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真的熱愛這世界
  • 11435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上海】瀕臨決裂的友誼

似乎每個來上海的旅客都會挑個周邊小鎮來個一日之旅,在一陣評估之後,我們決定去有「中國最後的枕水之家」之稱的烏鎮。
這些天天氣不穩定,鎮日下著濛濛細雨,更添了刺骨的寒意。烏鎮一直以來都不比周庄、同里等出名,是後來電影<似水年華>在此取景才聲名大噪,鎮上亦將取景屋專設為一個展覽處。現在的烏鎮已少許觀光化,但不嚴重,小景點都是在民家巷弄裡,是以走在石板路上常可聽見當地居民的日常對話,烏鎮仍留有純樸的味道。


(極愛這種鄰居聊天的感覺。)
我一眼看見河道上的烏篷船就想搭,想像徜徉在小橋河道間會是多麼地悠閒愜意,但價格馬上就將我轟入地獄,一人竟要80元RMB,比我去過的任何景點門票都要貴!軟囊羞澀的我,只好忍痛放棄了。
牛毛細雨沒有停過,霧一樣地攏在河面上,我這才知道什麼叫做煙雨江南。

中午胡亂尋了一家店吃麵,所謂陽春麵,我認為該正名為「清湯掛麵」,一把細麵躺在清香的湯中,僅碎蔥花佐料,比在北京的清真館吃的拉麵還要簡單,味道其實還不壞。

門票費含了許多小展覽館的費用,我們自是一一探訪,多看一個多值回票價。來到一處觀看皮影戲的庭院,我們坐在黑黝黝的小房間裡等候開鑼,以厚布圍搭間隔起來的後台不時傳來老人們聊天的聲音,說的是江南方言,我們完全聽不懂,等鑼一敲,海龍王走上布幕,我們才知開始了。
這段皮影戲演的是孫悟空大鬧龍宮的橋段,除了角色翻來撲去以外,我壓根兒聽不懂台詞是什麼。台上熱烈地唱了十五分鐘後倏然一片靜默,我們台下的觀眾還呆坐著,後台傳來一句江南方言中唯一聽得懂的一句話:「怎麼沒掌聲呀?」
原來戲已經結束了,我們這才恍然大悟,趕緊拍手叫好,看來不只我聽不懂而已。
烏鎮慢慢逛約三、四個小時就夠本了,等我們踅了一圈後,離回程車來接送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於是找了間茶館歇腳,喝熱茶吃點心,再兼發呆看著烏篷船搖搖擺擺從眼前穿越。
五點十五分,巴士來了,參加烏鎮一日遊的旅客全上了車,我們一心期待趕緊回到上海,肚子實在是餓了。
想不到這是悲慘的開始。
車子行了一個小時開始寸步難行,幾乎沒能往前推進,我拉起窗簾擦去窗上霧氣,驚見外頭大排車龍,竟是大塞車,這才想起龔燕說過的話,上海六點是車流量的巔峰期,很容易堵車,加上今天大霧,高速公路已堵得水洩不通。
車子挨挨蹭蹭的,好不容易推到收費站,沒想到收費站竟然不開放通行,得折返回去,我開始抱怨,收費站不給過為何不派人在前方疏導車流呢?非得挨到此處又折回去,不是浪費時間嗎?
這下可好,巴士是回頭了,卻在車陣中卡得更緊,車上有乘客尿急向司機要求停車,一群人衝到路邊,男生就地便溺,女生卻不知何處去找廁所了。等到車子發動,卻遲遲不能前進,司機索性關了引擎,大有在路上生根的打算。這時我忽感尿意,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能如何?一個字,憋!
此時我心裡已把能拖出來罵的人全操上了天,小君也想上廁所,我倆面色愈見凝重。眼見車流終於疏通,心中鬆了口氣,嘴裡不停碎念著司機快點飆車吧!
回到上海體育院已是晚上九點,旅遊處已熄燈下班,我比小君還急,下了車直奔旅遊處的廁所,結果他媽的竟然上鎖!只好令覓解手處,百急中不忘在全家便利商店買了土豆餅麵包(即可樂餅麵包)準備回青旅當晚餐,然後直奔地鐵站。
此時已過九點半,小君擔心地鐵收線,我很識趣地沒有提出要在地鐵站找廁所的想法(因為不知在哪個方位,得費時間找),兩人加快腳步,幾乎是用跑的,想等回到住處的曹楊站再上。
沒想到禍不單行,才買了票進站而已,竟已廣播我們要搭的四號線已經收線,最後一班車開走了,驚愕之餘,趕緊去服務台要求退費,那小姐說:「買票超過五分鐘沒?」
「還沒,我們才剛買。」
那小姐皺眉說:「哎呀,妳們時間要查清楚啊,收線了才買票,又要求退費。」
「我們是外地人,才剛到上海,誰知道啊!」我已經想找人吵架了。
小姐很不情願地退了我們票費,我們離開地鐵站,開始尋公車站牌。上海的公車十分複雜,班次又多,我們初來乍到尚不知有哪線公車可以抵達所住的社區,更何況要轉車?我問小君能不能搭計程車?她腦筋比我清楚,問我口袋剩多少現金?
「30元人民幣。」我原本預計明天才要去換錢的。
「我只有80元,夜間還要加乘,這裡又很遠,地鐵都要轉站了,妳不怕錢不夠?」
此刻我不再感到那股令人跳腳的尿急,反而是腹部一股沉重的壓迫,這使得我完全無法冷靜去思考事情,不斷和小君起口角,我甚至落狠話叫她別惹我,我不想吵架云云;她也知我的情況,很容忍我,又安撫我的情緒,說等搭公車到近一點的地方後再找計程車。
看文的朋友別以為我放棄找廁所,地鐵站又他媽的把廁所上鎖了!
我們好不容易轉了兩趟公車回到武寧路,此時已快十一點,而我們還摸不清楚我們住的武寧新村在哪個方向。胡亂走了幾分鐘後,實在是凍未條了,我們伸手攔了計程車,那司機老伯說:「武寧新村?妳們走反方向了。」
就為一泡憋了四個小時的尿,險些決裂的友誼總算因回到武寧社區而落幕,下了計程車,雖然我的膀胱還沒獲得解放,但再走幾步回到青旅之後,馬桶任我想坐多久都不會有人趕,一時間心情大好,開心地想唱歌,突然覺得兩手空空十分空虛……
啊我在烏鎮買的太白酒咧!?
我轉身,老伯的計程車正緩緩移動到車道上,我奔近大拍車門:「對不起,我東西忘了拿!」
老伯趕緊開門,不忘碎念:「剛剛下車不是提醒過妳了嗎,別忘了東西呀!」
「抱歉抱歉!」我拎起那袋太白酒,竟然另外還有一個白糊糊的塑膠袋,老伯問那是不是我的?我說不是,老伯開走了,我回頭跟小君說:「竟然有人跟我一樣忘東西在那老伯車上耶,好白痴哦哈哈哈!」
小君說怎麼搞的妳,從大巴下來時忘了雨傘又衝上去拿,現在又忘了酒。我說沒辦法啊,那泡尿卡到我的思考路線,所以才忘東忘西。
很開心地回到青旅,我先去洗了熱水澡,這時已經十二點了,我仍記得我買了土豆餅麵包,心想當宵夜吧,正想拿出來大快朵頤卻發現怎麼找也找不到,我腦海裡倏然浮現計程車上那個挨在太白酒旁的白色塑膠袋……
靠!那個白痴是我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