咬我的神經,朋友的殷殷叮嚀只是助長了「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憂心。可是說來好笑又奇怪,當我看到旅伴維尼比我操心百倍時,緊繃的心情就莫名奇妙地瓦解了──大概是理智上認為至少該有一個人得冷靜下來,以及情緒上瞬間覺得擔心無用吧。高山症的發作與否以個人體質和心理素質為要,若非特定的疾病與風寒在身,80%的平地人都能適應高山症,不需要設想自己會是那可憐的20%來自己嚇自己;再者,多年累積的經驗令我了解到,莫非定律簡直就是我的生活寫照,愈是腦內劇場頻頻上演的戲碼,就愈是不會發生在現實生活上,反倒是事發前幾秒閃瞬而過的念頭才會真正驗證。
 
哪一趟旅程沒有半毛風險?至不濟也就是緊急送回平地治療而已。OKOK啦!
 
到機場的時間比預想的要早太多,慢吞吞地吃掉當作中餐的麵包後索性看書打發時間。不論是辦理出境的櫃臺,還是入境大廳,來來往往好多大陸旅客,間或聽到一些日語和韓語。
 
我們這一團加上領隊共32個人。原本上限是20人,我和旅伴報名得有些晚,只拿到候補第一第二順位,後來旅行社換了航空公司,多拿到了機位,人數因此暴漲,好大一個團。集合時發現除了我和旅伴,以及另一位女孩子以外,整團全是年齡範圍從45~70歲左右的叔叔伯伯阿姨婆婆,已經老大不小的我,馬上成為全團最幼齒的團員。
 
託運行李證明了我的一番努力沒有白費。有鑑於柬國回程行李爆錶的慘痛經驗,這次我刻意節制,當地應該買得到的/不確定會不會用得上而又非必要的物品一律略過,又將一些可以帶上飛機的小東西塞進後背包裡,一上秤果然瘦身有成,不到15公斤!順帶一提回程,雖然少了些消耗品,多了些紀念性小東西,總重也不過17公斤多,可見我行李整理能力上稍稍長進了。
 
到了登機時間,排隊於人龍前端的我四下張望。近來靠著FB跟一些舊同學重新取得聯繫,其中一位長得很像芮妮齊薇格的二技同學小白正好在這趟旅遊所搭的航空公司服務,她說應該可以看到她。找著找著,一個女生從登機口打量著隊伍徐徐踱來,我一下子就認出她了,喊了她一聲,哎呀那個相見歡呀~她說我完全沒變,其實她外貌上也沒啥變化,只是多了經過職場洗禮過的幹練。
 
小白非常熱情,起飛前還特地到機艙來祝我旅途愉快。很是感謝她的心意,西藏旅程的確非常開心,可是哎,痛苦的航程也莫過如是……
 
飛機起飛沒多久,可能是機艙太悶還怎地,我覺得不是很舒服,有點類似暈車的前兆,不過就目前為止的搭機經驗來看,除了3年前去北道海因為久未搭機神經緊繃,加上強灌了一杯未來得及消化的豆漿使我吐漿以外,我並沒有暈機過,倒是降落時幾乎都會有急性耳痛(所謂的飛航中耳炎?),不論哪家航空公司皆屢試不爽。總之,在巴士或飛機上一旦察覺身體不適,我的解決方法即是「睡」,睡到諸事不知,什麼病痛都能夠忽略,下了站又是活龍一尾。
 
可是機椅很不好坐,更別說會多好睡,我左喬右喬努力喬了個沒有比較舒適但至少好多了的位置,閉目養神,恍惚是睡了些時候,但我猜即使睡著了我的眉頭一定也是皺著的。
 
大概症狀輕微,無事抵達北京。入了境已是夜的10點或者超過更多,巴士接我們直奔飯店,明天飛拉薩是一早的班機,檢查入藏證會更費時些,因此我們5點就得起床,早餐打包了在車上吃。
 
接機導遊說機場到飯店「非常非常快」,結果花了至少15分鐘。不是他錯我錯,而是兩岸人民對距離遠近上的認知有差距,大陸大而台灣小,15分鐘車程對大陸人民來說可能很快,但對地小人稠的台灣人來說,大概要5分鐘以內才真的是很快,非常非常快大概得限時3分鐘了。
 
 
恐怖飯店?
 
 
分配了房間,大家各自回房,我們的房卡還輸錯磁,又跑一趟櫃台,在這個想快點梳洗後立馬休息的時間點上實在讓人煩躁。洗過澡吹乾頭髮,我蹲在浴室地板收拾一地落髮時,突然瞥到洗手臺下的磁磚上有著一道道凌亂抽象的污痕,馬桶底座和地板相接處也有,像沒清理乾淨,色澤暗紅……像血。
 
不會吧?
 
我著實打量了一會兒,腦內劇場軋軋運作。旅伴先洗洗睡了,她又比我容易胡思亂想,不需要特地將她喚醒嚇她,我弄一弄便上床歇息了,照樣將房內的燈全熄,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說真的心中並不害怕,它只是像血,不見得真的是血,雖然我覺得它是啦,不過怎麼弄上去的就是個謎了。
 
醒來後退房前才跟旅伴說了這事,她覺得是油漆,不過白色調的浴室用紅色油漆幹嘛呢,作畫?我還是覺得像血多一點。
 
 
前往拉薩

 
北京首都機場真是大啊~07年來的時候是晚上了,通關時沒特別打量,所以不知道它其實這麼氣派。
 
CA4112飛拉薩的班機,沒想到竟然是獨立出來的一個安全檢查口,因為是政治敏感區吧我想。
 
 
證件檢查時不讓我們自由排隊,得照著入藏證上的姓名順序點名通過,然後一一進行安檢,每個人鞋子都得脫掉,隨身行李幾乎都進X光輸送帶兩次,特別嚴格,馬虎不得。
 
這種陣仗,果然是要去西藏呢。

(香港機場的登機口跟北京首都機場的好像) 

有了前車之鑑,上機後我馬上跟空服員要了小枕頭,試圖掙扎,以防萬一,結果天不從人願,飛成都這段航程我就暈機了,替航空公司消耗了一個嘔吐袋。真要命,從來不知道自己會暈機,或者這得視當時身體客機等各種客觀情況而定,拜託我連車都不太暈了,別指望我記得會帶什麼暈車藥止吐藥!在成都轉機廳等了約一個小時,再次上機我仍是要枕頭了狂睡。ㄍㄧㄥ住,我一定要ㄍㄧㄥ住!只要撐過這關,天下就是我的了!
 
就這麼睡睡醒醒,中間打量一番機餐:旅遊書旅行社皆殷殷提醒,入藏後要多吃水果蔬菜補充維他命C以防感冒,因為感冒極可能誘發高山症導致肺水腫,這會要命的;機餐似乎有所因應,餐食多了更多菜蔬,並額外送了一包乾燥水果餅乾。
 
當聽到即將抵達拉薩的廣播時,我放下心頭一塊大石:有暈沒有吐,我安然無恙,我走過來了~
 
就在樂爽爽的當兒,所謂天威難測,人算不如天算,香蕉你個芭樂梅子粉的在西藏上空來了個超、級、大、亂、流!它就像空中921一樣上上下下不夠還給你左左右右,一搖搖了至少5分鐘,這個氣氛凝重的時刻我不擔心晃一晃摔機了怎辦,真的要摔我就算哭死它也不會不摔,我唯一的凝結動作就是將嘔吐袋罩在嘴上,進入無我境界。
 
嘔~~~~~~~~
 
無獨有偶,有吐有嘔,不用南美洲的蝴蝶拍翅北美洲就會龍捲風,前面呵欠後面被傳染般地,四下響起幾聲撕嘔吐袋的聲音──
 
嘔~~~~~~~~
嘔~~~~~~~~
 
天道孤,吾道不孤T^T
 
噢西藏啊,噢拉薩啊,我拎著嘔吐袋來見妳了──
 
 
◆◆◆◆◆


地圖來源: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worldmaps/index.php?n=283
大圖來此: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worldmaps/images/19698/1_f2bv1.jp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