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354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古劍奇譚首破感想 - 劇情與人物篇【下】(核彈慎入)


尹千觴-是少恭,給了我這個重生的機會
 

 
照我以往的遊戲經驗,我很少喜歡主角比喜歡遊戲裡的大叔還多,尹大叔請原諒我中途倒戈啊~
 
尹大叔第一個教我驚到在螢幕前「蛤!?」的好大一聲的,是晴雪那一句同樣吃驚的「大哥!?」,因為我腦袋雖然跟著劇情在轉在猜,卻萬萬沒想到大叔就是晴雪尋找的大哥。後來努力將第二宣傳動畫裡的祭司跟尹大叔比對,覺得那髮型和下巴嘴唇很像,搞不好尹大叔真的是晴雪她哥哥,再加上大叔對著烏蒙靈谷的女媧像行禮,後頭少恭揭開他是巫咸時我就沒那麼驚訝了,只是猜想著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尹大叔的星蘊圖是命主侵略之兆的天狼凶星,暗諭他不甘被禁錮在不見天日的幽都,心中充滿憤懣不平。他失去記憶後浪跡江湖,不知何時甦醒的記憶,但肯定是在遇到屠蘇一行人之前,而他甘願繼續這樣無拘無束的生活,就是不願回幽都當他的巫咸。他喜歡這樣的生活方式,因此不願跟晴雪相認,一旦相認,等同是認了以前的身份,而那是他極力拋卻的;但他還是愛護妹子,所以裝瘋賣傻,以「尹千觴」的身份收晴雪為義妹,光明正大地關心她。在向天笑的潛水艇裡他和晴雪的對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既是往後的伏筆,亦是尹千觴關心妹妹的表現,因為他知道少恭的目的。

(大叔正經的樣子還是很帥的XD) 
 
尹大叔是個重情重義的人,少恭給予他重生的機會,這讓千觴銘感在心,因此只要求少恭別對晴雪出手,屠蘇的事他可以不管。這裡可以看出少恭對尹千觴「必要時心狠手辣」的評語非空穴來風,只要妹妹無事,只要他還能當他的尹千觴,屠蘇這個於恩於義皆不如少恭的人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
 
晴雪被少恭帶走、少恭利用鑄魂石戕害蒼生之事曝光之後,尹大叔該是矛盾的,因為他雖看重少恭這個再造恩人,卻也不是不顧蒼生的無情之人,而他最後的選擇是陪少恭這個孤獨的人最後一程。他寧可死在蓬萊天宮也不願回幽都,不願捨棄他得之不易的「重生」。

(清晰對話內容按) 
 
這是他選擇的重生之路,大火中的尹千觴喝著酒,仍是那麼泰然瀟灑,也是一腔無悔。
 
 
紅玉-我僅僅思慕一人,何錯之有?

 
紅玉的釋出圖美得高貴優雅,是遊戲未出之前除了晴雪以外我比較注意到的人物,而她的戲份拿捏得很好,不多不少,不會搶了主角的風采,又不會令人忘記她的存在。不過她的出場有點突兀,現在我仍覺得有些摸不著腦袋,為啥紅玉會現身在蘭生面前?
 
很多遊戲的主角群裡時常會有一個解惑指導的角色,紅玉就是,而且理所當然,畢竟活得久,增長的沒有皺紋而是知識、見識與智慧。

(清晰對話內容按) 
 
從對話和一些蛛絲馬跡來看,我很早就猜到她可能是劍靈,又從不小心看到的雷帖中見到她二周目的天墉外裝,心想她應是和天墉城有關係,卻萬萬沒想到是屠蘇他師父紫胤道人的劍靈。
 
屠蘇前往天墉城解封這一段讓紅玉形象有了完整塑造,也是我真正喜歡上這角色的時刻。與其說紅玉是屠蘇的朋友,倒不如像紅玉說的,早已是家人看待。原是奉命照看屠蘇,後是按自己心意與其患難與共,她像個姐姐在一旁守護,看著屠蘇為自己的人生做決定,在屠蘇解封後步下天墉城時,紅玉了然點頭,知道他前途凶險,而她會陪伴在側,這一幕讓我備感溫暖。
 
紅玉外表烈火一般美豔,感情上卻像熒熒燭光,溫文照著喜歡的人,又不會燙著對方。她坦蕩無諱而輕描淡寫地向仰慕之人說出「紅玉從來不求尋覓大道,也不求超凡入聖,僅僅思慕一人,何錯之有?」,縱是看不破紅塵,縱知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她求的也只是安靜陪伴在他身邊而已。前方是不知能否生還的險地,她也只是輕輕地說出願望:
 
若能平安歸來,當能有千年萬載的時間陪伴主人之側,再也不下崑崙山。
 
 
歐陽少恭-上天若有好生之德,何以不眷顧太子長琴?

 
翻雲寨初會,原本我只注意到蘭生(接下來的夥伴嘛),待看到少恭時就覺得他會是故事中很重要的角色,至於為什麼,大概就是那一身不凡的氣質吧。後來再見屠蘇夢裡的太子長琴簡直就和少恭同個模子印出來的,這關係就不言而喻了。
 
不過,當我看到太子長琴時,脫口而出的卻是玄霄二字……


(這是太子長琴)

      (這是玄霄……)
 
少恭是切切實實的悲劇人物,遊戲中最可憐的角色,雖然喪心病狂,恨還是另人恨不下去的。不過私覺得遊戲中出現的少恭幾乎都在做壞事而少了令人同情的刻劃。不論是小說或是電玩,很多情節是「用說的不如用演的」來得讓人感同深受,比起需要玩家代入深想的純對話,實際畫面給予玩家的感受和衝擊會比較直接而深刻。少恭的可憐之處藉自己、巽芳和千觴之口說出總覺得不太夠量,因為已經演了太多他的壞,如果也可以讓玩家實際看到少恭的錐心之痛,只要一幕就好,不論是渡魂、因容顏變換而遭親近之人視如妖魔、或是和親愛之人的別離,我想少恭這個角色的層次會更高一層,更讓人同情。

 
少恭幾世千載孤獨痛苦,因而尋求永恆,想以極端手法留住朋友,成為永遠不會離開他的「東西」。最後幻想破滅了,卻在魂魄無力再輪迴的最後一世得到陪伴。生生世世寡親緣情緣的太子長琴魂魄所分之二人,屠蘇擁有永遠不會拋下他的晴雪,擁有師尊、師兄、芙蕖、紅玉、蘭生和襄鈴;少恭雖不如屠蘇有幸,卻也有永遠不再與他分開的摯愛巽芳,以及原本情誼破局卻感恩重義的千觴。該是看開了也是滿足了,所以他能夠微笑著說:「這樣也不錯。」
 

 
天命也許還是能有可違的時候,那一刻就是「重生」。
 
 
 
特別角色:
天墉城地下掌門執劍長老、紅玉的主人、屠蘇的師尊-紫胤道人
 
隔壁棚的來挺場客串,礙於某些因素,真實身份不得公開,只好用以音近假名現身,祕密你知我知玩家知團隊知,就不必宣諸於口,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對話提示
屠蘇:師尊愛劍成痴,又是御劍飛行第一人。
 
涵素真人:陵越和他師尊愈來愈像,正經嚴謹,一絲不苟(偷偷說,大師兄不只個性像,長得也像年輕時的紫胤)。
 
紫胤:(對屠蘇)為師曾有一摯友,雖然個性和你不盡相似,但同樣只求一生盡興,死而無憾。
 
圖片線索提示
似曾相識的背影

 
 似曾相識的服裝
 
  (人家天墉城以紫色為主,執劍長老您故意以舊派顏色以正視聽嗎?)
 
 幾年來千呼萬喚始轉身

 
真是俊逸翩然不減當年,莫怪迷倒一干天墉女弟子,誠然是越陳越香的魅力熟男(褻瀆不可啊~)。
  
附上對岸玩家zzz為紫胤道人和紅玉剪輯的動畫,裡頭還有似曾相識的招式動畫XD 雖然之中有玩家的私心,但千萬不可被誤導,人家紫胤師父是心如止水的。
 
 
 
鏡頭特寫那個遊戲中我沒注意到的劍穗,簡直像被雷劈到一樣大受震動──他們曾是我最深的怨念啊~(掩面痛哭)
 
補一張因為人氣太旺而官方再繪的紫胤和少恭圖。

 
 
【故事劇情】
琴心劍魄今何在,古劍的故事主軸在「魂魄輪迴」,主旨在「重生」,代表人物是百里屠蘇。
 
屠蘇是「死局逢生」之格,韓雲溪在八年前就已經死了,但死的同時被自己的母親封入焚寂劍靈,也就是太子長琴的一魂四魄。此後的屠蘇究竟體內是同時存有韓雲溪和太子長琴的魂魄,還是只有太子長琴的,遊戲中好像沒有提到。無論如何,這是不同於民間傳說的借屍還魂,因為民間的借屍還魂亡者醒來多半是帶著新魂的記憶和習慣,舊魂等同消逝;但屠蘇是藉新魂繼續以韓雲溪的記憶活下去,只是開始有了太子長琴的些許回憶,又因渡魂之術而遺忘了少許韓雲溪的記憶。
 
這是一次重生。
 
其實我有點驚訝古劍竟會是這麼悲涼的結局,因為重生兩字聽起來多麼充滿希望,多麼帶給人奮鬥的力量。可是再細細一想,又覺得好像也不是全然希望渺茫。
 
古劍團隊連兩個作品(仙四古劍)走的都是現實取向,人終究不可抗天。我曾經在人民網看到一篇以另類角度解讀仙四結局的文章,內容說天河、菱紗、夢璃、紫英分別能以玩家、上軟、北軟、銷售代理來代入。燭龍開誠佈公地說希望單機遊戲能夠以古劍奇譚為始,也能夠浴火重生,我興起模仿那篇文章,將現實情況代入角色的念頭:
 
屠蘇代表單機遊戲晴雪代表仍執著於單機的玩家/研發團隊命運/上天代表遊戲市場

韓雲溪身死而被封劍靈於體,因而逢生(單機已經勢微,燭龍立命復興單機之蓬勃,單機遇到重生之機)。

屠蘇命運坎坷孤獨,卻遇到不離不棄的晴雪(單機聲勢漸微,困難重重,有賴死忠玩家支持和咬牙苦撐的研發公司)。

屠蘇在烏蒙靈谷向晴雪表白心意時其中一句對白:「人,有時不能不去相信命運。」(單機,還是很難跟現在的市場走向抗衡)。

屠蘇化為荒魂,晴雪費盡一生尋找重生之術,堅信總有一天會和屠蘇重逢,不再分離(單機終究敵不過市場,但玩家和團隊仍想方設法再興單機)。
 
竟然可以代入而且說得通耶,實在不能不認為這不是燭龍暗藏的隱意。這一想,就覺得結局或許初看悲傷,但其實還是有一縷微渺的希望;誰也拿不穩單機究竟能不能再起興盛之機,如同晴雪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找到重生之術,但唯有堅信和努力,唯有一直走下去。也許當單機遊戲復活了,屠蘇和晴雪也就真正重逢,再也不會分開,一起走遍大江南北,幫助需要幫助的人,那時就不是只有晴雪孤獨卻堅強的背影了。

 
也或許幾代後的古劍會有NPC輕描淡寫地說著某個種滿桃花的地方,有兩個和那一對泥娃娃長得很像的男女,每天看日出日落,平安喜樂地隱居。
 

 



尹千觴、紅玉3D圖:官網
遊戲截圖:本人,都可在相簿找到
玄霄:轉載原址
視頻:hyxishang,轉載原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