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331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乾妹妹。

【乾妹妹】
 
音樂震耳,光影交錯,目眩神迷。夜店裡人影幢幢,男海女濤。貼身穿著、解放慾望的女人使出渾身解數扭擺姣好的胴體,做出各種誘人的動作,是一朵朵嬌豔盛開的花,惹人覬覦。
 
他寫意自在地坐在角落沙發,迷離又敏銳地睇著一具具上天賜與人間最美的風景。
 
兩女一男脫離舞池向他走來,她們走路的姿態像是伸展台上的模特兒。她們不是模特兒,但她們幻想自己是。她們希望自己是。
 
三人坐落在他的席上,其中一個女人緊靠著他,裝飾著指甲彩繪的纖纖手指撫刷他英俊的臉龐。
 
「你怎麼不跳?」
 
他輕笑,「我不跳舞,我看人跳舞。」
 
「你根本只是來獵豔的。」
 
他低眉,執起桌上的調酒淺嘗一口,動作散發著品味。「來這裡,誰不獵豔?誰不被獵?」
 
女人被他逗笑了,「那──現在是你獵我,還是我獵你呢?」貼近他的耳呢喃細語,呼之欲出的胸部挑逗地若即若離。
 
他嘴角噙笑,不動如山。
 
一旁的男人打岔:「他是來獵乾妹妹的啦。」
 
「乾妹妹?」女人笑得花枝亂顫:「現在還流行這個啊?」
 
「流不流行要看對象,」男人替他吹捧:「實習醫生,未來前途不可限量;明星外表,走在路上引人矚目;風雅談吐,舌燦蓮花撓人心癢……」男人有意無意地瞄了一眼他的下體,「多少女人想當他乾妹妹呢,有沒有一打了?」
 
像是配合男人的笑話,他搖頭:「還不到半打。」
 
內行人懂門道,女人亦是玩咖,問:「僅止一夜的乾妹妹?」
 
「永遠的乾妹妹。」他神祕一笑。
 
想是風評不錯,何不一試。女人嬌笑:「這麼優秀,人家也想當你的乾妹妹。」
 
「當然可以。」他笑。
 
兩對男女相挽步出夜店,分道揚鏕。女人上了他的高級進口房車,問:「your place or my place?」
 
他不做語言賣弄,直答:「我家。」
 
車子駛進黑暗街頭,女人動手玩弄音響,喇叭流洩出旋律和歌聲:
 
 
只是乾妹妹,剛認識的乾妹妹……
只是不小心牽到她的手……
 
 
女人噗哧一笑,「這首歌跟你的感覺很不搭。」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
 
「看來你真的很喜歡收集乾妹妹。有女友嗎?」
 
「沒有。」
 
「何不從乾妹妹中拔擢一個?」
 
「她們沒機會。」
 
女人心想,真是一個大玩咖,她可不會比他遜色。
 
他有些寡言,女人嘗試打破只有音樂的氛圍:「你有什麼興趣沒有?」
 
「我喜歡研究古埃及。」
 
女人故作崇拜,「嘩,研究古文明的醫生,好帥啊!」
 
「我更愛的是埃及木乃伊,他們太美了,古埃及人處理屍體的方法更是一絕。」
 
「……你的喜好真另類,這是職業病嗎?」
 
「另類的男人比較吸引人,不是嗎?」他朝女人邪魅一笑。
 
女人接收到他眼神中的曖昧,咬唇媚笑,纖手搭上他的手臂。
 
「開快點,我等不及了。」
 
 
車子停進車庫,兩人進了房間,女人慾火難耐,率先發動攻勢。都是出來玩的,不必故作矜持。
 
他輕輕將她拉開,說:「先去沖個澡。」
 
有些人不愛沾在身上屬於夜店的混雜氣味,女人只好應他要求,一面走向浴室一面豪爽地寬衣解帶,試圖以裸露的肉體撩撥他的慾望。
 
浴室傳來水聲,他轉身從酒櫃拿出一瓶酒倒在高腳杯中,又從一個藥罐倒了一粒藥丸進杯裡,藥丸迅速融解。
 
女人裹著一條浴巾走出來,嬝嬝婷婷走向他,臉上卻還頂著原來的濃妝,不願以真面目示人。
 
他不動聲色,含了口酒餵進女人口中。女人將酒吞入腹,嚶嚀一聲,卸去浴巾,手腳並用纏上他,唇舌並濟狂吻他。
 
他冷不回應,扶著她的身子,看她充滿活力至化為一灘爛泥。面露嫌惡地抽了張面紙抹去唇上臉上殘留的口紅印,喝了口酒漱去嘴裡被侵犯的感覺,將昏迷的女人扛上肩,穩當地走向地下室──有如小型手術室,配備齊全。
 
他先將女人臉上濃妝卸去,回歸其原貌──判若兩人──無妨,他要的只是這具美麗的身體。再模仿古埃及人的手法,從屍體腹部左側將易腐的肺、肝、胃和腸取出之後,以細長鐵鈎從屍體的鼻孔將腦髓勾出,加以清洗之後將屍身放入泡鹼粉末堆中吸乾水份,然後才能以抹過松香的麻布重重裹起──得耗時兩個月,所以收集速度快不了。
 
處理屍體的過程中,他極易高潮──只在這種時候才會高潮,太過另類的性癖好不易解決。
 
這才是「乾妹妹」的真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