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409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柬埔寨】Day 1: 一切都是神豬養成陰謀


喜歡古文明遺跡的人沒有不想去吳哥窟的。在看過一堆關於吳哥遺址毀損嚴重、將進行半修復半關閉半開放的新聞之後,快點成行的念頭一直不曾忘記。不少人問我,為什麼我不去日本或歐洲這種先進國家,而老往那些他們以為的(或者的確是的)落後國家。原因其實很簡單:大多先進國家對古物保存或是自然環境都有一定程度的保護意識(有些是他們破壞時我還沒出生,不見為淨),但一些開發中國家通常會先將發展經濟置於首位,其他方面都等人民生活有一定改善之後再來亡羊補牢。
 
不談對錯或是遠見短視,我只認為我應該在有限的時間裡取捨可能先消失而不復存在的。
 
去年正好一位偶有聯繫的國小同學人在柬埔寨工作,那時是個去柬好時機,有人案內嘛!只是當時適合旅行的旱季我正好在工作而作罷,後來人家也回台灣了。直到這次燃起熊熊火焰時恰恰好是我放牛吃草的階段,這個有錢有預算的時間點不衝,尚待何時?
 
結果這趟吳哥之旅一直到上機抵達柬國前都波折不斷啊~瑣碎的過程就略過不說了,總之順利成行才是重點,但我忍不住質疑為啥別人跟團可以不用腦,我就搞得跟自助一樣累……個人搞操煩問題?
 
上午7:50的班機,5:50要check in,這種早機時間對家住中部的我一直是種困擾,由於出國經驗尚不甚豐富,能想到的也就是提前一天北上住一晚,翌日清晨再搭車去桃園機場這一千零一個方法,差別只在住哪裡而已。
 
北上前一晚Stella分享了睡機場跟中壢統聯24小時機場轉車的法子,這次太倉促沒能實驗,我筆記下了。
 
十分感謝旅伴珞姑娘家收留了去柬跟回台兩個晚上,以及珞爸的專車接送。話說我整個不知該怎麼稱呼珞爸珞媽,叔叔阿姨珞爸爸珞媽媽亂叫一通,每次叫的稱呼都不一樣,很給人神智錯亂的感覺。
 
從搭北上火車開始,行李就一直是個讓我頭大的問題。新買的24吋硬殼行李箱美則美矣,光淨重就有6-8公斤,去柬時只塞了一半空間,看到的人都說唉呀妳東西真少,還有一半是空的呢!可實際一上秤竟然就有17公斤了,回台我已經挫咧等了我。
 
14日清晨5:50,我拎著路上買的麥當勞早餐殘骸和還沒喝的奶茶以及重死人的行李箱,與珞姑娘一同進入第一航廈。最近的一次出國已經是三年前的大陸行了,那時是由第二航廈進出,同樣的時間點,第二航廈還是剛睡醒的狀態,沒想到第一航廈根本就是開早市的菜市場了。
 
找到領隊、集合團員、辦好手續、通關、閒晃、登機,目前為止一切都是那麼和諧順利、風和日麗~我們搭的是直飛暹粒的通理薩航空,中型機(應該),沒有艙等的分別,大家一視同仁。
 
然後屁股還沒坐熱就被叫下來用接駁車接回候機室了。
 
因為飛機煞車油管線什麼的有問題必須緊急處理。
 
整個飛機不知有沒有100人,在候機室或販賣層閒晃,地勤人員一面忙著聯絡,一面安撫各家領隊,各家領隊再回頭安撫自家團員。這一拖遲,大家不免口有怨言,航空公司於是先給可能還空著肚子的旅客們來份漢堡王的緊急補償(有點鹹的雞肉堡+汽水),可沒想到這個飛機問題不易善解,必須調用零件,預估時間可能得達12點多(調機得更遲到下午三點,否決),在航空公司的愧疚和領隊們斡旋之下,他們又補發了一張航廈餐廳250元的抵用券讓我們先用午餐(領隊強調華航只發過180元的哦),正午過後再到候機室集合等待最新消息。
 
基於5點半吃早餐,10點吃漢堡王,11點多這張餐券我怎麼都塞不下肚,留著不用又可惜,因此晃了一圈一航商品店之後我用它換了一杯不好喝的珍奶和一塊服務人員忘了附湯匙給我的起司蛋糕,不找零,多餘的金額就充公了。
 
飛機終於修復成功了,原先7點50的班機我們一直到12點50才登機,整整誤了五個小時。上機不久又是一頓機餐,養鵝肝還是神豬養成計劃啊,一直吃一直吃。3個小時的航程,到了暹粒弄一弄出海關,已經將近當地4點了(柬埔寨晚我們一個小時)。
 
 
Welcome to Cambodia
 

 

這是暹粒機場裡的歡迎雕像(?)Naga,是傳說中居住在洞里薩湖的七頭蛇神,不過這裡只有三個頭。
 
我們的當地導遊是潮州第三代華僑,個子瘦小,很當地柬埔寨男人的體型,長得不錯,笑起來憨憨呆呆的,中文有種很類似台灣國語的口音,我們叫他小吳。小吳一開始就給我們心理建設:柬埔寨不如台灣先進,大家來玩請放開心胸,不要一直拿台灣來比較,不然他會很桑新很桑新~接著就是幾句當地招呼語教學了,不過我也只記得一句問安的「蘇ㄜstay」和「sai wan蘇ㄜstay」。
 
因為飛機嚴重誤點,行程上不得不重新調整,不過原先第一天預定行程「洞里薩湖船遊」倒沒有因此延挪。大抵跟團來暹粒都會有這個洞里薩湖行程,它是東南亞最大的淡水湖,旱季時水位只有3千多平方公里,雨季會暴漲到一萬平方公里以上,咋地驚人!很多居民沿湖或是水上而居,靠湖吃湖,不過據小吳的說法,因為種種原因現在的漁獲已經不如早期豐富了。


船票 


當我們下鐵橋往遊船走去時,一個當地人拿著相機一面拍著我們一面走來,並用中文笑著稱讚「漂亮~」,害我心花怒放了一下,後來才知道這是景點的一種照相攬客手法,擅自拍你的臉,等你逛完回來時他們已經製作好有你大頭照的景點相片要兜售給你。不得不承認我覺得他們非常有效率,而且反應之靈敏可以在再次看到你的當下馬上翻出屬於你的那一張照,算是觀光化訓練出來的銷售手法。
 
因此當你聽到小販稱讚妳漂亮時大可不必開心,他們是想攬生意,女生最常聽到的就是「姐姐漂亮」,不管年紀幾何他們一律叫妳姐姐,大概是基於禮貌或拍馬屁。不過小販以外的人的稱讚就開心接受吧(笑)


 
每一艘遊船的標準人員配置至少會有一個大人一個小孩,當我們要入船就座時,我們這船的小男孩很機靈地站在艙口提醒每個人:「小心頭~」船發動後他就像安全堅守員一樣固守在船尾。

(我們這艘船的小弟弟) 

水上人家吃喝拉撒都在洞里薩湖,因此前半段黃濁的湖水不時上湧一股不太好聞的味道,坐在船舷的人拿救生衣當阻隔,以免被水濺到。
 
遊湖的觀光客不少,不時和我們錯身而過,還會看到大人駛著輕便快捷的小艇追逐觀光船,到了船邊就讓提著竹籃的小孩靈敏登船(年紀通常都很小,大概不超過五歲),逐一問售飲料,一輪之後再跳回來船,尋找下個目標。

 


 

(珞姑娘攝)



回程時船的馬達出了小小的狀況,我們靠著其他船大哥的拖拉協助回到岸上後,便前往某飯店用自助晚餐,有中韓歐美東南亞等料理,基本上就是玩碰碰地雷樂。用餐時可看柬埔寨民俗舞蹈表演,不過聽不懂也看不懂,大略只知道是某種善神大戰惡神的故事,和「男生女生捉泥鰍,羞羞臉,哈哈來追我」類似的可愛舞蹈。

 
將行李卸在住宿飯店後,旅行社招待我們一個小時的柬式按摩。老實說,那種昏暗詭魅的房內氣氛如果是自助遊我一定不敢去的啊,這不過就是人多壯膽。導遊還行前教育,要大力點就豎起大姆指說「喀浪喀浪klan klan(小哈上身)」,小力點就比小拇指說「迪迪di di」。
 
我這種很怕癢的人要費多大的力氣才能不笑場啊~好不容易撐到快結束了,安靜的空間突然響起一陣掙扎的笑聲。我隔壁的珞姑娘跟按摩小姐出現了肢體抗衡,因為當時的動作是小姐在身後以膝蓋頂著客人的背,將客人的雙手拉往後伸展,而據珞姑娘的說法是她曾經在學校社團有過被擒拿的陰影,是以下意識排斥這個動作。
 
我很無良地覺得這是非常歡樂的畫面,笑跟打呵欠是會傳染的,於是我再也忍不住了,笑場笑很大,笑到不得不請小姐等一下讓我笑完,順便請她「di di」一點。結束後小姐端了一杯熱茶過來,應該是當地的一種茶飲,是沒喝過的味道。
 
這種柬式按摩在吳哥窟行程開始之後,作為一天運動下來的肌肉放鬆應該是不錯的享受,不過第一天我們基本上不是吃就是坐,紓解度便沒有那麼強烈。翌日起便是一連三天的吳哥遺址巡迴之旅,同團的姐姐妹妹們已經開始揪隔天的按摩團了。
 
飯店床頗好睡,一夜好眠。
 

【於2011.03.2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